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个月前 (06-10)  原创文章 |   抢沙发  1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第一次看到鄱阳湖是30年前的1986年。上高县第一次农民摄影展在庐山举办,我参与筹备。这也是我第一次去庐山。

清晨,在汉堡口看日出。来到王婆亭,一看,见晨光。我看到了水,天空和混乱。原来那是鄱阳湖,太阳升起的地方。我终于来到你的身边,仿佛有湖水在我脚下拍岸的声音。远处,云雾缭绕,袅袅上升。随着太阳在冉冉升起,湖水的天空逐渐由黄色变成红色,眼睛里充满了阳光;一个又大又细的波浪照耀着惠今,令人眼花缭乱。鄱阳湖,像一颗巨大的翡翠点缀在长江上祖国的金腰带——上,令人神往,叹为观止。

走下庐山,上石钟山,又是一幅美景:我看到汹涌的长江浑浊地向东流,辽阔的鄱阳湖清澈地向北排水。在长江与鄱阳湖的交汇处,这条清澈见底的水线,据说绵延50里不掺,堪称鄱阳湖奇观。这是我第一次靠近鄱阳湖。

现在在鄱阳湖边的都昌住了一年。

站在鄱阳湖边,想起家乡,想起晋江。不知道家乡的晋江水要多少个日日夜夜才能进入鄱阳湖的巨大怀抱。但是因为这个鄱阳湖,虽然我在国外,但是在我身边就像是我的家乡。现在每天喝着鄱阳湖的水,陪着喝着鄱阳湖长大的鄱阳湖人,但家的感觉并没有消退。

白天,我站在五楼的阳台上,湖水的腥风肆无忌惮地钻进房间。它撞在墙上,墙纹丝不动;它拍门并锁上。它无助地在客厅里游荡。我正忙着打开客厅的另一扇门,风终于找到了出口,逃走了。会看到水流嗖嗖地穿过,从省湖的方向传来,然后远离省湖。如果是夏天,绝对无与伦比。当然冬天有点不舒服。——这种强烈的对比在我们家乡是很少遇到的。

晚上,我睡在湖的风中。很多时候,它轻轻吹着口哨,敲打着窗棂,就像妈妈拍着婴儿入睡一样。这一刻,经典的摇篮曲萦绕在她的耳边;但是一旦性开始,它就对着窗玻璃发出嘎嘎声,然后就是失眠。这时,它是一个淘气的顽童。

鄱阳湖的风一年四季不停地吹。为什么不累?

原来这八百里鄱阳湖是它的训练场。没有遮蔽物,没有屏障,即使只有一丝风,也可以从东吹到西,从南吹到北。

鄱阳湖的风肆意地吹着,穿越时空,吹了1600多年。

1600年来,它雕刻了鄱阳湖的自然风光,酿造了鄱阳湖的风土人情,丰富了鄱阳湖的地域风情。

鄱阳湖之风托起东阳,拂去西阳,迎来北鹭,送走南雁;鄱阳湖的风使春雨绿了,夏花明了,秋叶黄了,冬雪白了。所谓的鄱阳湖,以其无穷无尽的古老风格,不仅给你江南水乡的美景,也积淀了厚重的文化历史底蕴。

屈原“苗南渡如”,愁这茫茫鄱阳湖将带我何去何从?深深地留下了第三步回来的依恋。陶渊明在斯里兰卡出生长大。“树林欣欣向荣,春天开始流动”。雄伟的鄱阳湖也有小家碧玉的余韵。谢灵运《入栗鹏湖畔》:“三江源事多,九派空”,身临其境之感油然而生。孟浩然“看到河中央的匡府,按九江熊”,从湖到山,从景到情,表现现实中的空虚。李白“驶进天镜,直奔澎湖东”。皎洁如镜,水光满天的鄱阳湖突然映入眼帘……

这样出生长大,生活在异国他乡,仰慕往昔的著名艺术家和人物,一代一代传下去,为鄱阳湖的人文历史和文化生态留下了宝贵的遗产。徜徉其中,仿佛醍醐灌顶,如清风拂面,或发人深省,或启迪心智。我知道这是鄱阳湖的风,鄱阳湖的真风——鄱阳湖的文明风,沐浴在其中真的无与伦比。

鄱阳湖文明哺育了一代又一代鄱阳湖人。其中有江万里、陈蒙、陶侃,还有在这片土地上茁壮成长的千千普通鄱阳湖人;在这里,有过河对岸权商帮的兴亡,有过朱元璋和陈友谅对鄱阳湖的十八年战争。每一次,八百里鄱阳湖都以她的平静和从容承受着;山野无数普通百姓和中年人的坚韧、无奈、挣扎、反抗,使他们用自己的辛勤劳动继承和发展了灿烂的鄱阳湖文明,使之越来越辉煌。

楼下是十字路口,繁忙的交通大动脉。黎明前,踏着星星和月亮,迎着鄱阳湖的风,各种颜色的小贩从四面八方赶来,卖早餐、蔬菜、猪肉,还有更多的鱼——。大概很多都是鄱阳湖的。下班后,这里的水果和日用品比较多。一大早到晚,小贩的叫卖声和喊叫声此起彼伏。虽然这不是一个正规的市场,但是对于上班的人和家庭主妇来说还是很方便的。夜幕降临,在快节奏的音乐中,有许多组大嫂和大妈在跳广场舞。所有这些卖、买、跳的人,还有这些没完没了的鄱阳湖人,不就是用他们的聪明和努力继承了鄱阳湖文明吗?鄱阳湖不是有浓郁的地方风情吗?

历史是人民创造的。而省湖的历史,也不是那么多喝着省湖的水,沐浴着省湖的风的小人物创造出来的。是他们将托起鄱阳湖明天的希望!

鄱阳湖文明之风已经从容地从历史中走出来,也将从容地走向未来……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119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