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小时前  百家故事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恐怕只有芭蕉叶、棕叶、荷叶、芋头叶才能在村里一带脱颖而出。

那是一个我从未听说过任何外来植物“的时代。另外,我的家乡八村位于湖南南部的一个偏远角落。村民们过着简单的生活“日出而作日落而死”。山川、元野、草木、藤蔓都是土生土长的。自然,沿河的梧桐树也是土生土长的中国梧桐树。不像今天的家乡,只有假的“法国梧桐”,真正的梧桐却不见了。

吴彤,又名青桐,我后来才知道。然而,我非常熟悉它笔直的绿色树干和树枝,巨大的手掌状的层层绿叶和芬芳的气味。

以前村前河边有很多梧桐树,与村民的生活息息相关。村里一个老人去世,他会剪下一大捆拇指粗的吴彤树枝,剪成脚,让它们长得长长的,再用一圈圈斜着切成细丝的白纸糊上。而且梧桐树的树皮经常被剥掉,泡在稻田里,沤烂,拧成长纤维的绳子。梧桐叶蒸馍馍是端午节时采摘的,平时用梧桐叶蒸年糕,是村民沿袭已久的习俗。

这些梧桐树,每年端午节家家户户都会爬折,通常要经过刀削斧削。它们很少长出粗壮的树枝,也从来没有旁边的柏树、杨树、柳树那么高。但是这些梧桐树的根系很发达,树长得很宽很大,都是丛生着大大小小的枝条,都是直向上刷的。长有树干和树枝,并密被分裂的掌状叶子覆盖。

在我的记忆中,印象最深的是端午节吃梧桐叶蒸的馒头。

那时,我们村种植小麦。在河的上游,有一个旧磨坊,一个四合院式的蓝瓦砖房,中间是一个三石土的空平,用来晾晒挂面。磨坊旁边有一个黑色的水车,又圆又大。在水流的冲刷下,它慢慢旋转,发出水声。小麦收获后,这里变得热闹起来。村民们经常把小麦带到这里,换成不是很白的面条,一根一根扎起来,像短木头。

端午节时,家家户户都把小麦粉磨成馒头。不加红糖的馒头像拳头,加红糖的馒头像月亮。蒸之前,家家户户都会从河边摘下巨大的梧桐叶,清洗干净,然后用大水罐铺成蒸笼。有些蒸锅是竹条做的,比如边缘较浅的圆形簸箕;有的是高粱茎秆做的,圆形,金黄色,有光泽。馒头密集地放在梧桐叶上,盖上木盖,用大火蒸熟。

锅里出来的馒头热气腾腾,蓬松松散,呈暗黄色,弥漫着梧桐叶的香味。蒸熟后的梧桐叶枯槁,非常柔软,完全失去了原来的亮度和绿色。蒸下一锅时,常换成鲜叶。梧桐叶蒸出来的馍馍,存放几天也不会发酸。蒸熟的梧桐叶多用来覆盖在球筛里捡来的馒头,上面放上三两片鲜叶,既能驱蚊防蝇,又能保持干净清爽。

多年来,在我们村的端午节,我们一直在吃梧桐叶馒头。一整年,这几乎是吃馒头的唯一机会。其他日子,村民们蒸年糕,有时还摘梧桐叶垫蒸笼。摘下梧桐树枝的老叶后,用不了多久,新叶层层长得又绿又亮,如扇又盖。

梧桐在端午节后开花。到了开花季节,梧桐树的枝干盛开,像小喇叭一样,花瓣洁白,叶脉粉嫩,十分美丽,是沿河的一道亮丽风景。后来,结果花圆如珠,绿如玉。

上了中学以后,读了很多诗,才知道吴彤自古以来就受到人们的喜爱。《诗经》里写着:“凤凰鸣是个男的,在高岗。吴彤出生在朝阳。”多高贵,能吸引凤凰居住!吴彤常常是诗人抒情诗人表达情感的对象。李煜感叹:“独自去西楼无话,月如钩。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。”李清照着急得转身就走:“吴彤下着毛毛雨,黄昏时分一滴一滴地下着。”每次读到这些优美的诗句,总能看到过去河边熟悉的梧桐树。

我家乡的梧桐应该消失了30多年了。我真的很怀念江宇吴彤的旧时光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1753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