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天前  原创文章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故事发生在解放后不久的广西北部的一个村庄。

夕阳落山时,一个线人的信息在乡政府里不胫而走。王麻子土匪已经在进攻乡政府的路上了!有队员看到区队副队长李脸色铁青,急忙进了吴祥昌的办公室。随后,李副队长、吴祥昌以及吴祥昌不满10岁的儿子从办公室走了出来。该吃饭了,乡政府的院子里有一股浓烈的狗肉味。大家都知道,嗜狗肉的李副队长,今天弄了点狗肉,放在炉子上炖。他还喝了一大碗玉米酒,原本是准备晚上大吃一顿的。

王马子的队伍有几十人,主要是已经撤退的国民党残余部队,聚集了一批当地的亡命之徒,武器先进,战斗力比区队强得多。从形势来看,鲁莽行事是不可取的。吴祥昌带领区里的班子成员,覆盖乡政府所有工作人员,向后面的山区转移。退入深山后,细心的队员发现李副队长不见了。李是一位老游击队员,枪法精准,战斗经验丰富,多次获奖。但是他有一个特点,他喜欢吃狗肉,喝玉米酒。看到狗肉,天塌了。队员们私下议论,说“ecomax”胆大包天,李副队长肯定能打出一手。他没有理会那些只是搜搜的土匪,偷偷溜回乡政府吃狗肉,喝玉米酒。

夕阳隐去,天色暗,凉风吹来。突然,山里和树林里的人听到了乡政府传来的“嘟嘟嘟嘭”的声音。一定是李副队长和土匪。队员们焦急万分,想冲下山去营救李副队长。吴乡长压制住队员们的情绪,说不急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薄薄的夜落在大地上,枪声突然停止,一缕寒风中似乎有一些陌生感。大家都在担心李副队长的命运。时间长了,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。突然,乡政府方向响起枪声,偶尔传来迫击炮的轰鸣声。乡长吴用胳膊喊:县大队来了!队员们,跟我下山!急切的队员们拿起枪,猴子们跟着吴的头下山。乡长吴带头,却生不出“火轮”一路猛冲到乡政府。县大队在土匪后面,区班在土匪这边,两边夹击。战斗中,吴祥昌不幸被敌人击中头部,倒在血泊中。天黑前,战斗结束了,战斗非常成功。县大队行动迅速,与区队配合默契,一举将土匪包了起来。打扫战场的时候,大家都看到李副队长被绑在乡政府院子里的一根柱子上,头耷拉着,眼睛却睁得大大的,身上血肉模糊,没有好地方,死了。

下面,我听到落网的土匪叙述:土匪包围了乡政府大院,大院的大门开着。副队长李坐在凳子上,旁边放着一把驳壳枪和几颗手榴弹。显然,李副队长已经做好了与土匪决一死战的准备。土匪蜂拥而入时,李副队长嘴里嚼着狗肉,从碗里喝了一大口。然后他跳起来躲在柱子后面,向土匪开枪,与敌人周旋。副队长李是神枪手,连续击毙多个敌人。但因为寡不敌众,手受了伤,脚被子弹刺穿,被敌人活捉。这些土匪以前受了李副队长的苦,深恶痛绝。他们把他绑起来,向区队施压要求避难。李副队长没说什么,他们用刺刀捅了他的腿,用刀割肉。副队长李真是个男人,一会儿大声笑,一会儿破口大骂。那个失意的强盗终于开枪打死了他。

村里为此仗开了表彰大会,指定吴祥昌为烈士,厚葬,立碑供后人瞻仰。副队长李虽然杀敌有功,英勇不屈,惨死,却被秘密留下吃狗肉喝烧酒,违反了战斗纪律。经过通报批评,他被匆忙埋葬在荒野中。很多人为此感到惋惜,觉得他因为一顿狗肉饭失去了生命和名誉,太不值了。

很多年过去了,每年清明节,当地学校都会组织学生祭拜吴祥昌纪念碑,但李副队长的荒葬却无人问津。一天,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走进镇政府。他说,当年牺牲的李副队长,应该列为烈士。那个年轻人是不到10岁的吴祥昌的儿子。他回忆说,很多年前的那个晚上,他只是去找父亲有事。在他父亲的办公室里,他听到李副队长和他父亲讨论,并要求自己留下来,拖住土匪,争取时间。他父亲派人到县大队报告消息,以迫击炮炮击的声音为标志,并从两端发起攻击消灭敌人。年轻人说,他年轻的时候,不太明白父亲和李副队长讨论的是什么。久而久之,他渐渐忘记了这段历史。最近几天一直梦到李副队长和父亲在一起,隐约看到父亲指着自己,好像在解释什么,然后突然想起了这个古老的故事。他突然意识到父亲是在给他一个梦,好让他还原当时的真相,为李副队长正名。接待他的人很惊讶,很快向乡镇报告,乡镇不敢决定,向县政府报告。县里已经开了几次会,但还不能决定。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,没有人能证明吴祥昌儿子说的是不是真的。毕竟他还是个娃娃,决定烈士不是闹着玩的。事情拖来拖去,县政府的领导换了一茬又一茬,最后都走了。李的遗骨一直躺在冷清的坟地里,离吴祥昌的纪念碑很远。

后来吴祥昌的儿子进城打工,但这个传奇故事一直在山村流传,真假难辨。后人上山砍柴,偶尔路过李副队长的墓,李副队长一直深埋在荒草中,但他们对探索当时的历史真相不再感兴趣。毕竟,战争期间有无数无名英雄,就像到处的植被一样。

  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1708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