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个月前 (06-30)  名句摘写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我尽力弯下身子垂下来。天远如戴,天蓝如棉,云大悠悠。

那个男人正站在树下。长长的黑发,直直的眉毛,小山一样的鼻子和一双长长的眼睛,他盯着我,突然笑了。

我把槐花扔了个折,槐花掉下来盖住了那个人。他浑身是花,袖子很宽,飘动着。

“你是谁?”

“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谁。”他说,“我在这里很久了,没人来看我。”

我想到了鱼干。他去哪儿了?

我住的地方全是竹子,院子四周都是清水。

我身边有几个小女孩,我不能和她们说话。他们经常惊慌失措,翻白眼,手脚发抖。

“我们不知道,”他们说,“师傅不在家。我们不知道他去了哪里。”

“我想见他。”

“扑通!”姑娘们跪下了。“请不要让我们难堪。主人会杀了我们的。”

我看着他们。他们像美人鱼公主一样美丽。他们在空中行走,却没有海妃那么优雅悠闲。

现在,我溜进去的那个大院子,长满了槐树。

我在这个地方呆了很久,学到了很多知识。这些美丽的物体和大海没有太大的不同,是吗?

海里的一切都没有香味,鱼在海藻里五彩缤纷,翩翩起舞。这里的任何东西都会有香味。就连院子里的大石头,冬天也会凉,夏天也会热。至于房子脚下小路旁边的草,又细又暖。

我疯狂地爱着这片大陆。我知道这不是天上的城市,也不是没有人的世界。

我翻了个筋斗,轻盈地倒在这个人的怀里。我伸出双臂,围住了这个人的头和脖子。我看见他耳朵后面挂着一串珍珠。

珍珠响起,那人转过头,深深看了我一眼,低声笑了起来。

几乎所有的登陆者都有一张长脸,这和唐唐没什么不同。然而这个人比糖更新鲜更甜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229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