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小时前  名句摘写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我的家乡前面有一条干涸的河流。

源于邙岭的山川峡谷,她在云雾缭绕的大山里流动、搅动、冲刷了上千次,终于在一个叫月亮沟的小村庄前的山脚汩汩而出,清泉碧波、水花四溅,形成了她家乡著名的自然景观——/[。

水东有个又长又美的传说,说那一年鱼经常游出山洞,鱼鳞闪闪发光,异常肥美。水东附近有一户人家。这对夫妻已经有半个多世纪的历史了,膝下没有孩子。他们太苦了,女人烧香祈祷,在菩萨面前许了很多愿。后来,女人生下了一个男孩,一家人在满月时愉快地举办了一场宴会。四邻八乡的亲戚、邻居、朋友都来祝贺。席间,一位优雅的女士带着一个女仆看着满桌的山珍海味。她轻轻叹了口气,说:“今天的菜真的很好,就是如果桌子上有一条鱼,不是更好吗?”他旁边的一个年轻人说:“我们在哪里可以买到鱼?”。女士笑着说:“会有出水口的。然后,明天中午到达出水口,就会看到一群鱼。”。山里的人很困惑,信不信由你。第二天,小伙子和村里的几个年轻人中午来到出水口,却看到出水口波光粼粼,碧波荡漾。一群鱼鱼贯而出,这让年轻人感到很热。他们抓住了两条在他们前面游泳的鱼。回家做饭,发现鱼肚里全是昨天宴席上的食物,才知道宫女被鱼精变了,山民懊悔不已。从此,水洞里再也没有鱼出现。

当泉水从出口隧道涌出,溢出水池,流过宽阔的河床,流到我家门前断山改河的地点,就形成了湍急的瀑布。雨季浊浪腾空,怒涛拍岸,气势不亚于壶口瀑布。

干涸的河水在她的家乡前静静地流淌,河两岸的家乡人在她身边洗衣服灌溉,生儿育女,茁壮成长。我的家乡人早上在地里干活,来到河边,掀起清凉的河水擦脸。当他们从地里回来时,他们在河边洗去汗水和灰尘。女人在这里为男人和孩子洗衣服,河边的青石激起许多鲜艳的水花和爽朗的笑声,河流和江河融入了家乡每个家庭的生活。

我是一个放松的人。放假回老家,就在赣江边闲逛,溯江而上。我喜欢和村里的一些老人聊天。直到那时我才知道,50年代的干涸河流,曾经水草丰茂,水鸟飞舞。每天早上,雾气袅袅,湿气弥漫。初升的太阳升起时,栖息在水草间的老鹳在晨曦中振翅飞翔,鹳的鸣叫声久久回荡在家乡的田野上空。老人叹了口气说:“自从断山改河,把公路修到我们这里,那些水鸟就消失了,再也没有飞回来。”看看现在干涸的河流,它几乎是一条干涸的河流。上游的挖掘机就像一个巨大的怪物,光着牙齿挖沙取石。黑干河一天的水是浑浊的。要知道,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连续下了半个月的雨,雨过天晴之后,我们地区的人从蟒岭深山里砍下来的用来修房子的椽子和檩条,在干涸的河流泛滥的时候,都让船沉了下去。那时候我和你爷爷已经老得跟老虎狼一样了。我们很强壮,有四五百斤厚的檩条,顺流而下。我们赤脚站在檩条上,像船一样漂流。水流汹涌,河水两岸的青山绿树等人被卷走。有时候木头会卡在石头的缝隙里,我们就下到齐腰深的水波里,喊着歌,把木头拖出来。这条水道将运送房屋的木材。你看,最近几年持续的干旱导致了我们干涸河流的洪水。哎,不说了,说都是老芝麻烂谷子的事。老人叹了口气,走开了。

听着老人们的回忆和唏嘘,我知道,过去宏大连绵的赣江,正在慢慢消失在老一辈人的记忆里。随着村里老人的去世,过去那些壮丽的景象已经永远消失了。

看着一路上从地上拔地而起的建筑,看着耳边不断传来的切割机切割瓷片的刺耳声音,我知道我再也看不到眼前干涸河流的波浪了,再也看不到碧波如柔波般闪闪发光的美景了。

我的情绪突然变淡了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2044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