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个月前 (09-08)  心情日志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在冬季最后一场大雪席卷袁野之后,春天开始打扫战场,再次以急切的姿态走上了季节的舞台。

春天带来了醉意的袁野气息,唤醒了蛰伏了一整个冬天的鸟兽,搅动了屋前屋后的桃花,也带来了榆树钱、苜蓿、荠菜、灰菜、相思花、韭菜等美味佳肴。

于谦买扇

毫无疑问,钱长在榆树上,但是钱是榆树的花还是榆树的果实呢?我不知道,问我爸,问村里的民办教师,他们都不知道。

但我知道村里的榆树大多是野生的,并不像柳树或李子那样专门种植。榆树因生长缓慢、外貌丑陋、身材扭曲而被拒绝。呈灰棕色,枝叶稀疏,难以成长为国家栋梁。尤其是在弯道处经常会出现一个令人咋舌的结“ ”,显得又怪又丑。“ Elm bumps ”也用来嘲笑愚钝老实的人。既然如此不被人喜爱,榆树干脆与世隔绝,把最好的位置让给杨柳槐梓,而选择生长在悬崖边,土墙的根部,杂草的瓦砾中。他们没有被路边的人看着,也没有被遮挡在院子里的树荫下,避免了噪音,获得了干净舒适的生活。

恐怕只有两件事能让人记住榆树。一是千百年来老榆树家具没有不朽,二是每年春天,榆树上会长出一种名叫“于谦”的美食。

长大后,我发现于谦其实是榆树的果实。这个新的绿色萨马拉之所以得名,是因为它像硬币一样又圆又细,又因为它是“余钱”的同音异义词,据说吃多了钱就能有“余钱”。

当东风带来第一缕暖意时,榆树已经准备好移动了,它们迫不及待地在树枝上撒满了密密麻麻的果实。人们会在它们鲜嫩的时候采摘它们。不用拿梯子,孩子和大人就可以拖着弯曲的榆树爬上来,一根一根地捋下来,放在胸前鼓鼓囊囊的布袋里,回家做好吃的。

玉簪饭是最美味的一种。刚摘下的新鲜榆树钱尽快洗干净,沥干水分,撒上面粉,搅拌均匀,入锅蒸熟,然后撒上盐酱醋、葱花、蒜水,根据个人口味随意搭配。然后烧花椒油,炒干辣椒,却只听见“刺”的声音,一股清香升腾而起,顺流而下。

冷苜蓿。

那一年,我带着学生去滑县高唐镇一个原炮兵营军训。

走,北风猎猎,乍暖还寒。孩子们在操场上跑步,我们在看。突然,一位年长的女老师“嗯哼”发出了一声惊呼。回头一看,我们发现她蹲在一片枯黄的草滩前。

“看,这是什么草?”

其他人围了上来,老师拨开厚厚的麦秸,露出了藏在下面的绿芽。

“没看过。”“彼此不认识。”“杂草!”

“这是苜蓿,牲畜的饲料。”我淡淡地漫不经心地说,所有的女老师都齐刷刷地看着我。

不知道谁说的,这菜又野菜又好吃。然后,一个盛大而忙碌的场景出现了——。几百个孩子在操场上忙着军训,十几个阿姨忙着摘苜蓿。操场上瞬间就有一堆堆苜蓿。

苜蓿被引入中原,作为牲畜的饲料。这种植物是早春从地里钻出来的,长得格外鲜嫩,小叶圆,茎嫩。像普通的三叶草一样,既好看又好吃。

当树木和灌木还在沉睡的时候,苜蓿蹑手蹑脚地向四周张望。去年的干草压在腋下,苜蓿以优美的舒展姿态迎接阳光的舒适。沉醉在阳光里,欣赏这伟大季节的苏醒,享受春雨的滋润,像拔节一样成长。暴风雨过后,人们利用美丽的蓝天,抓紧时间去采摘。如果他们不吃它,他们会变老。

凉拌苜蓿又嫩又好吃。每年春天,我经常蹲在井水够不到的苜蓿地里,只能靠天气吃饭。我用指甲掐嫩茎叶,轻轻地放在竹篮里。将采摘的苜蓿用清水冲洗干净,倒入沸水锅中。苜蓿瞬间变绿,颜色极其鲜艳迷人。撒上葱花、姜丝,烧开热油,撒上几粒花椒和几段干辣椒。香味溢出时,撒上苜蓿。之后加入盐、凉醋、蒜泥等调味料,拌匀后再吃。由于其粗纤维,苜蓿也是一种神奇的治疗便秘的食物,比芹菜和韭菜更有效。

除了粮食和蔬菜,到了春天,榆树钱、苜蓿、荠菜、灰菜地、相思花和带头镰刀的韭菜……都能换来农民手中许多美味的菜肴。这是大自然的礼物,也是农民的福气。

“我们吃饭吧!”“来了!”庄稼人喜欢吃春,春也乐于被庄稼人吃。

  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1591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