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天前  情感口述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小梅躺在吧台上,无聊地摆弄着手指。这是咖啡馆里最安静的时候。只有一桌客人,一男一女,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相当年轻的女人。人少了,工头过来叫小梅把音乐关了。突然的寂静打扰了正在说话的男男女女。中年人转头看着小梅。中年人面面相觑,有点不好意思,犹豫了一下。他说,小姐,再来一杯卡布奇诺。

小梅放下手中的咖啡,男人用老式的手指敲着桌子,小声说:谢谢。小梅注意到一个男人手指上的戒指。这是DR的纪念戒指。小梅看了一眼女人的手指,那是另一个。是的,他们是夫妻。这个牌子的戒指一直让小梅着迷,每次路过珠宝店都会特意去看。可惜她男朋友没钱。想到这里,小美心里有一些怨言。

回到酒吧,小梅的心思已经放在了男人和女人身上,竖起耳朵,想听他们说些什么。中年人正在回忆。他说我小时候,爸爸死得早,家里就我和妈妈两个人。中年男人脸上的表情丰富起来。中年人定了定神,说,那时候我很调皮,不爱看书,打成一团。每次我妈去别人家赔钱,但回来也不骂我。她只是说,“哦,我家苍蝇。长大了能做什么?”?中年男人的声音有点干涩。女人直视着男人。中年人不自然地笑了。哦,看着我,再谈谈这些事情。女人笑着说:“没事。去吧。我愿意倾听。”。

中年人看着窗外说,我妈可能撑不过这个冬天。女人静静地听着。中年人转过身说,你知道我妈最担心什么吗?女人摇摇头。男人突然笑着说,嘿,她最担心的是我以后找不到老婆。女人笑而不言。

小梅很无聊,这一幕看起来像是俗气的韩剧。这时,中年男子的电话响了。他拿起电话看了看。然后,他抱歉地对那个女人笑了笑,站起来,向洗手间走去。

工头叫小梅去仓库拿杯子。在浴室旁边。那边小梅看到了正在打电话的中年人。中年人背对着小梅。她听到中年人问:“医生,我真的……有人在打电话。中年人又问,不治疗我还能活多久?一个月?男人的声音突然变得嘶哑,像是指甲划过金属时的那种声音。

小梅吓了一跳。她的腿很软,她靠在仓库的门上。花了很长时间才恢复。探头一看,中年男子已经离开了。当她回到酒吧时,对面的中年男子已经恢复了平静,这甚至让小梅怀疑她刚才听到的是不是真的。

女人问,你是不是说你今天早上有事要告诉我?那人点点头。女人急切地看着男人,说,我在等。女人俏皮地笑了。中年男人犹豫了一下,然后说,其实也没什么,当初请你冒充我女朋友,都是为了让我妈安心。至于你,你做得很好,我真的要谢谢你。中年男子停了下来,女子呆了一会,脸上露出失望的神情,过了好半天才问道。这是你想说的吗?中年人点点头。女人问,你只是在利用我吗?中年人点点头。女人问,就这么简单吗?中年人犹豫了一下,又点了点头。那个女人眼里含着泪水盯着那个男人。

女人站起来,拿起包,犹豫了一下,摘下手指上的戒指,放在桌子上。

那个中年人独自在桌旁坐了很久。客人的数量逐渐增加。小梅忙的时候,回去找找。中年人的座位是空的。小梅站在那里发呆,兜里的手机在抖。小梅恨不得是男朋友的电话。如果真的是他,不管他问什么,他都会同意。

  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1705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