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天前  原创文章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白天,我经常出城去看河。这是一条宽阔的河流。远处只有几个孩子在河里玩耍。过去它是一座绿色的小山。山路上很少有车辆经过。

很多次,我轻轻离开这个小镇,在城外巍峨的群山中,被江面环绕的白鹭俯视,心如鱼。我把脚扔到小溪里,背靠着台阶,坐在最低的台阶上,双手贴在石头上,仰着脸让太阳使劲地拍打。你的脚很冷,你的小腿上有几个吴琴。你的脸和身体都很热。闭上眼睛向后靠。突然间你感受到了生活在水中的快乐,身心都沉浸在水中。鱼就是这样生活的。我睁开眼睛,看到黑色的虫子漂浮在半空中,用力地甩着脚,在它们中间溅起水花。他们都浮到了水里。不一会儿,这些虫子又飞出了水面。

那时候是一个人的世界,城市还有几公里远。穿鞋,走路,慢慢走,要半个小时。似乎河流就是时间,美丽的水线出现在水面上,就像时间穿着图案化的衣服。单看时间之河,虽然知道突兀的建筑、酒店、宾馆几年后会变成点缀,但依然可以自由决策,流向远山。一位女士告诉我,为了游客着想,在河流的上下游都建了水坝来蓄水。在河中央,只是一个有闪光的浅层。看着上下游几百米深的游客想不出为此做出牺牲的城里人。但是我没有资格说这样的话。我自己也想去城外看更深的河流,就像看爱人的灵魂一样。

天气独特,沿河散步总与高岸盛开的野菊花不谋而合,一丛丛蒲公英,又短又短,房子有一个长方形的庭院,正好围绕着房子的正面。门前小路两旁插满了花草树木。白色的花是破碎的,蓬松的,绿色的叶子,深绿色的叶子,葡萄叶,和柔软的红色土壤。这家人没有关门,但人们都走了。二楼窗户微开,可以看到屋顶的石膏雕刻。再往城市方向走,依然是土路面,偶尔有几个小泥沼,泥沼中的湿土被太阳晒着,形成一片片干块和裂缝,似乎是地球上各大大陆板块碰撞运动后的稳定格局。蒲公英一直开着,摘下一朵,放在手心,和一大束野菊花一起,边走边剪,离城市越来越近。

回到镇上,已经是黄昏了。站在破败的街道和热闹的行人中间,怀念着江面上温暖的阳光。有时阳光飘进城市,照在门面后面的转角藤蔓上,一派祥和。有时候,阳光停留在城外的河里,冷飕飕的微风在城市的道路上吹得到处都是,这是一个人人都在喊冷,频繁添衣的日子。在寒冷的日子里,我穿着风衣,竖起衣领,穿着一双柔软的皮鞋走在路上。走过一条步行街,一个小广场,一个小车站,一家银行,一个警察局,还有很多关着门或者开着门的房子。

“要不要加辣椒?微辣还是正常?”铜锅卖土豆饭的老板娘,眉毛弯弯,全身都涂着靛蓝的非天然彩妆粉。她脸白,微胖,个子不高,声音又软又软,所以拖了个“输了”,/[/k12。她老公帮忙,端上一碗土豆饭放在一边,惊恐地看着我说“半”有点辣。他很搞笑,小心翼翼地警告:过来,慢慢习惯吃辣。

人们总是问你要去哪里,是做生意还是旅游。总是不愿意多说一两句话,随便回答,就出事了。生活中总有事情,但没有大事也有小事,有小事也没有大事。烦恼不一定是福,也不一定是祸,和平也不一定是结局。如果你喜欢辣椒,你会吃辣,你会知道如何享受辣的乐趣。素菜讲究精致,无欲无求的境界恰到好处。我好奇又平淡,还贪吃酸汤、火锅、面条、牛肉、羊、猪肠这样的重口味。不能吃辣,但要反复品尝辣。你很长时间不吃辛辣的食物,你总是想到辛辣的食物。

我第二次来到这个地区,我觉得这里充满了感情。我全心放下沉重的困惑,来回走着每一条老街,想着空灵的意义,拂过一抹无色的高原微风,然后走进一家温馨的餐厅,红酸汤或锅巴粉、绿豆粉、盘粉、宽粉、细粉、红薯粉、红烧猪脚、烤韭菜土豆饭…/[/K1。朋友不解,于是解释说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独特的味道,有的像恋人,有的像亲人,有的像恋人。爱人的爱人,也就是爱人附近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1714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