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天前  百家故事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货还没到,嘉宝就蹲在店门口。他习惯性地从左边环顾四周。

很远的地方,我看到一辆电动摩托车,一个女人从旁边经过。随着电动摩托车越来越近,嘉宝站了起来。嘉宝的眼睛,跟着那个女人,在张越越来越大,越来越迷恋。然而,他的嘴巴刚好形成了一个椭圆形“o”,还没等他心中有一半的想法,电动摩托车就迅速将女子从嘉宝眼前带走,消失在路的尽头。

突然,一只手在嘉宝眼前飞舞。他在故意干扰温家宝的迷恋。一个爱捉弄人的邻居,在嘉宝看着女人离开的时候非常感兴趣,看了嘉宝两分钟。

这“捉窄鬼”说:“嘉宝,你找什么?”

“没想到……”嘉宝搓着手,不好意思争辩。我不敢奢望,但每当一个女人经过门口,嘉宝的目光就会从她的身影的出现,追上她身影的消失。

“呵呵。”“捉窄鬼”朝嘉宝扬一扬眉,挤出一个“狡黠的笑容”。也就是说:他清楚地明白了此刻温家宝的心。

“嘉宝,你明天去看你老婆吗?”

嘉宝马上回复:“做,做,和我搭配?抓住它!明天是什么时候?”他看起来很兴奋,还有点口吃。

但是,如果这个简单的对话被嘉宝的弟弟、嫂子满震听到,满震会笑着来到嘉宝,不管嘉宝是不是叫“哥哥”,他都会直呼其名:“嘉宝,送货来了。”有时候他说:嘉宝,该做饭了。或者:地里的粮食——嘉宝,快死了。或者……总觉得嘉宝要有所作为。时间不允许耽误他半分钟。嘉宝不得不深吸一口气,但他无法吸收嘴里所有的唾液。他伸出舌头,舔了舔嘴巴周围,“然后走了。”嘉宝嘀咕着,“就走了。”心有不甘的走开了。满震面带微笑,对“捉狭鬼”说道:“谢谢,想着给嘉宝牵线搭桥。是谁送的?是瞎了眼,还是……”?一家人是“刀子嘴豆腐心”,而满震是“刀子嘴豆腐心”。窄鬼只听她说了半句,然后她觉得不舒服就离开了。满震放低声音,在背后骂:“她不懂自己的麻纱,就来管别人的事!”她假扮恶毒,“呸”,吐了—口痰——在地上。与她的笑脸相比,这个动作更符合她的天性。

情况就是这样:李嘉诚哦,当然不是香港的房地产老板李嘉诚,而是我们的李嘉诚。她小时候发烧。她康复后,脑子不太灵光,被称为作家之宝。(李嘉诚,这个让人觉得繁华的名字,渐渐被人遗忘。他四十岁了,从未娶过妻子。

嘉宝梦想娶个老婆回家。

邻村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寡妇,名叫阿秀。阿秀有一个男孩,一个女孩和两个孩子。女孩在上初中,男孩在上小学。阿秀看起来很帅。她丈夫活着的时候,经常有人背着阿秀的丈夫,用言语和她调情。当别人取笑他们时,阿秀用嘲笑来回馈过去,而不是一个懦弱和害怕丑陋的人。丈夫患癌去世后,那些调情的人不敢再和她调情。一是因为她是寡妇,背负着“欺负寡妇的罪名” “ ”,不好听;第二,和她调情,万一她真的和她“ ”调情,她放不下,很难处理——阿秀的丈夫,但她死于癌症。对于家里的癌症治疗,他一直落在后面,还欠着一些账;此外,她有两个孩子要上学。它需要钱。

阿秀的丈夫去世八年后,阿秀仍然没有找到一个好的家。她带着两个孩子过着艰苦的生活。

这是一个垂死的夜晚,你可以看到美丽的夕阳,慢慢地从地平线上溢出。毫无保留地,它倾泻在村庄的屋顶上,池塘的水面上,以及土堆旁的芦苇上。……村里的一切都蒙上了一层发光的红光。整天在田里辛苦劳作的人们开始收拾农具,准备回家吃饭。

阿秀正在种植芹菜苗。一片土,一半还没完成,必须在天还亮的时候完成;否则,如果明天就完成了,芹菜苗就会枯萎变黄,难以成活。

船长经过了阿秀家的土地。看到阿秀还蹲在地上,他说:“阿秀,还在种。”

“er……”。

“叫人帮忙。”

“会给你打电话的!”阿秀带着戏谑的表情直视着船长。上尉,曾经是用言语骚扰她的人之一。

队长自嘲地笑了笑,说:“我没敢叫我。你嫂子的荆棘会砸碎我的。”

由于阿秀在“像老虎”的年纪,丈夫死了这么久,外面还有野男人,对她来说是合情合理的。然而,传统观念使村里的老妇女仍然讨厌阿秀的行为,并禁止她们的男人过多地接触阿秀。阿秀在村子里不太受欢迎。

阿秀摆摆手“哈哈”,说:“大先生还怕老婆的刺?”

队长还是自嘲地笑了笑,说:“在老婆面前示弱,但不难看。”队长是一个“忙碌时关心自己,空闲时扮演”的角色。此时此刻,我想我自己也爱过这个美丽的女人。现在她没有有效的帮手,我为她感到有些不舒服。他确实关切地问:“我说,阿秀,你还没找到安全的地方吗?”

“谁要我去哪里?”阿秀的手脚很灵巧。她与船长交谈,手里的工作从未停止。

队长点燃一支烟,突然想起一个人。“邻村的嘉宝从来没有娶过老婆,还是一只红花幼崽。你想要吗?”

阿秀说:“你说的是建材商店的宝藏吗?”阿秀知道嘉宝的底细。她心里隐隐有些不高兴:我在乎嘉宝吗?把我当成什么!阿秀忍住不快说道:“队长,你开什么玩笑。他们都去了太平洋。”

“我是认真的。听说嘉宝的父母留给他一笔钱和一套房子。而且精力充沛,帮你干活,就……”。

阿秀对船长非常厌倦。想着赶紧把队长送走,好让芹菜苗能在天黑前栽好,他随口说了一句:“你说得这么好,那就请你问问看有没有人要我?”

然而,船长认为阿秀已经同意了他的建议,他感到很高兴“很快就会结婚”。他笑着说:“好的,好的,明天一早我去打听打听。”

上尉走了。

夕阳正在释放最后的热量,耀眼的天空逐渐变成耀眼的橙色。然后是蓝紫色。然后天黑了。这个过程变化很快,不到一个小时,太阳完全落山了。在阿秀种菜后,天空是满月。

嘉宝的父母很久以前就去世了,所以他和弟弟一家住在一起。每天,他只是做饭、搬运货物、种菜、睡觉,不计算家庭的开口。但现在,嘉宝居然向负责家庭财务的姐夫要钱。

嫂子问他,你要钱干什么?

“我有我的用处。”嘉宝说。这些年来,他通过观察弟弟和哥哥嫂子的对话,似乎发现了弟弟的一些“说话技巧”,他“接触过“并掌握了这种“技巧/[//。

满震“哦嚯”,好奇地问:“你想要多少?”满震想当然地认为,嘉宝突然要钱,是因为他想买好吃的或者新衣服。最多也就是三五十块钱。她没想到嘉宝会说:把钱都给我。

嘉宝不知道他有多少钱。他的钱,都在银行里。以她的名义。嘉宝不识字不数数。金钱对他来说毫无意义。但对满震来说,这是他自己的兴趣所在。现在,温家宝想把他所有的钱从满震要回来。

满震问:“是给你的。你在做什么?”

回到最初的问题。嘉宝的智商不允许他城府深。满震又问了一遍,马上阐述了嘉宝的想法:“我要钱娶我老婆。”

娶…老婆?满震觉得很突然。她立刻意识到是谁在背后唆使了嘉宝。

“嗯。我要娶一个妻子。”嘉宝坚定地说。他想娶老婆的愿望一直存在,但美好的事情不可能在时机到来之前实现。但它就快到了。

早上一会儿,那个人——肯定认出他是邻村的队长。他们都是在方圆十几里地出生长大的村民。他们没有在“的对面见过面,几十年来一直在侧面看到”。你能认出他们吗?——来到嘉宝,说是跟嘉宝做媒;还发誓这是板上钉钉的事,绝不戏弄他。当时,嘉宝很聪明,救了他一命。他问:“大家喜欢我什么?”船长对他说,“这是人们想对你做的。有钱有势”,想着“人总是爱听好话”,队长难免又拍马屁了:“你还是那么帅。”嘉宝被队长拍马屁了。他站得很低,咧嘴笑了笑。很明显,他整个人都精神起来了,好像他真的很帅。他们站着谈话,但现在有必要坐下来进行深入的讨论。

深入讨论的结果是,他,温家宝,向他的弟弟,妹妹满震要钱——要回他自己的钱。

初秋的晚风,对于两个相互依偎的人来说,是凉爽宜人的。但是对于嘉宝来说,似乎不是很温柔。风中的微寒刺激着嘉宝的喉咙,嘉宝开始咳嗽。也许不是冷空气。白天没风的时候,嘉宝也咳嗽得厉害。但不像晚上,我止不住咳嗽。

咳嗽穿透了一层墙,一个房间,一层墙,强烈地穿透了满震的耳朵。曼珍本对丈夫刚才在性交中的不和谐感到不满。这时,她把粗鲁的胳膊举在肚子上说:“诶,叫他忍住。总是咳嗽,还让人睡不着!”

我家就这么做了,但是她很凶,气短,筋疲力尽。现在她想休息一下,嘟囔着:“你能忍住咳嗽吗?去睡觉吧。去睡觉吧。”

满震说:“如果我想睡觉,我会请你去!”边说边推着丈夫的背。

家里很黑,我要去我哥哥的房间。

其实嘉盛现在住的房间是属于嘉宝的。嘉宝住的房间也是嘉宝的;整栋楼属于嘉宝。父母亲手盖的两栋房子分发给后面的嘉盛,嘉宝的这一栋隔着几片菜地。这是一栋新建筑,它的风格和结构比旧建筑好得多。现在租给外人了。在旧楼前,父母做了一个门面。以下房间从事建材业务,以上房间用于生活。

在建材商店的左手边,有南方杂货店、饲料店和药店。在建材商店的右侧,有小餐馆、健康中心、麻将室和杂货店。对面有储蓄所和种子店,也卖农药和化肥。还有麻将馆和南方杂货店。道路两旁的房屋——建筑或平房——几乎都是作为门面,他们经营自己的生意,就像一个小街镇。难怪“三杆,很难当鸡屎店”。与其种一点地,不如做点小生意。

这家由嘉宝嘉盛父母经营的建材店已经有20多年的历史了。他们不要劳动力,自己买货,自己卸货,自己卖。钱肯定是赚的,但是很难发大财。给小儿子盖房子结婚花了很多钱,但是剩下的不多了。大儿子,是这样的。爸爸对妈妈说:“手上全是肉。也要帮他娶个老婆,不然,他老了就要孤身一人了。婆婆,我没办法。让我们再工作几年。“根据他们几十年的生活经验,只要家里有钱,就会有媳妇进门。父母夜以继日地工作,履行作为父母的责任。然而,现实是残酷的。五年前,嘉宝的父母感到身体虚弱,呼吸困难,去了医院。医生给出的专业术语是:长期吸入呼吸道和肺部大量粉尘,对呼吸组织纤维和肺组织纤维造成严重损伤,引起支气管哮喘、肺气肿、心力衰竭、肾衰竭等疾病。这些术语相当于死刑。我父母花光了几乎所有的积蓄,仍然无法挽救他们的生命,他们决定去死。他们留下的钱不多,留着家里的财宝;一座老房子也被留作家族宝藏。

我妈去世的时候,看着瘦瘦的,孤独的“宝”儿子,泪流满面——家宝有房子住,免得外面冻着。但要找回一个妻子真的很难。——妈妈心里叹了口气,说:“每个人都是命中注定的,她离开了也没有遗憾。”。

六个月后,轮到爸爸了。爸爸临终前告诉小儿子和儿媳:贾生,满震,以后想做什么生意就做什么,不要做这种生意。你还年轻,你的生命很重要。

然而,嘉盛没有听爸爸最后的愿望——。这里有所有方便邻居生产生活的商店。他想不出别的事。况且建材生意赚钱,所以嘉盛延续了父母的生意。但是,他只负责记账和记账,嘉宝只负责装卸货物。货到店后,嘉宝收缩肩膀,弯腰低头,背上放了一堆50斤装的水泥。他背着他走了。一辆货车,十几吨的货物被卸下,一层湿灰尘卡在了嘉宝的鼻孔、耳朵和眼皮上,让人感觉不舒服。从嘉宝的外观来看,似乎总是覆盖着一层灰白色的水泥粉尘,洗不掉。

家进了嘉宝的房间,扭了扭身子,亮了起来,看见弟弟背靠着墙坐在床上,不停地咳嗽,脸和脖子都变紫了。嘉宝咳嗽时,单人床随着节拍嘎吱作响。

“哥,咳得这么厉害?”

嘉宝回答不了哥哥的话。他不停地咳嗽。

家对哥哥,感情不深。不然我也不会让我哥一个人为他卸货送货。但同胞毕竟是一母所生,有血有肉有一种天然的亲情。看到弟弟这么难受,我终究还是忍不了。家里的声音说。

“兄弟,忍着点,我明天给你买瓶止咳糖浆。”

温家宝闭上了嘴,努力不让咳嗽从喉咙里出来。

这所房子年久失修。窗户虽然关着,但关不好,留下了狭窄的缝隙。风吹在窗框上发出“砰”的声音。

寂静的夜晚。

窗户可以听到“铿锵”的风声。为了不影响弟弟和嫂子的睡觉,嘉宝强迫自己管住自己的嘴。但是,嘉宝憋不了两秒钟,喉咙里好像爬满了无数的虫子,他又咳嗽了一声。他抓起床单,捂住嘴,咳嗽声沉闷而浓重。

家人说“早点睡”,默默退出。

满震等着丈夫爬上床,然后嘴角带着一丝撒娇的味道来到丈夫耳边,说:“我们再来一次?”

身边的男人,却什么也没说。满震在黑暗中等了一会儿,满心失望,把嘴从她家的声音上移开。她说。

“今天嘉宝找我要钱。”

“要钱?”贾生说:“给他点就行了。”

“吃点?你不知道,他想要回他所有的钱。他还问我他有多少钱。”

“ hoo。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?”

“他说邻村的阿秀会治疗他。他想娶一个妻子。”

“谁吃饱了没事干?戏弄他。”贾生说。

满震皱着眉头说,“我负责你弟弟的小钱。这个说我背着自己拿,那个说我背着自己拿。我不知道我把它当成了什么。他每天吃我的穿我的,不花钱。真的是……”。在某个时候,满震似乎受了很多委屈,开始抽泣。回家忙搂着她的胳膊,拍了拍。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满震放声大哭。她哭着说:“为了在店里有生意,我到处找同学朋友卖货。都是为了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。你觉得我……”有清晰的家庭声音容易吗?我妻子将开始一个关于她和这样一个家庭的婚姻的长谈。这样一个丈夫的委屈和不幸都发生了,他干脆待在被子下面充耳不闻。

随着丈夫的鼾声越来越大,满震渐渐停止了哭泣。她心里还有一个人,比丈夫大很多,但值得回忆。是的,她是掺了水泥石灰的,是每天被风情迷惑的丈夫,是脑壳不无辜的叔叔。她厌倦了。

嘉宝的咳嗽让人觉得窝火!

“卢博,”嘉宝说,“你觉得他们会叫我爸爸吗?”

一大早,对面种子店的卢波一打开卷闸门,嘉宝就来了。罗伯特从小看着家里的宝贝长大,对家里的宝贝充满了同情、怜悯和鼓励。嘉宝信任他。以前,阿秀在温家宝的脑海里,但像任何在他眼前走过的女人一样,他的形象模糊了。自从邻村的队长告诉他牵线搭桥的事后,嘉宝才想起阿秀是从建材商店买的石灰。阿秀的长相:丰满的腰身,圆月般的脸蛋,俊俏的眼睛……在嘉宝心里都有点亮。在这期间,美好的爱情支撑着嘉宝的整个灵魂。当温家宝想到要娶他的妻子时,他自己笑了。然而,从来没有一封信,嘉宝开始感到焦虑。他搬到下一个村子去找阿秀。但是他一走到南方杂货店,满震就从后面追上他,说,嘉宝,你去哪里?货物来了。他咕哝了一句,买了包烟,转身走了。满震答应过他,当你赚到足够的钱时,他会娶你。嘉宝没有足够的钱娶他的妻子。他必须搬运货物。然而,他不禁想起了阿秀。一天晚上,他想了想,想出了一个问题:阿秀家的两个孩子会叫我爸爸吗?在对爱情的渴望中,我们对家庭的珍惜和思念是深远的。

嘉宝提出的这个问题让鲁珀特大吃一惊,他差点笑出来:关于这部神出鬼没的剧,我该怎么跟他说?看着嘉宝期待的脸,鲁珀特摇摇头没有露出自己,笑了两下“呵呵”,算是回答——。他真的不想吹傻了嘉宝的头,那样会破坏嘉宝的小好心情。这孩子,可怜!

贾宝得不到鲁珀特的肯定答复,就去问隔壁《南方杂志》的傅大哥。大哥一听,似乎笑得上气不接下气。这“捉窄鬼”,终于忍住笑声,摸着肚子说,“小朋友,多买点糖果给他们吃吧。他们肯定会叫你爸爸。”宝袋里有买糖的钱,他就说:“福哥,真的就多买点糖吗?”傅师兄当然说了。说完,又忍不住笑了。

嘉宝被路博的笑声和福哥的笑声弄糊涂了。他越是不确定,阿秀的两个孩子,会不会叫他爸爸?

在嘉宝人生最困难的时候,这个小区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嘉宝的“爱”。当他们看到家族宝藏时,他们拿它取乐:

“嘉宝,你要娶老婆了吗?”

“嘉宝,新婚之夜,需要哥哥帮忙吗?”

“嘉宝,赚你爸的钱,不费吹灰之力。你真幸福,孩子!”

……

最后往往以一群人的笑声结束。

嘉宝对自己的去世感到遗憾,不该向他们询问他的爱情问题,这引起了嘲笑。他们,哼,根本就不懂他!

温家宝认为罗伯特永远不会向任何人透露他的想法。罗伯特给了他香烟,还叫他喝醉了,他是一个如此受人尊敬的长者。他猜想是福哥。正因如此,他心里有一条沟,怨恨福哥。三天,他没有去福哥的店买烟。他宁愿绕过那条长路,在Xi兄弟家买下它,那里离他家有五个门面。

但是,嘉宝的赤子之心容不下任何疑问。尽管被大家嘲笑,他还是想确定阿秀家的两个孩子会不会叫他爸爸。当胡被热情地留在家里吃饭时,温家宝决定邀请他。

准确地说,胡老板是被温家宝甩在后面的。

十分钟前,对胡老板说:“在这里吃饭?”

胡老板说:“号”

满震说:“他回电话说他要到晚上才能回家。”

胡想了一下,没有说说,我这里还有一瓶好的。温家宝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。他能清楚地听到这次谈话。他走过来说,“胡老板,该吃午饭了。在这里吃。在这里吃。”每次有客人在家吃饭,满震都不喜欢嘉宝做的菜,觉得对不起客人。因此,满震每次都亲自为客人做饭。嘉宝会借此机会放松一下。嘉宝爱喝点酒,但满震不让。如果胡老板在这里吃饭,似乎之前好几次都要请嘉宝小酌一杯,也是被允许的。温家宝衷心希望胡老板留下来吃饭。

胡老板“哈哈”笑了两声,声音洪亮清脆。“嗯,自从嘉宝离开我去吃饭,我就留下来了。”

因为胡的老板给了他这个面子,嘉宝受宠若惊,于是搬了一把椅子请他坐下。

基建包头的胡老板需要大量的水泥和石灰,所以通过朋友的介绍认识了他。经过一年多的业务往来,有一次,胡老板握着嘉盛的手,对嘉盛夫妇说,“我们合作得很愉快。”对李佳升来说,这听起来像是一种正常的交际语言。但是听起来就不一样了,他偷偷地迷人地看了胡老板一眼。胡老板今天来是因为工期紧,但是工期不能被水泥石灰耽误。他特地来看看李佳升是否带来了货物。

当简看到胡的老板答应留下来吃饭时,她堆起一脸媚笑。她卷起袖子,开始操纵。

胡老板把那根“和天下”烟递给了嘉宝,嘉宝接过来,在鼻子底下嗅了嗅。他问:

“胡老板,这支烟恐怕要两块钱一根。”

嘉宝自己抽一包烟两块钱。他说他怕一根烟要两块钱,所以说烟的价格比较高。有一次和贾生起了冲突,“胡老板又换车,换了一辆四环奥迪“ ”,花了60多万。看看你,连破车都买不起!”任倒是吵了一会儿,却没接的腔。但是,嘉宝知道胡老板开的车“贵得可怕”,他认为胡老板抽的烟一定是极其贵的。

胡老板没有解释香烟是一百元一包,五元一包。他笑着问嘉宝:“嘉宝,你找到老婆了吗?”

这正巧被问到了嘉宝的心事,嘉宝告诉了胡老板和他牵线搭桥的事。嘉宝一脸羞涩的说:“胡老板,你是大老板,见过世面。你说我嫁给了阿秀,她家那两个孩子会叫我爸爸?”

听后,胡老板笑道:他认为温家宝是个傻瓜。他想要逗逗·嘉宝。“我会看的。”胡老板说。

与鲁珀特不同,胡的老板含糊地笑了。它不像富哥那样充满嘲讽。胡老板的笑容,怎么说呢,都是那种温家宝认为胡老板不会骗他的笑容。嘉宝说:“真的吗?”

“真的!”胡老板愣了一下,把他的理由一一给嘉宝说了:“第一,他们死了,对吧?”

“嗯哼。”宝鸡点头如啄米。

“其次,他们太年轻了,不能给你打电话,对吗?”

“嗯哼。”

“第三,你的家人很善良,一定会对他们好,对吗?”

毕竟胡老板见过世面。他真的很了解他的家庭财富。嘉宝搬了凳子,走近胡的老板。

当满震把食物和酒放在桌上时,嘉宝和胡老板已经是可以互相信任的兄弟了。

胡老板心情很好,喝了很多酒。他东倒西歪地走着,翻着舌头。满震说怎么这样开车,先上楼休息一下,等酒醒了再走晚一点。他扶他上楼。嘉宝喝了酒,一边收拾碗筷,嘴里还嘀咕着:“老子对你好,别叫爸爸!”!

下午两点左右,嘉宝抱了抱胳膊,靠在门上打了个盹。他进入了一个梦。谁在叫他:

“嘉宝。”

他闭上眼睛,咕哝着回答。他又累又困。

谁在摇他,“嘉宝,你哥嫂呢?”

包迷迷糊糊睁开眼一看,原来是村里的人。那人满脸焦急地说道:

“嘉宝,你哥嫂呢?她打了电话,关掉了手机。”

嘉宝迷迷糊糊的回答:“在楼上。”

这个人说:“有人让我给一封信说你哥翻车了。你赶紧给你哥嫂打电话。我要走了!”

嘉宝“老虎”的腿蹦蹦跳跳,慌慌张张跑上楼。

他径直去敲他哥哥和嫂子的门。当我知道哪扇门没上锁时,我回答并打开了它。嘉宝进去喊:“嫂子!”

他出事了!然而,他没有注意到脸上两行浓浓的燕燕血,所以他跟着满震到了他哥哥出事的地方。

我家断了一条腿。

贾生出院后,满震提出离婚。“他非常想念他的妻子。我家好的时候,他敢趁我睡觉的时候欺负我。如果不是我及时醒来,撕破了他的脸…,现在的家庭听起来是这样的……”,满震抹了一把眼泪,对来劝她不要离婚的邻居说:真是我命苦。

她随身带着家里所有的存折,走路简单利落。

建材店里还有一批存货,嘉宝还在搬运水泥和石灰。生意不如以前好了。但是,他没有搬运水泥和石灰,凭他的能力还能做什么呢?我哥哥瘸了,赚不到钱养家。万一建材店没有生意,他不知道拿什么养活自己或者弟弟。

咳嗽让他越来越不舒服。但是,让他更难受的是,每次吃饭,弟弟都要喝酒,他满脸通红的时候,还会诅咒他:请你喝酒,钱和人都亏了!你真是个有钱人!老弟骂着,眼泪鼻涕横流竖流,脸上一片狼藉。嘉宝让他的兄弟诅咒,再也没有回应。他知道,老弟跟他一样,现在没有老婆,他心里苦。

有时候对面种子店的路博会叫嘉宝抽烟。保罗关切地问他。

“嘉宝,还疼吗?”

温家宝摇摇头,无聊地抽着鲁珀特给他的烟。有了简的指甲,嘉宝脸上的两行伤疤已经从眼角褪到了下巴,留下了两行白痕,歪歪扭扭的,看着还吓人。

罗伯特狠狠地骂了他:“你再打他们就赢不了了。你对他们做了什么?”

嘉宝很兴奋。当他兴奋的时候,他有点口吃。“狗娘养的,没穿衣服,趴在她身上。她,她……”。

他的记忆立刻回到那一天:那个混蛋在她胸前咬了一团白肉,但一只手抓住另一团白肉揉捏,似乎要把它捏碎。她的白腿,长着狗娘养的身体。于是床上的两具尸体扭曲成一张起泡的床单,鼓鼓的,丰满的。更刺激嘉宝神经的是,她还发出了呜呜的娇声,配合着那个混蛋沉重的喘息声。嘉宝的思绪被打乱了。他的血是愤怒的。他冲上去抓住那个混蛋的背,但没抓住。相反,他被那个混蛋拥抱了。因为嘉宝看到她一丝不挂,她伸出两只爪子撕嘉宝的脸……。

嘉宝没有告诉鲁珀特,当他看到狗和男女发生性关系的场景时,他的两只手不由自主地揉捏着,就好像空着的手在揉捏两个白肉球。他眼中的光芒比饿狼还贪婪,仿佛一眼就能把她吞掉。嘉宝也没告诉路博。当时,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,但为了兴奋,他把满震当成了自己心中的阿秀。

嘉宝生气地说:“如果我再看到那个狗娘养的……哼!”他扔了一个烟头,脸抽搐了一下。两行白痕有些狰狞。

卢波叹了口气,说,“嘉宝,这种事再发生,走开也无妨。”

罗伯特真是疯了。他不想想,这件事,还会有下一次吗?

晚上,嘉宝完成工作,靠在门上咳嗽。惨淡的夕阳照在建材店左前方的一棵古桑树上。风使桑叶纷纷落下。桑树快要秃了。

嘉宝咳嗽了一声,太阳和桑叶在他眼里跌跌撞撞,像一群恶魔在狂舞。咳嗽使一个人影晃进瞳孔。好像是阿秀?

是阿秀。她从妈妈家回来,路过建材店,看到了嘉宝,突然想起一个谣言。她曾经因为自己给嘉宝牵线,骂过队长。现在因为嘉宝跟她有点牵扯“ ”,她很好奇,想都没想。她问:“二,嘉宝,听说你爬到你哥嫂床上了。”

“我……咳咳!”嘉宝咳嗽,浑身颤抖。关于他的谣言像风一样在飞,他很迟钝,无法反驳。据他的心说,他的身体越来越凹陷,弯成了弓形。

阿秀感到有点后悔,不该问。阿秀尴尬的笑了笑,然后离开去解决他的围攻。

从他的眼角,温家宝瞥见了阿秀的微笑,觉得阿秀在嘲笑他。他的心像天气一样冷。

咳嗽。咳嗽。继续咳嗽。嘉宝咳嗽了一声,脸色灰黑的。他像冬天枯萎的桑叶一样苍老,仿佛一点风就能把他吹到空中。

嘉宝的爱情结束了。这辈子,嘉宝再也不会娶老婆了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1706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