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小时前  心情日志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院子里的杏树在初春清苦的雨里渐渐凋谢,东风更冷,到处都是杏花和雪花。

我本该拿起几片浓缩的落花花瓣,将它们连成浸透杏花和烟雨的诗。然而,冰冷的骷髅如何承受这华丽的注解?怎么才能捏碎花笔记,忍着写断肠句?人类方婷在春天到来。清明过后,只有尘香。美好的时光早已过去。转眼间,秋月为春华暗,鬓角微霜。过去的梦想在锅碗瓢盆的碰撞中破灭。时间是如此的尖锐和安静,冲刷着铅,让人看到了盛衰的过程。你想伸出手去挽留,却承受不了生命难以承受的重量。[/br/破碎的夜晚常常因悲伤而叮当作响。

暗夜里的愁,芬芳而浪漫,无疑是文人墨客长期阅读的苦僧素宴。古往今来,凄风苦雨在文人墨客的笔下变成了千百种风俗和姿态。

哲学的本质就是带着乡愁寻找精神家园。这种历史积淀的古典悲哀,伴随着我们追求新的脚步,消失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。

在快餐文化充斥影视和文坛的今天,《曾经的慢》只能算是一种肤浅的怀旧,被我们反复背诵。我们的悲伤和我出生长大的故土一起被连根拔起。我们的心就像秋风中摇曳的果实,渐渐失去了水分和甜蜜。我们与绿水青山隔绝,看不到明月彩云,悲伤的土壤一寸一寸流失。

在文化沙漠中奋力前行后,时代的航船迅速驶向千变万化的彼岸。当我们低头的时候,发现古典文化精神所构建的船体已经被深深地破解了。

  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2040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