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个月前 (06-14)  原创文章 |   抢沙发  1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年底的时候,身边有很多人,唠叨着要回老家。

我的家乡在哪里?我还有家乡可以回吗?但我还是要回去,至少为了我的面子。我一般都是在人前夸自己是本地人,我在这个城市,只是以客人的身份生活。如果这个时候不回去,在街上遇到他们,就会露出尾巴,露出本来面目。

我妈还说你要回去。看看那些在外打工,坐船飞,还想回去在祖坟前烧香烧纸的人。我爸捂着胸口咳嗽了一声,说,我年纪大了,走不动了,我代表你妈和我,你在祖坟上烧一炷香。

受父母委托,我回到了老家的村子,也是接力。以后我老了走不动了,我会告诉儿子,你要回去。

茂盛的杂草已经掩埋了几条通往村子的土路。村口路边有一个老人。他是个老人谭,小时候村里的一个养猪专业户。他在用镰刀割草,想给回村的人开辟一条路。

七十六岁的谭,花白的头发,红红的脸,喘着气对我说:“知道你回来了,腊月我就开始给你挑路。”我把一个200块钱的红包递给了对我很好的老人谭。一岁的时候,我缺奶。他抱着我,把我塞进他刚生完娃娃的老婆怀里,让我吃饱。

“钱,我不要,不要,不要!”没想到,老人谭推开了我递过来的红包。谭的三个儿子都在城里安家落户,都很有钱。十几年前,我妈妈搬到城里住。老谭带着眼泪鼻涕把我妈送到城里,让我爸觉得有点不高兴。我妈也说过一句话,以后她死了,可以和谭一起葬在村里的斜坡上。我爸明显吃醋了,跟我妈发脾气。我妈大声骂我爸和老头,你们别要那么多花花肠子。平时我一个人在村里,多亏了老人谭的照顾。

老谭死活不肯进城,甚至和进城的大儿子断绝父子关系。谭的妻子五年前带着儿子进城,这对老夫妇晚年也过着牛郎织女的生活。谭老头要去守一个村子,没有他这种人的照顾,村子会像冰棍一样融化,像轻烟一样飘散。

我在祖宗坟前磕头烧香,谭老头给我烧纸,帮着说:“你孙子回来看你了,你就拿着这个”钱“那边过年吧。”

老人带着谭在村子里走来走去,到处都是废墟。偶尔有几个老人从破旧的屋檐下走出来,感觉恍惚如梦中所见。一只老牛跪在圈里看着我,看起来像在城里看到的诗人一样孤独。

我决定在村子里呆一晚上,20多年。每次回来,哪怕很晚,我都会回去住在城里。

半夜,院外槐树的叶子格格作响。我翻了个身,醒了。一只狗在荒凉的夜里吠叫。早上起来的时候,谭已经把柴灶烧得又红又亮了。火光中,谭的影子在旧墙上晃动。这是一个村庄最后的影子。对我来说,告别一个村庄是如此困难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152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