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个月前 (06-28)  情感口述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旧村的名字叫赵家坡,以赵的名字命名,数百个姓氏之一。可以看出,若干年前,这里一定有赵的家人居住。据我记忆,村里不到20户人家,分别是于和郭。

当被问及“赵佳”的确切来历时,总督最多的长者很难详细描述。“ Slope ”很象形,因为古村落的基本地理形态是南北半坡。坡度向下延伸到沟底,控制着村里一半的山区;斜坡向上向内延伸,向下推着村子另一半的台地。

一沟一梁半坡。从现在的角度来看,旧村的地理环境肯定不算优越,但在我的童年时代,却是一笔财富。不仅四季的风景可爱,还能满足我们的生活需求。这个古老的村庄给了我们太多的恩惠。

春天,桃花杏花在布谷鸟的叫声中绽放,山和草在温暖的阳光下翠绿,村庄像一张彩色的画页;夏天,田里的麦子被热风煮熟,老村是龙口夺粮的战场。

到了秋天,秋收庄稼逐渐收割,村民们用圆胳膊敲打,麻子和茴香的香味立刻弥漫了整个村子。冬天,牛风呼啸数十日,山冷水冷,炊烟袅袅的家,是温暖的港湾。

假期过后,我跟着爸爸妈妈转圈送肥,跟着一对兄妹去塬洼拾柴,几个人去远处的山上放羊,看着空闲的时间在河湾里滑冰玩乐,到了老年,我成群结队地去庄拜年,老村承载着我们小时候所有的欢乐。

我憨厚的老乡是这片土地上最灵活的基层。他们继续着艰苦的岁月,但充满了勤奋工作的情感。他们一路行进不畏艰辛的身影,永远是我回望故乡时那美丽善良的风景。

旧村南端是村里坡头的起源地,也是村里中小水沟的源头。在沟头缩小的部分,山上建的一排10孔以上的洞穴,按照家族聚合关系分为三部分。这是老郭家的住所。

最南边的院子里,有两个哥哥,法学和一学。兄弟俩当时分居了,但还是住在同一个院子里。法学是哥哥,义学是弟弟。法雪和他的妻子有两个儿子,大儿子红菱和二儿子董红。艺学的妻子也有两个孩子,只生了一个儿子,名叫平陵。

两兄弟都是浓眉大眼的大男人,做事也是刚正不阿。在影响下,他们的家庭作风淳朴,两个嫂子和睦相处。虽然在院子里谋生有各种不便,但这种朴素的生活方式一直持续到村里对家庭实行固定生产。

法雪是个稳重的人,平日里只会闷声不响的做事,闲着没事就打响他那支旱烟管。艺学是一个善良安静的人,因为很多人懂几个字。他在生产队当粮食工人,负责收割季节田间粮堆的印刷,负责秋后粮食发放的称重记账和粮仓的粮食监管。

生产承包到户后,一学选择在老庄集不远的悬崖背上新建一个洞穴。这两兄弟一起工作,很快就搬进了新房子。法雪学会了一个人住在老房子里,直到大儿子红菱长大后肩负起家庭的重担,成为社区和村里的干部,然后在他们老房子的塬地上建起了自己的瓦房。

法雪的妻子在过上好日子后不久就去世了,亦雪的妻子也在几年前去世了。红菱和平陵相继结婚,现在他们的孩子已经到了上中学的年龄。红菱仍然守护着他父母所做的农活,平陵早早地走上了工作的道路,只是在农忙时才临时回家。而东红走上了不归之路。

南边第二第三栋是金生和智生家的老房子。这两个家庭与名为“薛雪”的兄弟属于同一个家庭。这两个家庭其实是一个被墙隔开的家庭的两个分支。我弟金圣加占了两个顺窑,我弟智圣加占了北边附近的一个主窑,还有两个侧窑要走。

这个“生来就有”这个词,被认为是他们村那个年代最有文化的人。金生担任我们大队(现村前身)文书多年。当时大队的指挥部就在我们村党庄和我们老房子旁边。小时候,我多次看到他从门边的小路上冲过去,忙他的文书工作。

金圣盛长得帅,头脑灵活,人品好,是个享受快乐,吃苦耐劳的人。无论他一开始是大队的专职干部,还是后来一边干自己的农活一边在生产队做兼职干部,在大家眼里都是艺术家。

金生的妻子秀琴是村民眼中最有福气的女人。她有一个好男人的细心呵护。她生活在农业社会的日子里,很少工作,衣食无忧。甚至家庭生产固定后,她也只是象征性地出去做一些轻活。

秀琴长得很洋气,在大家眼里是“阿姨之类的”(外国女人的恭维)。她一生最大的贡献,就是把两个儿子给金生养得相当整齐。继承了父母的才华,两个儿子都很帅。他们高中初中毕业就上学回家了,干了一些体力不行的农活。

金生死于50岁左右。当时他是农会会长。当他带领成员收割时,突然落在了小麦之旅上,成为村里第一个英年早逝的人。当一个男人过早死去的时候,秀琴在把生产承包给家里之后,一定是非常痛苦的。她迫不及待地为她的两个儿子娶了一个儿媳妇,死于急性病。

双方父母早逝,金生的两个儿子在苦于农活一段时间后选择外出谋生。据说他的哥哥小平在Xi和其他地方旅行了一段时间后,在灵台县开了一家书店。我弟弟的下落在村子里成了一个谜。

管学生是我们村第一批靠文化拿到铁饭碗的人。为了不急不躁,老师们受民众邀请,在离家一里的宏伟中学小学开始授课。后来人转学后还在学校——老庄小学教书。

智胜和方莉结婚,生了一女一男。女婴名叫小燕,女婴名叫东子。当时两个人都是胖乎乎的,很可爱。学习长大后,小燕嫁给了一个医生,在街上开了一家理发店谋生。东子结婚后,她在外面工作了很多年。两个孩子都长大了,都上了高中和初中。

几乎一辈子,他都在自家门口干活,干得很顺利,一直干到最后。晚年不用担心养家,真的很幸运。现在退休了,他和妻子完成了娶媳妇、娶媳妇、带孩子的任务后,就静静地定居在狮子镇。

智胜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哥哥,是他们兄弟的第二个和第四个。在生活紧张的那些日子里,两人和父母住在10英里外的别墅里。每次全村发出集中播种收割,他们的老房子就是接待站。生产承包给住户的时候,整个别墅都给了邻社,他们家也属于北沟村三里旺社。

因为依恋的大山很多,粗放的耕作和歉收可以避免饥饿,所以哥哥易生和他的父母离开了家乡,走上了孤独的生存之路。幸运的是,他得到了一个工作机会,成为了教育部的一名员工。先后去了北沟、上梁等中学,然后如期退休。

一生和他的妻子有两个儿子。大儿子上了初中,回家学木工手艺。他现在还住在北沟三里王,有家有孩子。而他弟弟从上学到大学毕业一直在县一中教书。他的妻子是县电视台的著名播音员。

古老现在去了窑子,还在村里的都搬离了原址,盖了房子在村南边三点多定居;选择出国旅游的人,出村后很少回国。人们的眼界开阔了,家庭意识淡化了,老房子的过去成了历史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204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