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个月前 (09-25)  百家故事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除夕夜,天还没亮,父亲就起床了,从老房子的瓦廊下生锈的旧犁铧上取下镰刀和锄头,走出了家门。睡梦中隐约听到父亲走过我们的窗前,“ 30 ya(夜晚),扫戛纳(垃圾)”。

几百年来,除夕夜打扫卫生的传统习俗一直在乡村流传,我父亲特别关心这个习俗。前后玄关后面,班里的房梁下,你可以放心,会彻底打扫干净的。早些时候,父亲准备了清洁工具,还买了新年的新衣服,春天后上学的新书包,新年的鞭炮。反正现在离春节还早,但我们已经在父亲的住处闻到了新年的喜悦。

春联必须在过年的时候写。我父亲只读过小学五年级,书法很好。村里的春联十有八九是爸爸写的。爸爸在帮人写春联的时候,总是让我当帮手。磨墨、切纸、托纸、拉纸、折叠、烘干、粘贴,所有这些工作都像是自己完成的一样。我父亲写对联的时候,谁也不许出声。只有对联方桌下的炭盆发出微弱的火光声。我站在父亲正对面,双手举着春联一端的两个角,稳稳地站着,屏住呼吸,不敢随意走动或说话。我父亲用又热又软的毛笔蘸了墨水后,用手一划写下了第一个字,并做了一个手势,叫我把纸拉回来。我们敢于把身体稍微往后移一小步,同时把双手支撑的红纸稍微往后拉。“停!”父亲突然叫住我,蘸了蘸墨水,然后继续写了一个字。

坚持是我最害怕的工作。首先,我从小方向感就很差。第二,我特别不喜欢粘粥粘腻的味道。父亲用掌刷把早煮好的粥铺在旧年的门柱上,然后站在贴着干对联的木凳上,把春联从上到下贴在门柱上。我站在离门岗两米远的空地上,吞吞吐吐地对着贴门岗的父亲喊。“好像再坚持一点,好像向右移动。……”让父亲左右为难。

我们自己的春联,直到我上了中学,似乎爸爸再也不用担心了。但是当我开始学写春联的时候,我害怕开始写,因为我害怕笑话。“怎么能不学呢?”我爸打了一个愤怒的眼神,意思是所有中学生都是一个,不敢写就得写。因为内心的恐惧,加上天气的寒冷,我小心翼翼的写了一笔,写完了好几副歪歪扭扭的春联。我父亲实在受不了。他走过来,拿着我的手和笔,一个个教他们。

我父亲特别喜欢鞭炮,即使年景不好,鞭炮也是必不可少的年货之一。当时农村鞭炮品种不多,父亲就跑到湘西的鞭炮厂买了那种既响又吵,特别有爆发力的。早晚两餐前,他点了几份。村里的孩子们看到年关将至,便三五成群地挨家挨户拜早年。大人送的礼物,当然算鞭炮最好。夜不深的时候,村子上空突然升起一道光,“ ”穿过树梢。在逐渐变暗的夜晚,“ pa ”爆炸,灿烂的烟花绽放。这时,父亲正坐在老房子门槛外的乌木树下,面带微笑,说鞭炮是他买的,愿意爆,是好产品,给了村里调皮的“十斤棍”那娃一根。

除夕夜,进进出出的山路成了父亲的主要劳动对象。山上覆盖着黄色的竹叶,枯萎的杂草躺在路边。残破的青石板斜着横过路堤,一些杂草和幼苗从路边的泥土中抽出枝叶。如果说这一路上看似混乱,那也只有在今年年底才有时间清理。但是,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回村过年了,我知道山路上的混乱一定越来越严重。2007年4月,父亲走了,这是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痛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1818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