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个月前 (06-16)  心情日志 |   抢沙发  2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瘦弱苍劲,头发稀疏,大眼睛,高鼻梁,一个永远不会因为开心而合上的胡桃夹子,这是我记忆中的爷爷。

爷爷的工作单位是朝阳宾馆。每天早上,他都会拎着发黄的旧藤包,步行半个小时去酒店上班。

旅舍位于南门神坛的核心,是一座砖木结构的两层建筑,粉红色的墙壁和窗户引人注目。周围有全家福酒店、老三星杂货店、德意楼茶楼、于春迟澡堂等老品牌。酒店分为前后两个入口,分别有上下楼梯。前后大厅中间有一个小院子,上面盖着简单的天花板,做了个洗手间和茶水间。和电视上的老酒店一样,前厅是高层大厅,类似今天的复式。登上通往二楼的暗红色木楼梯是一圈木栅栏。靠在栏杆上,可以清楚地看到大厅的每个角落。大厅的一侧有一个类似柜台的柜台,供乘客办理入住和退房手续。

周末或者寒暑假的时候,我会求爷爷带我去上班。当我到达商店时,我不能呆几分钟。爷爷忙的时候,我赶紧跳到对面的老三星。睁大眼睛,快速扫视玻璃柜台里诱人的零食,然后把握紧的手送走,把爷爷给你弄来的硬币递过去,买一包香梅或者咸萝卜,边吃边逛。

当时平桥街是南门坛上最热闹的区域。从纵马桥一拐下去,两边是一排排的店铺。有杂货店,小吃店,水果店,餐厅,还有煤球店,篮子店,五金店,布店。我喜欢参观摄影工作室和丝绸商店。我记得那个位于平桥街中段的照相馆叫春雷照相馆。每次走到那里,腿都不能动。我看着玻璃窗里放大的彩色人像照片。有天真可爱的娃娃,有慈祥笑容的老人,有很多儿孙的全家福,有幸福依偎的婚纱照。我一边羡慕照片里的那些人,一边梦想着有一天我也会出现在窗口。

影楼旁边是一家绸缎店,大概是三开间门面,弹簧玻璃门,有点重。冬天进门时用力拉,进门后不要马上松手,否则反弹门会撞到你的脚后跟。两边是一个一米宽的大玻璃柜台。柜台里放着切好的布块,整块布用薄木板卷好,整齐地排列在柜台后面的架子上。

我饶有兴趣地在柜台前徘徊,东张西望。它明亮、优雅、稳重、朴素、有条纹、有格子、有印花,令人眼花缭乱。有的时候,柜台上放几块布,有的顾客拿起布在身上画笔画,让同伴或售货员看到当参谋的效果。虽然我也想捡,但是我搬不动,而且因为怕被店员骂,我就去找了一个盖着布的模特,看了看柜台里的店员,确定没人注意到我,就藏起来抓了一块布贴在身上。我低头傻笑,仿佛真的穿了一件新衣服,陶醉后心满意足地走出店外。

酒店旁边的小吃店,让我念念不忘,中午缠着爷爷去那里吃小吃,爷爷总是高高兴兴的跟着我。店里的墙不是很白,甚至有点脏,顶上的吊扇叶子都是黑腻的。门口有一个大油桶和大油锅做成的烤箱,供应蛋糕、油条、糖饼、油条。店里有几张方桌和二三十张长椅。墙边有一个卖食品的窗口,墙上挂着一个大牌子,上面写着各种食品的名称和价格。除了常规的馄饨汤炒面,还有夏天的冻绿豆汤,冬天的酒饺子。因为价格低,去农村市场,逛街,卖菜,又饿又累的人会去店里歇脚,吃一碗馄饨和两个饺子暖暖身子,充饥。

除了这些,我爷爷还带我去德艺大厦三楼喝茶,看电影,在200店铺买书包,在泰……

小桥流水深巷喧闹拥挤繁华的街区脚步声长啸……所有关于南门祭坛上的纪念品mori都是街头小说怀旧金曲黄水画,弥足珍贵,不可复制。虽然他们中的一些人随着城市的建设而消失了,而另一些人则被埋在瓦砾中等待挖掘,但总有一天,他们会像文物一样再次看到光明。这一天不远了,也许明天,也许明年!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164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