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天前  名句摘写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,东北农村不仅物质条件匮乏,而且无聊了人们的娱乐生活。那时候我们小时候玩的游戏很简单,但有时候充满了创意,让我们永远不会累,同时吃饭睡觉都忘了回家吃饭睡觉。那时候,妈妈们会扯着嗓子喊:回家吃饭(睡觉),老伙计。……当时喊孩子的名字很简单,他们都叫自己的小名,这是现代人对自己出生的名字的称呼,而不是学名。后面的“ la ”声常常拖得长长的,盘旋在小村庄里烟雾缭绕的天空之上,既体现出一种质朴和庄重,又表现出一种浓浓的、带有乡土气息的深情。想到这些,我不禁想起那个时代走过大街小巷的各种喊叫声。那种尖叫的声音积极、简洁、清晰、响亮,回荡在弥漫空气的小村庄上空,给贫穷荒凉的乡村增添了一点生机、一点活力和一些情趣,让我们这些在乡村长大的顽童充满了无限的新鲜感。

“saw——pot——锯——缸——!”无论用什么样细腻的语言都无法形容这悠长而美妙的喊声。每一个凉爽的夏日清晨,每一个刚刚升起的太阳,当我们还在甜蜜的梦里时,这种声音飘在古老村庄东边遥远的地平线上,和天籁一样悠长。正如我们所知,这是索耶家来到村子里的叫喊声。炊具是当时为数不多的从事技术工作的农村工匠。当时没有自行车的时候,锯锅的人就从一个村子走到另一个村子,一头是一对扛着锯锅锯缸器具的杆子,另一头是一个小板凳。从一个村子喊到另一个村子,喊到哪里去,喊到哪里吃,喊到哪里住,都很难。这些锯子大多是南方的工匠。它们出来的时候,经常从春天走到秋天,煞费苦心地跨越三个季节。

小炉匠的叫喊声惊醒了整个村庄,鸡鸣声和狗吠声一路不绝于耳。村里的豆腐机“ ”从豆腐坊里出来,伸了个懒腰,很快上了驴车,把清晨做的两个大豆腐盘子装上车。小毛驴用鞭子在路上轻快地走着。“豆子——腐烂——!”豆腐卖豆腐的声音不亚于堂主索耶的声音。“ Bean ”和“roted”这几个字画得很长,每一个字似乎都渗透到了长长的豆香味里。一个人有大喊大叫的特点。有些卖豆腐的只喊第一个字“ bean ”,声音洪亮又长,但后来人们想听的字“ rot ”一直没叫出来。事实上,他做到了,但他的声音很低,音节很短。一大早,调皮的小伙伴们就会跟在驴车后面,一声不吭地大声学习。我非常生气,豆茎拔出一根响亮的鞭子来吓唬他们。做豆腐是很辛苦的工作,要贪黑早起。昨晚泡好要磨的豆子,第二天一两点就忙起来了。冬天东北气温低,整个豆腐厂“的烟刚刚”。在这种环境下,人的气管被呛到咳嗽。所以长大后想到豆茎的吆喝,听不到“ rot ”这几个字。可能是豆茎有气管炎。这只是猜测。毕竟当时东北人都患有气管炎。有些人的老娘们起晚了,所以当他们想吃点豆腐的时候,就赶紧招呼老娘们起床换豆腐。当时家家户户都用黄豆做豆腐,很少有人用现金买。大豆的来源是生产队分配的,秋收后也有勤劳的人在地里一颗颗采摘。驴车从远处走来,女人提着没跟脚的鞋子小跑着,一边戴着“蒜母结(一种纽扣,人做的)”:“老豆瓣!等等。”

窦唯听见身后有人喊,便对着牛儿喊“ ”,看那妇人衣衫不整,马破张飞,仿佛乐在其中。有些牛仔很花里胡哨,看到一个女人还有点“裸体”的时候,还没来得及扣好扣子,就默默地捅了驴一下,让驴再走一会儿,这样他就能多看一会儿女人裸体了。女人追着就跑,胸口白晃晃的,蹦蹦跳跳的像个老豆腐做的大豆腐。老窦唯喜欢作恶多端:“老太太,昨晚老爷们去了康的土地。他们为什么起得这么晚?”

胆小的小媳妇涨红了脸,不敢接话,但胆大的老太太们不在乎:“老王霸头!去你妻子那里!我给你打了几次电话,你为什么还在前进?”老豆邪恶地笑了笑,心想,你不走,能不能看一会你的白东西?

有一段时间,生产队支起一个大铁锅吃一大锅饭。每个家庭的成员都冲向团队,用可以充当锅碗瓢盆的容器吃饭。负责吃饭的是生产队喂马的老帅。因为老人晚上没睡好,他喂了一夜马,但大厅听起来明显不对劲,他的喊声似乎很苍白。然而,每个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,从炕上爬起来,迅速穿上衣服,抓起一些筷子,直奔队伍。如果你去晚了,你将不能吃东西。有些人明明吃饱了,却要把一碗倒满,偷走带回家给家里的孩子吃。那时候能吃饱饭的人都很开心。

早餐后,每个家庭饲养的猪都应该被收集起来,放在附近的草地上。猪倌一直把猪从村东赶到村西:“散养猪——!”字很长,全村人都能听见。家里的女人怕猪到了甸子找不到吃的,就赶紧一个个往猪槽里添菜。家里的狗也把头伸进槽里抓糠,被一个女人用燃烧的棍子打了又叫。声音传得很远,成了村里喊合唱不可缺少的音符。

骗子一般受雇于辍学的小男孩,赚取“半便士”工作积分。冬春夏秋雨天。东北的冬天又长又冷,可以持续半年,所以猪倌只能赚半年的半工半读。骗子也有自己的节日,5月5日的端午节就是他们的节日。在我的家乡,有一个习俗,每个家庭都应该在端午节给猪倌三到五个鸡蛋,以示感谢。因此,在这一天,猪倌对着散养的猪大喊大叫,生怕没人听见。从村头到村尾,大一点的村子有几百户人家,积少成多,这在当时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。

猪倌后面,放牛的和放羊的陆续出来。当时家家户户只允许养猪,不允许放羊放牛。所有的牛羊都属于生产队。和猪倌相比,牧羊人和牧牛人只能一个个看猪倌的蛋。

“剪刀/那遥远而迷人的喊声,仿佛带着无边的头,来自原始无知的状态,脸上沾满了荒野留下的露珠。莫道老人喊得很有特点。从村南到村北,在三仔子——村最南端的街道上,我们叫它“前者应该是”,而中间的街道叫“腰部应该是/[/k1。“ —剪刀/

我们的朋友突然跑到老人的摊位上,看到老人磨刀时的各种磨刀工具和各种动作。老人不理我们小伢子,只是埋着头在磨刀。一旦有人想拿起他的工具仔细看看,他就会大喊:“小心割手!放下枪。”我们看着他手里的刀,害怕,只好回头。

“ —剪刀/草又软又绿地喊道;让鸟儿轻轻地歌唱/

农村有很多卖东西的喊叫声,我记得还有人上街卖大块的糖、针、脑浆等等。有些行业不是靠喊,而是用仪器让他们发出声音,比如摇摇铃、打竹板。还有人用叫喊和用具来增强效果。他像个收垃圾的,敲着一个大铜锣叫“。废纸布有绳头,钱有废铜废铁。——”喊声和打击声相互交融,相辅相成。

我记得我上初中的时候,就已经骑过自行车了。为了夏天能有一些收入,我和朋友去了当时的人民公社,卖了一盒冰棍。那时候纯牛奶冰棍批发才两分钱,我们沿街叫卖的时候才五分钱。刚开始不敢喊,喝酒的声音很微弱,没人听得见。后来看着小伙伴对着他的脖子吼,勇气更强了:“冰棍来——甜冰棍!”因为没有经验,一盒100个冰棍融化变形了。我忍不住以更低的价格出售它。有经验的朋友嘲笑我,喊救命:“冰镇(看棍子)——,一毛钱一堆(意思是一堆)——”。还有人不是这么埋的!

如今,农村高亢、间接或持久的吆喝声逐渐消失,一些从一条街走到另一条街的小贩开着车,挂着高分贝噪音的大喇叭,像游行一样在街上吆喝,让人心烦。最耀眼、最酷、最富于幻想的乡村喊叫声只能停留在记忆深处,让人心中产生怀旧之情,成为在旧日乡愁中抹不去的风景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1711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