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周前 (09-25)  原创文章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那天早上爸爸也喝了半碗粥,我记得粥里还拌了一些新鲜的黄瓜。那个冬天很难看到黄瓜。喝完粥,爸爸催我赶紧睡觉。这些天我父亲的病越来越严重了。他咳嗽得很厉害,一连串的咳嗽没有给我喘息的机会。每次听到父亲的咳嗽声,我的心都紧紧地缩了一下。

在我昏睡的时候,我听到了西屋公司的喊声,我妈妈冲我大喊。我跑过去的时候,爸爸软绵绵地躺在妈妈怀里,煞费苦心地对我说:你要好好照顾你妹妹,爸爸会在天堂祝福你的。

那是1984年11月21日,再过五天就是我父亲的四十四岁生日。我父亲去世时,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。我知道这是因为我父亲不信任我们。我拉着爸爸冰冷的手痛哭:“爸爸,别走。你走了我们怎么活?”当时我真的很希望爸爸带我们一起去。这个家里没有爸爸我能怎么办?

村民们得知父亲去世的消息后,纷纷来我家为父亲送行。他们都想起了他父亲过去的美德,并对他的离去表示遗憾。在一个寒冷的冬日,村里的老老少少挤满了我家的院子和门。那天,几乎所有的村民都来了。大家一声不吭地站在那里,空气似乎停滞了。这是我们老家庭的性格。他们用这样的沉默表达了内心的悲痛和遗憾。如果父亲能在天灵看到这一幕,他也会感到欣慰。

我清楚地记得那天很冷,天空飘着零星的雪花,尘土飞扬的天空令人窒息。表哥开着拖拉机把父亲送到火葬场,一路上脑子一片空白。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但是我父亲冰冷的身体躺在我身边,他要去另一个世界。

看到父亲即将火化,我抽泣着和舒城的哥哥商量。我能再等一会儿吗?我想和我父亲呆一段时间。我的内心甚至幻想着我的父亲可能刚刚晕过去,也许一会儿就会突然醒来。我表哥在寒冷的雪地里跺着脚,搓着手。看到我哭得像眼泪一样,他不得不同意。

整个院子只剩下我们了。表哥告诉我,如果我不火化人,我就下班了。我不得不同意。当有人把我父亲抱走时,我突然感到非常痛苦。从此,我们分开了阴阳。我抬头看着黑暗的天空,我似乎看到我爸爸站在高高的云上。如果真的有来生,如果真的有天堂,我一定会早点去找父亲……。

雪花一片一片飘落,天渐渐黑了。我坐在拖拉机的后座上,抱着我父亲的棺材。眼泪无声地滚下来,带着浓浓的咸味滴进我的嘴里。我想起了父亲对我说的话:“我会在天上看着你……”我抬头寻找父亲的影子,但眼前的天空一片漆黑,什么都看不清楚。

拖拉机停在县城边上的一个大院里,表哥让我下车吃饭。我和表哥一天没吃饭,就跟他说:“去吃吧,我吃不下……”。表哥理解我此时的心情,他劝我下车进屋暖暖身子。我摇摇头。我想和父亲单独呆一会儿。看到表哥进屋,我抱住父亲的棺材抽泣起来。我父亲离开了我。将来谁会像我父亲一样爱我和我妹妹?我的头很痛,很痛。

晚上,我一个人坐在拖拉机上,任由身上的雪越下越厚。冷风吹过我的衣服,刺痛了我的皮肤。我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1812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