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小时前  原创文章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对于诗歌的理想,我曾经把西北视为人生必达之地,所以在应聘志愿者的时候,我决定去丝绸之路的明珠兰州,毕业后再待一年。对兰州有一些特别复杂的感情。周作人在散文《故乡的野菜》中写道:故乡不止一个,我住过的地方都是故乡,所以在兰州住了五年的地方就成了我的第一个地方。

去年我从兰州回到了家乡玉溪。回到家乡后,我竟然在梦里清晰地看到了兰州。那里的人和事瞬间占据了我的大脑,那些熟悉的面孔让我感触很深。住在玉溪和兰州的人气质差异很大,我觉得跟气候有很大关系。玉溪四季如春,气候宜人,人的气质也和这气候一样从容,慵懒优雅,充满规划。兰州四季分明,人的性格豪放,热情勇敢。我爱兰州人和玉溪人。兰州人如黄河之母般热情,让我沉醉在青稞酒里,梦想人生。玉溪人雍容华贵,一壶茶,一抹阳光。时间慢得像一张黄色的照片,让我陶醉。兰州因黄河而辽阔。坐在泛舟上,欣赏兰州三堡,看白鹭飞出芦苇,岸边柳树低头喝水,河中汽船逆流飞,凉风抚衣角。在黄河水的涌动下,西北文人的情怀悠悠飘逸,唱出诗词歌赋,别具情趣,掬起黄河水,唱出一句西北秦腔。然而,玉溪有一个美丽而高贵的抚仙湖,它就像高原上的明珠,透露着它的仙气。玉溪人爱沉到水底,像一条鱼,浮在水面上,看着迷人的夕阳,游累了又躺在岸边望着天空。天空之上,云如画,鹅如鱼。

我爱兰州人,我爱男人性格的豪放,爱大碗喝酒的豪气。记得在甘南草原,在天水、定西藏家,我们一起吃烤全羊,在黑暗中喝酒。藏族牧民喝醉后拉着我的手说:我家有300只羊,50头牛,还有一个小女孩。如果你和我在一起,你只会闲着喝酒,骑马看牛羊,你永远不用担心。

我没有留在兰州和藏族妇女呆在一起,而是回到了我的祖国云南。

我的初恋是那个比我大七岁的兰州女人。她教会了我男人的性格和英雄的气息,让我改变了以往的拘谨,变得大方,勇于承担责任。现在女朋友和未来老婆也是兰州女人,这是我一生的幸福。

我也爱玉溪人,玉溪男人好客,喝酒也不少。

玉溪是我出生长大的家乡,兰州是我成长成熟的家乡。有了两个家乡的教育和互补,我发现我有西北人的粗糙,南方人的单薄。我为兰州女人写了无数首诗,躺在她们的怀里,我成了黄河里的沙子。

在西北男人的影响下,我在南方行动坚决谨慎。这种互补的性格让我看到了自己的成长和融合。就像现在,喜欢兰州牛肉拉面,喜欢过桥米线。

如今做梦的时候,梦总会带我去兰州,在中山桥上看黄河,在甘南草原骑马,在崆峒山悟道,在麦基山、莫高窟寻佛修心,带兰州女人去白塔山、五泉山、兴隆山游玩。

就像我在兰州一样,我会梦见玉溪。我会像鱼一样在抚仙湖游泳。我会梦见家乡的白石岩,父亲的土地登娄山,家里的老牛。现在我最亲爱的人住在玉溪和兰州。无论是在玉溪,还是将来回到兰州,他们都是我的家乡,能让我感受到家的温暖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1761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