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个月前 (09-02)  心情日志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一见钟情有点可爱

文/琴儿

前几天去花鸟市场散步,看到很多人围着两只笼中鸟教说话。

鸟的体型不小,都是黑乎乎的,模糊不清。他们就像黑乌鸦的兄弟,小时候在村子里一被看到就被赶走了。她们尖尖的红唇让她们有一定的美。

学字的鸟,见过鹦鹉的鸟,煞费苦心教孩子说话要像邪神一样有耐心,可那家伙却骄傲又紧绷,盯着我看了很久,眼神里满是不屑,让我心惊。

一只鸟在笼子里跳上跳下,根本不注意,但大脑种子是明亮的。三两下后,他说“花鸟——,花鸟——,”语调女孩走了很远,但被它的叫声叫了回来,站在笼子旁边,忍不住笑了。另一只鸟扭曲了它锋利的喙,转了一圈,但它吹了一声口哨。哨子婉转动听,眉眼间带着一点年轻人的戾气,让大家伙又开心又开心。

人群渐渐散去,等我抓到时间,我成了两只小鸟和小宝宝的老师。我抬头和他们打招呼,说:你好,你好!鸟儿对小偷反应很快。不一会儿,他们用“ Hello,Hello ”回复了我。我想花些时间教他们学一首唐诗,但当人们来来往往时,我很尴尬。

我师父告诉我那只鸟叫咪哥,还告诉我咪哥是学字能力最强的鸟,他的话里藏不住骄傲。他还和我聊了一些关于米哥的趣事。其中一个小故事让我很生气。

根据故事,一位八哥师傅突发奇想,在公园放了几只经过训练的八哥,很快就赢得了游客的青睐。有一天,预算外的事情发生了。游客们在和哥哥玩的时候,其中一个人突然破口大骂,这让哥哥的主人很没面子。为了防止八哥互相学习恶语相向,驯鸟师找出辱骂的八哥,单独训练,让它听文明用语的磁带,听到它说恶语相向时,就停止喂食,以示惩罚。花了很长时间才改正过来。

我发誓很多,想办法把一只会学语言的鸟带坏。这样的人真的不好。

(二)乙

前段时间我们去白宫玩的时候,一只白蹄子圆脚圆的小黑狗围着三丫的脚跳。它是如此可爱,以至于它激起了我带走我的爱。就在那个时候,他手里拿着炉子上刚烤好的馒头的一半,就打了个结喂了。奶是妈,狗娃子靠吃的过日子,他毅然离开乔三雅向我投怀送抱,让她自己说出去,骗她出去。我和大丫取笑我妹妹。

小狗在它的前面和后面都很开心。无论我去哪里,他都跟着我。如果他不喂他,他会用牙齿拉我的裤子,他的眼睛会用黑色的唧唧声盯着我。他水汪汪的眼睛充满了苛求,内心柔软。大丫三丫见狗娃子缠着我,吃醋了,又没有馒头喂它,只好去水边逗白鹅。它快乐地跟着我,成为我忠实的战士,追逐蝴蝶,啃草,三两下后就像胶水一样粘着我。离开时,在上车前,他设法把他骗下车。汽车启动后,他追了一会儿车。那种依恋是令人苦恼的。

在人性上,狗排第一。

有一次和朋友一起爬山,夜幕降临,回家的人很少。一只小狗一路跟着我们,像孩子一样聪明。

还有一次,我们在雨后散步,一只湿漉漉的流浪狗从我们身后走过。一开始,我们领着他。不知怎么的,他叫了一声,很像狼在嚎叫。这令人毛骨悚然,他很害怕,把他赶走了。小狗曾经看着它,然后停下来,等着我们走得更远,追上我们,总是和我们保持适当的距离,看起来很瘦。它是一只无家可归的小狗。每当我想起那一幕,世界的孤独和浩瀚都会让人冷静下来。

小学生爸爸小时候总是看书,放学后他吹着口哨,高兴地跑去给他背书包,说他以前骑着大黄狗,和朋友在田里打架,真的很牛逼。几十年过去了,我还是放不下我的思绪。

不停的告诉自己不要支持的东西也不算太麻烦,怕久而久之会生出感情。爱情是最让人难以忘怀的东西。一旦它存在于你的心里,它就永远不会结束。

对于这些第一眼,我只是浅浅的喜欢,但我也有动心和情绪,但我绝不会让自己陷入深深的感情。浅薄的喜欢,不打扰别人,给自己留有余地。留下来但是。也转过身去。

冬天可爱的花

文字/颜晓蓉

以前的认知局限让我以为冬天只有蜡梅会开花,脑海里似乎总有蜡梅的影子若隐若现。一首《剪寒梅》生动地描绘了雪中的蜡梅形象,值得称赞,但这种风景只属于北国。在南方这片热土,尤其是我所在的这座城市,放眼望去,是绿色的,满满的绿色,可爱的绿色,精致的绿色,动人的绿色,挥之不去的绿色;如果只有绿色,就有点单调了。不经意间,我的眼睛微微舒展,一簇簇的鲜花如魔法般出现在我面前。好像觉得自己在梦里。我仔细一看,真的是真的。北方的雪,南方的园景,点缀着祖国万里河山,感叹大自然的神奇,忙着寻找幸福。

一天晚上,晚饭后,我想透透气,呼吸一下大自然的新鲜空气,看看街上的美女,放松一下一整天看菜的紧张心情。当然,最好去的地方是后山的玉龙公园。我不像大多数人那样走捷径,我想四处走走,我想多走走,我也想静静地享受这难得的闲暇时光。我沿着山脚的小路走着,肆意地享受着新鲜的空气,一遍又一遍地贪婪地看着眼前的绿色,双手在空中划着,想着可以越过微微隆起的山脊。我能做的就是放松,我想做的就是放松。我慢慢地、漫不经心地走着,很快就到达了公园。这是一个非常小的公园,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。它的后面是灌木堆砌的群山,下面是各种次生林,还有各种著名的花草树木。这些对我来说都足够了。我沿着小道随意走着。突然,我觉得眼前一白,白色里有一股淡淡的香味。我路过这里太多次了,却始终没有找到这片白色。到底是什么?已经是晚上了,这里没有灯光,我近视了,但我真的很想知道这片白色是什么。所以我小心翼翼地靠近他们,生怕伤害到他们。当你把它捧在手心,原来是白色的花,有的盛开,有的含苞待放,有的只是花骨。它们聚在一起,成簇成簇,就像一个大家庭,由藤蔓连接,互相混合,互相混杂,每一朵花都那么小,但组合得那么美,看起来就像一片花的海洋。夜色中,送一份惊喜给路人。当时觉得有点冷,但是和他们约好了,第二天白天肯定会去看他们,所以得仔细看看。我看到他们笑了,笑得那么甜,笑得那么灿烂,就连回去的路似乎也比以前明亮多了。

我回到住处,不想睡觉,想着白色的花,嫩嫩的藤蔓,藤蔓上的小白花,有的盛开,有的还没来得及绽放就害羞了,有的刚刚长出来。我好像睡着了,怀里抱着那朵白花,好美好香。我想我已经成为他们中的一员,小小的,在南方的阳光下绽放。我想我是在和他们聊天,聊风,聊星星,聊我们每天看到的新鲜事,偶尔也在想我们的未来。

天亮了,我一步一步开始了一天的工作,看新闻,看菜,思考,却发现自己有点兴高采烈。嘿,幸好市场没有太大波动。这意味着我可以轻松应对,不会太紧张。熟悉的音乐在耳边慢慢流淌,在网上冲浪,看一会股票期货。很快,指针指向了下午三点。我匆忙关掉电脑,穿上鞋子,去了后山的公园。事实上,我的心已经飞到那里了。

在路上,我遇到一位老妇人,她去后山公园散步。在路上,我们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伙伴。在明媚的阳光下,然后我发现昨晚发现的白花在山脚下到处都是,它们的藤蔓缠绕着太多的灌木。这时灌木完全被它们淹没了,有点放肆,真的很美。我问奶奶,你知道这花叫什么吗?越来越高了。奶奶用普通话跟我说,比我普通话还普通。看,奶奶伸出手指,四周都是花。听着,不是吗?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之为越来越高。我好像明白了。但是我不明白,我从来没有在大夏天见过它们,冬天怎么来了,它们在山上疯长。奶奶说,它们只在冬天开花。哦,我明白了。世界那么大,奇迹那么多,大自然的神奇真的是卑微的人无法理解的。奶奶摘下一片绿叶,轻声告诉我,这叶子和藤蔓也可以用来泡水洗澡,很舒服。这是一个漫长的经历。岁月可能会让我们的容颜一年比一年老。我们得到的回报是对世界更好的理解。没有办法计算得失。我只需要接受它。身边有这么一个聪明人,自然要多征求她的意见。当我看到从未见过的植物时,我会叫,奶奶,看,这是什么?奶奶平静地告诉我她所知道的。当我捡起一片叶子时,奶奶告诉我,不要碰它,它闻起来很难闻。我看见路边有一束紫蓝色的花,有点刺鼻,淡淡的,芳香扑鼻。我说,奶奶,为什么这些花的味道这么奇怪?那是因为它的叶子有刺鼻的气味,掩盖了花的淡淡香味。我们边走边谈,谈论着我们的家乡。这个城市的人似乎总是喜欢谈论自己的家乡,从来不把它当成真正的家。这个城市似乎只是一个移动的驿站,真的很可悲。奶奶是潮汕人。她有一个孙子,在我的家乡湖南当兵。她参军十年了,已经升级了。她说她的孙子们不能适应湖南冬天的寒冷,湖南冬天太冷了。老妇人的语气中似乎有些担心她的孙子。我附和道,是啊,像这个时候,湖南早就到处都冷了,别说花了,就连一片带点绿的叶子都找不到了。我就像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。一看到不认识的花草就跑过去研究。奶奶,奶奶,看这花多漂亮。过来看看。奶奶抽空过来了。你还是个孩子。你真的还没长大。我咯咯直笑,奶奶微微笑了笑。

不一会儿,我来到了昨晚路过的白花前。哦,我已经知道他们的名字了。我应该叫他们“杰英高”。它们在铁栏杆周围肆意生长,藤蔓弯折灌木,在我眼前展现的只有它们新长出的嫩叶,以及密密麻麻的白花和白骨,有些已经盛开,像美丽的少女;有的含苞待放,像花季的少女;有的还没开花就只是个花袋子,迫不及待地拥抱初冬的风,亲吻初冬的雨,欣赏初冬的寒。不,我猜错了。他们只想早点见到兄弟姐妹,一起开心地聊天,一起享受美好的世界,看着太阳从山的一边慢慢升起,品尝短暂的夕阳之美。你看,那束花真漂亮。奶奶顺手一指。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,藤蔓把一棵高大灌木的身体压成了一个弯曲的形状,任意伸展的白花和骨头垂了下来。我说,它看起来真的像一幅画。不,它比绘画漂亮得多,不是吗?奶奶质问。是的,是的,你是对的,我点点头。奶奶,你可以看到远处的一丛花看起来是平的。我伸手指给奶奶看。哦,孩子们,那是因为花和骨头太多了。他们在战斗。他们都想露脸。他们在争论。哈哈。事实上,你不必出人头地,不必垂头丧气,也不必身处无人发现的角落。你终究来过这里,在寒冷的初冬展现你的美丽。我似乎不明白奶奶说的话。儿子,你现在最想做什么?老妇人问。我最想靠在铁栏杆上,用“ ”拥抱。如果我能成为一个才华横溢的“ ”就更好了。我无辜地说。你为什么还站在这里?过去,小心,不要按花。我靠在铁栏杆上,仰望着身体左右两侧的天空。都是“瑞星”。感觉自己在花的海洋里,真的变成了一个灿烂“的冉冉升起。

在回家的路上,我发现了另一朵奇妙的花,深红色,像纤维一样薄的花瓣,摸起来很光滑。恐怕会痛。远远望去,它毛茸茸的,语言无力形容它的美丽。我突然意识到有些事情只能用语言来表达。

出了公园,我和奶奶走在对面的路上。我伸手向她告别,她向我招手。两个身影渐行渐远,消失在可爱的花丛中……,只留下淡淡的花香。

可爱的西街

文/李

去年春天,我搬到了Xi小南门附近。每当我有时间,我喜欢去散步,观察西街的风景。徜徉在这条具有最繁华的唐建筑风格的街道上,沉浸在美丽的古色古香的氛围中,一种庄严、朴素、端庄而神圣的思想油然而生。历史文化厚重的古都Xi安,回望西方。在它将再次变成蝴蝶的历史时刻,它是如此宁静和平静。它又一次在丝绸之路的起点上踏上了光辉的征程。我深感欣慰的是,我能在这里安度余生。

西街沿线自东向西的景点包括Xi的标志性建筑,如钟楼、鼓楼、城隍庙、安定门(西门)等。整条街长2088米,有广济街、薛雪巷、桥子口等11条不同宽度和长度的特色街区。

每当我爬上宏伟优雅的钟楼,就能看到古城东南西北的四条街道。最壮观、最吸引眼球的街景是西街。尤其是代表性的钟鼓楼广场更是赏心悦目。

精心打造的钟鼓楼广场分为地下、地上、地上三层。它由绿色广场、喷泉和下沉广场组成。下侧有世纪金花购物中心,北侧有“丑行”饺子馆、“同升祥”牛羊肉馒头餐厅等当地著名老店。每逢节假日和夜晚,喷泉如柱,喷玉喷珠,银光闪闪。许多市民和游客聚集在这里唱歌、下棋、拍照和放风筝。青翠的松树下,雕花石鼓做的长椅上,三三两两的亲朋好友或恋人在谈笑风生。许多青少年在这里表演花样滑冰、街舞和骑自行车。在这里,男人、女人和孩子各得其所,和睦相处,自得其乐。

方慧文化风情街位于鼓楼北侧,北院门口,长526米,宽30米,多为明清建筑风格。这里曾是唐代尚书省所在地。飞岱银街以北的巡抚署和金溪街以南的巡抚署分别称为“北院”、“南院”。

随着时代的变迁和历史的积淀,如今的北苑门是Xi乃至西北地区最具民族特色的著名商业街。目前有149家特色餐厅和各种特色小吃。每年,数以百万计的国内外游客和市民来到这里参观、吃饭和购物。人们渴望品尝汤圆、牛羊肉馒头、酸汤水饺、热汤、八宝粥、麻酱凉面等特色小吃。从早到晚,车水马龙,人来人往,哭声笑声熙熙攘攘,生意兴隆。因为这里是回族同胞聚居的地方,他们长期与Xi的兄弟民族同甘共苦,互相包容,求同存异,达到了美善善的理想境界。已成为民族团结进步、共同发展繁荣的样板街区。同时也是展示古都Xi安和谐的“标本”和“名片”。

杜城皇庙位于西街中段北侧,是明代三大都城城隍庙之一,也是中国仅存的一座城隍庙。寺内古建筑布局整齐宏伟,大殿等建筑雕饰精美。明清以来,逐渐成为Xi安的小商品流通市场。当人们去城市时,他们必须参观寺庙和购物。让人愤怒的是,1942年,一些建筑被日本侵略者摧毁。2005年,Xi安和莲湖区政府联合实施了庙前广场升级改造工程,修复了宏伟的城隍庙的牌坊和山门。使其与钟鼓楼相呼应,成为古都Xi的又一地标。

当我按下键盘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西街两旁一字排开的宏伟建筑出现在我面前。我仿佛穿越了历史时空,梦回大唐,思考了几千年。脑海里闪过你、李白、杜甫、白居易等诗人,吹着萧喝酒,在安定门塔精心作词,爽朗的笑声划破长空。刹那间,紫色来到东方,只见大唐的太阳缓缓升起,原来是那么的鲜红。她使整个钟鼓楼眼花缭乱。此时,俯瞰西街两旁茂密的槐花,犹如一条镶嵌着祖母绿的项链,将宏伟的建筑连接在一起,悬挂在钟楼与安定门之间。突然,一条巨龙飘过,跳进钟鼓楼广场,越过城隍庙山门,然后飞离古丝绸之路的起点——,只留下一片神秘的祥云漂浮在浩瀚的天空……

可爱的竹笋

文/陈

竹笋随处可见。竹子是上天的礼物。人们把种植的竹子用于各种目的。国宝熊猫,也是以竹枝竹叶为主食。当然,人类比天真的熊猫吃得更仔细。我们吃竹笋“孩子”——。四川盛产竹笋,包括春笋、冬笋、毛笋、嫩笋、鲜笋、笋干、笋罐头等。每一道竹笋都很好吃。

苏州、杭州、上海也产竹笋,吴越、上海人擅长煮竹笋。记得几年前我第一次去上海出差,客户请我吃饭。席间有一道咸菜,是一道汤菜,锅里只放了腊肉和竹笋,所以很少有人吞舌头。小汤锅里的竹笋不多。我们外国美食家试图用筷子和勺子钓鱼。我想当时师傅一定笑死了。

最享受的吃饭时间是在中国竹乡浙江安吉,竹笋最受欢迎。一顿饭一半以上的菜都是用竹笋做的。大块的竹笋,加上南方特有的腊肉或农家放养的小柴鸡,炖得酥烂,外面还有凉拌的凉笋和有竹笋的汤菜。安吉是一个小县城,民俗很淳朴。当地的竹笋没有特别的花哨和装饰。它们往往是整盆端上来,与当地大杯吃黄酒的个性相匹配。它真的有三种英雄品质。

但是这些还不如我在四川吃的竹笋。很小的时候,我和父亲一起回四川,去农村探亲。当地非常偏远贫穷,山上有大片竹笋。我们住在一个远房叔叔家。他们有和我差不多大的表兄弟姐妹。一天,所有的大人都去了镇上,留下我们这些孩子在家。那是春天。满山的竹林鼓鼓的,鲜嫩的竹笋迫不及待地从土里冒出来。表哥带我们去后山拍竹笋。拍摄也讲技巧,不能硬拉。竹根根深蒂固,拍竹笋就是这样。如果你想移动一根竹笋,你可以听到山那边的噪音。表哥教我拔笋前先把笋根踢掉。当我一起落地的时候,里面的竹笋都碎了。把它们捡起来,放在我身后的篮子里。在篮子里收获了几棵嫩竹笋后,我们回到了山脚下的家。大表哥让我把竹笋洗干净剥干净。我们一边踩着凳子,一边从梁上伸手取下腊肉,切了一大块,又往炉子里添柴火,拉着风箱架就要着火。过了一会儿,大锅里冒出白烟,表哥舀了一勺凝固的猪油。油融化后,我把它放入培根块,然后从旁边挂着的红辣椒串上扯下几个干红辣椒。然后加了切好的竹笋,刚炒好,香喷喷的油烟不断冒出来。我们在火堆旁齐刷刷地聚集了几个小脑袋,一边呛咳,一边吞口水。

笋炒腊肉很快就炒好了。虽然是一个十几岁的乡下男孩炒的,只加了辣椒和盐,但是很好吃。我打赌很少有人吃过如此美味的食物。在那个年代,这么大块的腊肉是很少见的,更不用说亲戚养的猪做的腊肉了。竹笋在同一天被折断了。拿来的时候马上就炸了,放了一大勺猪油。现在吃这些东西都是小事,但难得竹笋这么好吃,腊肉这么香,只有几个小孩子争着吃,总怕一大锅炒好了腊肉的竹笋丢下后很快就被干掉。唉,培根尝起来又甜又干。越嚼越香。而竹笋,带着腊肉的清香和猪油的醇香,吃起来更加爽口,又不失竹笋的鲜回味,真是人间美味!

我和爸爸回家的时候,叔叔给我们送了很多腊肉和香肠,还买了很多竹笋。回家后,父亲按照表哥练习的程序烧了竹笋给大家吃。腊肉和竹笋一样。我家对吃它赞不绝口,但我不这么认为。父亲想当然地认为这道简单的菜加了各种复杂的调味料。表哥做的咸肉炒笋怎么会这么纯?父亲的竹笋和腊肉也是切得均匀的,用尺子量一下就可以了,但是我们的表兄弟们怎么能匆匆忙忙地把它们切出来呢?而且辣椒和盐不对,人和风景不对,水不对。他们只吃普通美味的竹笋和炒肉。但是,就算我说出来,他们又怎么能理解一个小孩子和一盘春笋之间的可爱趣味呢?

可爱的春芽,当春天是头发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1327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