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天前  心情日志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早晨,大雨、闪电和雷声突然让我想起了一个遥远的悲剧,也发生在千禧年后的第一个早晨。

在河南,早上参孙被雷打死了!

激烈的消息,通过渡口,在海峡两岸来回传递,瞬间盖过了惊涛骇浪和惊雷刚过的村庄短暂的平静。暴雨过去了,河北的村子还没吃饭。路口大队部门前,像一个漩涡,人越聚越多,拼凑的信息越来越详细。

早上下大雨,孙亚子在自己的房子里撑起了瓦片。原来,他家的两栋瓦房,屋顶上的瓦片,早就被东西方,露出了裂缝。阳光明媚的日子,阳光普照,透过无数的瓦片,光线直射下来,让人看起来像万花筒。瓦片怕大雨,雨水像纸条一样在屋里流淌,没地方立。孙与竹简搏斗,站在堂前的打谷机上托住瓦片,试图托住瓦片之间的缝隙。房子上的瓷砖相互牵连,所以他搬到了东边,而西边却是瞠目结舌。聚左,右又空,大雨倾盆。

最糟糕的是,千禧年之后,闪电并不比夏天弱。整个村子都在一条河的两岸,仿佛遮住了嘴巴,不时还有闪电,像一柄白色的刀刃,从外面刺过来。村民们都怕阎老子收人!

果然!

桑尼孙平时不爱说话。她叫桑尼,老婆亚仔一直喊:“不行,雷太大了,别呆着!”!

人们说十个哑巴九个奇怪的人。这个笨蛋不听。他抬起头,张着嘴。结果,一道闪电穿过屋顶,像一个蛇精,他被嗖的一声蒙住了,接着是雷声。雷声把人吹黑,闪电的光像蛇信,突然消失。

“差!去年孙被牛打死,她的家人再次被打雷。“蓝欣阿姨哀叹她家已经60岁了,喜欢热闹。

“这也怪哑巴一家,打雷不知道怎么防触电”。连明是村上第一个买收音机的人。上世纪80年代初,他说自己曾在湖北爬木浮山收集古董,再也没有回来。村民们告诉他,他被江湖上的人打昏了。

“触电?哪个会触电?书上说雷雨天不能在外面用。下雨打雷的时候,有多少人不在地里秃?谁见过被雷打死的人?”老队长辛德五十多岁,壮如牛,大声反驳连明。

“也是”。对于每一个在野外被闪电击中的人来说,亲身验证的经历确实是相当有道理和说服力的。

“说一些不该说的话——雷公不打错人——参孙被闪电击中,参孙估计缺德的事在哪里?谁知道呢?“杨是独眼,从小就给村民编竹篮子。他有空的时候喜欢看书。直到上世纪90年代孙子拆了房子,他从村民看不懂的墙缝里取出一本书,画了一些像两条黑白鱼交配的古书。

“你怎么这么迷信?”连明见人附和着队长的话,而杨对有点生气和失望。

“杨,又哑又老实,别人把手伸进嘴里也不咬。哪个会被雷公剁?”

“当你认识了自己的脸,你就不是肚子里的蛔虫。你知道你从未做过错事吗?叶紫嫣娘死得早,他孝顺不孝顺,我不懂黑话!谁能确定,哑巴是为自己好,他爷爷娘祖祖辈辈都是哑巴?”杨富博又对殷茵说道。

“说明雷公藤真的很有远见。你想举报几代人?”连明有些生气,村上的白脸也红了。当他听到杨的报应甚至延续了几代人的时候,他更加觉得村民们太落后了。他给身旁的细毛拍了张照片,“细毛。你用右脚走路。你家里谁作恶了?”

“连明,你是一个没有妈妈的妈妈!我转脚你管什么?你想采取预防措施吗?”

细毛是蓝欣阿姨最小的儿子。听了连明说的话,他不喜欢连明整天想这个想那个。当他下楼时,他试图多排尿,这是一张懒人的照片。

“我说的不是细毛,我只是打个比方。哑巴被闪电击中是个意外。天堂没有眼睛,也没有报应。”连明莽低头让蓝欣阿姨陪他。

“ Mute的爸爸啊,不对,是他的大脚(普通话意思是爷爷)。解放前他上山当土匪。”已经70多岁了,所以解放前的事情他知道的也不少。

“你不是说大脚Y在剿匪期间立功了吗?他后来去了韩国当志愿者?”队长叫停恢复公号,说队长心里有底,村里历史上谁见不得人,谁做出过光荣贡献。何嘿嘿问还原满男,看着众人,两眼放光,似乎有点轻糜有点笑。

“那个国家给他记过,哪个不是坏人?”在人群中,大家都认同这个结论。

“他男的就是他男的。反正你上去了,会有人做坏事装傻,不然呢?哑巴儿子去年在一场牛打架中死了,但今天他被雷到了?怪谁?他爷爷的爷爷呢?……”

人群一言不发地拥着我,慢慢地搜索着参孙家的前世。

晚上,在河的另一边,只听到鞭炮声。黑暗被打破后,狗叫声越来越大。村里人多,感觉被雷击中的孙不干净。

就这样,井上苑子的祖先被河对岸的人翻了十八代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1695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