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天前  情感口述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农田作为一片土地,是一种特殊的土壤形态,可能是山脉的延伸,也可能是家园的备胎。山里的土地被平整、开垦、蓄水和种植水稻,山变成了田野。越挖越深,它就进化成了池塘;如果田地荒废了,长了草,就成了山的一部分;当基脚被抽干,长出的是一栋房子。

我们小镇外面的广阔土地被用来种植庄稼和蔬菜。就像田野里的丝带,一年四季都在编织,春天绿,夏天彩,秋天金。场地太大,需要人工和材料围绕。它只能在天空下打开,头顶上是一天的云,几千朵云,几万朵云。河岸是它的篱笆,山是它的另一个篱笆。依山傍水,有许多云、山、水色,都聚集在一起。这是田地、庄稼和蔬菜的祝福。

走出小镇,看着农民在田里忙碌,犁地、播种、除草、施肥,我很想和他们一起种庄稼、种菜,但我在城里还有工作。河的这一边是一片田地,种着玉米、高粱、大豆、红小豆、大米、芝麻、花生、向日葵、土豆、红薯、芸豆、茄子、辣椒、白菜、菠菜、芹菜、黄瓜、苦瓜、大葱。

我是这个领域的常客。每天早上和星期天,我都要去看一看地里的庄稼和蔬菜。有多少在城里有工作的人会像我一样错过一个领域?但是我就是有这种癖好,我要看。从一块到另一块,从一块地到另一块地,玉米叶子又宽又宽,在狭窄的高粱叶子面前炫耀。高粱说,我打头的时候,比你还红。浓密细小的稻花香在傍晚散发出淡淡的香味。黄瓜苗上的小花,偷偷绕过手掌大小的叶子,高高地举在阳光下,又热又黄,随时可以吸引蜜蜂和蝴蝶。苦瓜摊开始呈现出明显的特征,所有的沟壑和山谷都在扩张,所以它一直忙于扩张领土。芹菜拱起,挤眉弄眼,还没来得及抖掉芽尖上的土。白菜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大,不起眼的白菜学会了用夸张的比例来表达自己的天真。这些花、叶、果都挂着不同的季节,就像超市商品上的标签。一边走,一边念叨:姑娘怕误女婿,庄稼怕误节气。当我们在春夏为太阳而战时,我们不应该迟到一年的计划。从谷雨到小满,种什么都不晚。谷雨前后,我们种了瓜和豆。夏至不种,东倒西歪。秋分买不起洋葱,所以初霜一定是空的。谚语“白露镰刀响,秋劈高粱……对我来说,成了又一个鲜活的日历。

在这片土地上,小城镇的人们吃过煮烤青玉米、煮烤红薯、炒煮花生、露白菜、白露洋葱、萝卜和黄花黄瓜。

有时候,当农民在田里忙碌时,我会停下来问收成如何。对方说,没事,但是很累。

我出生在乡下,从头到脚都是泥土的味道。进入城市后,我逐渐疏远了农耕,把一片田野当成了风景。好像被对方监视了一样,不好意思跟它笑。这不容易,但我真的很累。然后迅速转移话题,聊一些不咸不淡的事情。你听说过一个农民做了一个牵牛花的模型,几个小时赚了一万多元吗?他说,为什么我们不能遇到这样的事情?

种地很累。在家的时候,白天工作太累了,不得不抽时间帮自己的菜地……。因为会唱几首二重唱,我去了市里,成为了县鞠萍剧团的专业演员。从演群众到演第一英雄,我也成了剧团的团长。团长一年没工作,剧团变黄了。我去农资公司做仓库保管员,仓库和舞台黑黑亮亮的,真的是两个世界。因为我的文字发表在报纸上,我被调到县文化馆创作部。握锄头柄的感觉和握笔的感觉不一样。用体力握住锄头柄,用脑力握住笔杆。本来以为拿着笔杆比拿着锄头更省钱,但是拿着笔杆时间长了,脑子就累了。写作是一种瘾,一直写到现在。剧团、商业、文化、工作性质完全不同,都需要一点一点去适应。不像农村,每年都有春种、夏锄、秋收、冬藏。

城市生活不同于乡村生活。在农村的时候,我向往城市,在城市长大后,我想回到农村。当你住在城市的建筑里时,你必须一层一层地爬上楼。在楼道里遇到人,连一句话都不说,有的邻居基本不认识。关上房子里的铁门,也就是家里的几个人。村里的亲戚朋友来县城都不来我们家。他们说,城市里有很多建筑,它们太高了,找不到。食物在市场上买,大米在粮店买。在农村,门一开,就面向田野和山丘,上面种满了米、瓜、菜、花木、鸡鸭牛羊。往东看,是王家,往西看,是李家。当你喊一个声音时,有人同意了。这种轻盈和温暖,在城市里是用钱买不到的。

我最关心的是城外的稻田,从耙、移栽、收割、脱粒。我亲眼目睹了一切。当我看到农民们把一袋袋大米运回家时,我真的为他们感到高兴。因为我们村没有稻田,吃一大把米太难了,换一斤米要几斤粗粮。

十几年后,我又去看了一次。稻田被夷为平地,建筑从上面拔地而起,稻田以另一种形式变得高耸而深邃。大米现在埋在城市下面。人们在上面行走,汽车从上面碾过。只有日子还在循环,雨还在从天而降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1738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