3个月前 (06-07)  情感口述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“卖豆油”“卖豆油——”“卖豆油”“在贵阳、永兴、辰县(今宿县区)周边的村庄和村落的小巷里,我和老幼嫩的爷爷的哭声,隔一段时间就回荡一次。

大豆油是湘南特有的调味品,固体。做菜的时候加一点,色香味俱全。但经不起摇晃。一旦摇晃过度,就会像一锅粥。液体不液体,固体不固体,影响外观,堵塞市场。所以卖的时候只能扛在肩上,不能坐在车里。

大豆油是用黑豆或黑豆,放入铁锅内煮熟,用木头蒸透,冷却至地面,放入温室内发霉,用自来水冲洗,放入木桶内发酵,用开水浸泡,高温煮沸,石磨研磨等制成。在我的家乡,我经常使用锅碗瓢盆。我卖的时候拿着专用的铲子,一把一把的铲。

大豆油生产工序多,技术要求高,对生产场地要求大,对器皿要求多。任何细节都可能影响大豆油的口感和产量。曾祖父、祖父、父亲和一堆叔叔都卖大豆油,父亲也开工厂,酿造大豆油。

爷爷卖豆油,先从30里外的仁和卫拿货回家休息一晚,再挑离家40里外的成贵卫、焦刚、张世、师洋、雷平等地。每次聚会都去市场,一般都是去农村,走街串巷喊“豆油,豆油,卖豆油……”

到现在,这一带稍微上了年纪的人,一提到“老曹卖豆油”: “永兴卖豆油的那个老曹,就竖起了大拇指,知道,知道,是个好人。”

我经常跟着喊。爷爷先挑担子,孙子跟着。爷爷喊“卖豆油”,孙子也喊“卖豆油”。

那年冬至前的一个星期天,我和爷爷一起卖大豆油。我吸入的是冷空气,呼出的是白雾,背心冰凉。再厚的衣服也挡不住寒风,耳边的大嗓门很刺耳。在山上,枯萎的茅草屋顶倒塌了,看起来病怏怏的。寒风袭来时,他像死了一样躺下了。沿着路边的山塘,周围的水面覆盖着一层薄薄的冰,浓浓的淡淡水雾在池塘中央缓缓升起。

“爷爷,好冷啊。”

“没事。你走路的时候会暖和的。用手搓耳朵就好,然后双手交叉搓。”

“爷爷,我还是冷。”

“哦。”爷爷说着脱下外套:“来,来,穿上暖和暖和。”

祖父和孙子继续赶路。杆子一步一步跟着爷爷唱:“吱呀吱呀……”

穿过山谷,终于遇到了人和炊烟。在广阔的田野里,有烟农耕作和收割稻田。当他们变得受欢迎时,他们的心变得温暖而不那么冷。

到了田中央,村民们把锄头抡得比头还高,然后狠狠地砸,在地上挑了一锄头一坨把厢堆起来,为明年种烤烟做准备。

“ Manzai,看到了吗?在田里工作的人只穿轻便的衣服。你知道为什么不冷吗?”爷爷转头问。

“嗯,他们在工作,所以他们活动的时候不冷。”

“没错,牛不劳动就会老死。人必须勤奋,不怕苦,才能健康,才能创造更多的价值,才能赚更多的钱。”

父子俩沿着田东青石板路走着,慢慢走近热闹的地方。

“老曹,老曹,又带你孙子出来了。”

“对,还是二胎。”

“你家豆油上次掺假了。它没有原来的香味,也没有任何香味。”

“哇,你倒掉,我赔你。”

“开玩笑的。一样的,一样的,还和以前一样香。路过我家,放柜子里半斤。钱下次一起给。”

“好了好了你不在家怕我偷东西吗?”

“你是鬼。大家都信你,你也不是两天老曹了。”

开玩笑的说,爷爷是在一个像微风细雨般的村子里创业的。

当我们接近村庄时,几只狗向我们打招呼。它们叫了几声,摇了摇头,摇了摇尾巴。他们很熟悉,也很善良。

“豆油,卖豆油……”爷爷,我,遍布村子的各个角落。

过了一会儿,一群耷拉着的孩子跟了上来:“卖豆油……老曹卖豆油。”

“老曹,拿半斤,肉包子不能少。”

“老曹,快冬至了。我的房间里有许多客人。来一斤。”

卖了两盆豆油,为了好玩。天已经黑了,好客的人们把我们留在了后面。

女主收拾了平时不愿意吃的干鸡、板鸭、熏肉、野兔子,男主上楼做了一锅爷爷最爱吃的红薯烧酒—,和爷爷一起喝。

两个人边喝边聊,边喝边聊,一壶不够,然后一壶。两个人从盘古到改革开放,从村民到自己的孩子,从童年的艰辛到今天的幸福生活,从其他孩子的承诺到自己孩子的成长,谈了很多。开心的时候跳舞,难过的时候捶胸顿足。

“老曹,你都60多岁了,六七个崽已经成家立业了。孙贤有很多小狗,所以它们不担心吃或穿。活着就不会带来死亡。你想赚钱干什么?”

“老弟,不能闲着。孩子有孩子的痛苦。每天都可以,还可以用动能走路。如果你能做得更多,那就去做。孩子总是要求的东西,从来没有自己口袋里的那么强。就算年轻人不介意,我们也很尴尬,你说呢?你不是六十多岁。”

爷爷的眼里似乎闪着泪光,他掀开肩上的衣服,露出上面厚厚的茧。这些都是几十年来靠卖豆油被杆子磨出来的。爷爷自己也说不清走了多少路,流了多少汗,穿破了多少双鞋,换了多少杠,断了多少筐和绳。

“没错,我小的时候就用一把屎和尿养着他们,孩子孝顺的时候身边有点钱比较好!另外,他们也有家庭。他们想吃,想穿,想喝。他们上学也需要钱。年纪大了可以帮忙。”

聊着聊着,夜很深,原本平静的夜晚突然被激烈的争吵打破。紧接着,一阵急促的拍手声响起:“老曹,老曹,听说你在我们村,王家吵得很厉害,要打起来了。快去看看,快,快……你就是正义,所有人都会服从你,快点/[/k18/。

爷爷扔下话题,放下酒杯,抬腿跟着众人的脚步,向王家跑去。此时的王家兄弟就像两只大红眼公鸡,又像两条斗鱼,互相让道。

“咦,两位小王,怎么跟我一样醉了?来……告诉曹殊发生了什么。”此刻,爷爷年轻的时候就已经发展了自己作为基层干部的能力,成为了和事佬。

俗话说:“清官难断家务”。况且外人生气的时候,调解纠纷是最忌讳的,但爷爷自有办法。

在保证矛盾不激化的前提下,让双方各抒己见,各抒己见,各抒己见,各抒己见,各抒己见,然后把两人叫到外地分析得失,用情感去理解。

兄弟是一辈子的兄弟,断骨附筋。在爷爷的调解下,一会儿,意气风发的小王两兄弟就消除了分歧。

暴风雨平息后,我们回到了我们住的房子。女主给我们热水泡脚,听夫妻俩说:“还好今天老曹在,不然真的会打架。别看老曹身材矮小,但真的很厉害。三言两语,他就教王家那两个小子跳过去了。”言语中充满了敬佩。

沉默了一夜,虽然主人家一次次不停的吃早饭,我们还是天一亮就起床,告别回家。

“爷爷,我真心想留下。早饭后你为什么不去?”

“小朋友,不用求助也可以当客人。留下来是别人的善意。我们不好意思打扰一个晚上。为什么早饭后我们不走?饿了吧?我们再走十英里去你姑姑家吃饭。”

它就这样过去了,没有日夜停止!爷爷去世前一个月,还在每个村子喊豆油“,卖豆油,豆油……”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109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