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天前  名句摘写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汾河蜿蜒在山西灵石的一个狭窄峡谷中。最窄的地方只能容纳一条河和两条路。当然,河是汾河,路是铁路公路。早些时候,这条河充满了水,经常被洪水淹没,冲毁了道路,道路也不是一条像样的道路。现在我们可以不受阻碍地南北旅行了。

汾河两岸,山、谷、支流纵横交错。这座山上隐藏着多少古村落?我不知道。这几年,我一个个搜索。京生、苏溪、冷泉、杜亮、苏安峪、厦门、人艺……被发现的越来越多。直到最近,我一直被追踪到枣陵。为什么要去枣陵?路上的朋友告诉我,灵石有个有名的胡家。胡佳?在我心目中,灵石历史上有一些大家族:开始卖豆腐最后当官的王氏家族,坚决翻案的梁仲景的梁家,的何氏家族,苏安玉的陈家,从甘肃迁来的牛家。这些家庭中有些人见过伟大的商人,有些人当过伟大的官员。许多家庭走遍全国,收集财富。他们回来在汾河两岸和山里盖起了宏伟的房子。在去枣陵的路上,我陷入了幻想,想象着那个不知名的村庄,但我完全想不起来。想不起来,就是不想要,先跟朋友说点别的。

你知道为什么李东赫(县城汾河以东)有保存完好的古建筑吗?有人问了一个问题。我知道他说的保存完好的古建筑主要是指王京生家的古宅。我们没有答案。因为东河过去经济落后,提问者接着回答。东河资源匮乏,经济落后,但有优势,就是古建筑文化没有因为经济发展而被破坏。听了他的话,我想起了王氏家族古建筑中的数百个大型院落。我曾经站在远处,眺望景升古镇山坡上的王家谷建筑。这是一个巨大的深蓝色屋顶群,由一个又一个屋顶和一个又一个瓦片组成。这么大一块深蓝色在其他古城镇并不常见。那一片深蓝色是那么的浓缩,那么的丰富,那么的浑厚。毫不夸张地说,它是景升古镇的特色。我们现在要去的枣岭村属于河西(灵石叫西河里)。河西煤炭工业发达。我想知道这个村庄是否被煤尘污染了。文友说的话让我很担心河西村。山路十八弯,当我们上了一个坡,绕了一个又一个弯,枣岭村出现在我们面前。当我们下车时,满山的新鲜空气似乎涌入我们的鼻孔和肺部。每个氧分子都争先恐后地让我们先感受到它给我们身体带来的舒适。枣岭村,我的第一印象是山里的新鲜空气把我们完全包围了。这种新鲜空气是如何形成的?我环顾四周,因为到处都是植被。现在快到冬天了,但我能想象到它们在春天和夏天铺展的壮丽绿色。

在枣岭村,我们在一位老年导游的带领下了解了这个古老的村庄。老向导告诉我们,这个村庄最早建于1616年。看看保存完好的老建筑。这个古老的村庄确实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古村落。到明年,它将有400岁了。历经四百年沧桑,隐藏在旧村深山里的宏伟高楼依然挺拔。

那栋楼是胡的吗?我指着山平台上最雄伟的高楼,问老导游。我们一下车就看到了那栋大楼。太宏伟太显眼了,好像它的存在让其他所有建筑都显得陌生。看着它,所有其他建筑都忙得没注意到。当我看够了,看累了,我的目光转移到其他地方。而在它上面掀起一层建筑的壮观气势,已经深深打动了我的心。

是的,你看到的建筑基本上都是胡的,因为胡姓占全村人口的80%以上。老导游说,并告诉我们,他也姓胡。

胡佳为什么要建这么大规模的建筑,而且做工精致?我在心里问自己。老导游说,胡氏家族通过经商积累了财富。虽然没有官方数字,但他们有一套做生意的经验和策略,敢冲敢干。生意越做越大,他们走出了省,成就了河南。先做生意后买房,做生意的收入换来的是山里豪华有神韵的房子。胡的家人盖了一座豪宅,但在那之后,他们仍然勤奋地工作,不敢寻求快乐。在枣岭村,随处可见胡的家庭培训、民族培训、乡村培训。“有三种声音”和“无逃”这是大家最感兴趣的两种声音。他们是什么意思?人们纷纷猜测,众说纷纭。“无处可逃”很容易理解。几乎每个人都同意这是对自己的警告,这不是一个享受和舒适的地方。但是“有三种声音”。哪三种声音是三种声音?不同意见。有人说是婴儿啼哭,孩子读书,女人织布。有人想到风,想到雨,想到读书,但现在我想到父母的引导。其实这三种声音真的不确定。如果我们想开车离开,我们仍然可以想到唱歌,是吗?在现代社会,如果你唱得好,你也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歌手。诗歌,可以吗?我们的理想可以是成为一名诗人。多想一想,哭一哭,可以吗?我们的理想也可以是商人。但是,如果小区院子里有叫卖声,那一定是孩子们练习叫卖的声音,但不可能真的变成街边卖货的声音。如果真的变成了街头卖货的呐喊,那么这个房子就不叫房子了,叫商店,叫商场。总之,不管你怎么理解“有三种声音”,一定是胡家告诫自己,教孩子做点什么,回到这个世界,多多少少留下了自己的声音。

枣岭村,一个小山村,有着宏大的“木质建筑”。木质建筑不是一体式的木材,但除了砖墙和瓦顶,整个立面几乎都是木质的。一楼是二楼木柱,一楼木梁是二楼木梁。二楼有一排长长的木栏杆。人们喜欢这个“木屋”因为木头象征着自然和它的生命。我觉得早岭村的人建起这么独特的“木屋”的时候,也是表达了对生活的热爱,想在有生之年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。我出来再看看山里的植被。枣岭村的自然风光令人陶醉。

我们走出家门,走在石板路上,摸着老树,感觉离开这个世界很久了。

在枣岭村,我们谈到了胡家,但很遗憾,我最终没有记住胡家的名字,没有一个。甚至连老导游的名字都忘记了。我所记得的,是那座高达一座山的建筑,那座高大的“古韵浓浓的木屋”,那扇在岁月中剥落了色彩的门窗,那条弯曲的石板路,那刻在墙上、额上的沧桑而苍劲的文字。

回来后,一个好朋友和我聊起了枣岭。他说早玲已经婉拒了。我以为他的家乡是枣陵,他对这个村子很熟悉,但他说不是,他喜欢寻找古代。近年来,他几乎走遍了灵石所有的古村落。他告诉我,当他看到枣陵宏伟的高楼时,他也由衷地叹了口气。他觉得枣陵的建筑比王家大院的建筑更宏伟,但规模远不如后者。我默默同意了。的确,枣陵的一些建筑在历史的变迁中有些破败,但总体上仍然保存完好。整座建筑的气势依旧展现在群山之中。它们都与山脉融为一体,相互映衬。山有多高,楼有多高;山和建筑物一样厚。胡家的名字我不记得了,但我记得“无处可去”的指示,记得这一家南游北游的男人们的冲动,记得他们在小山村写下的壮阔厚重的笔触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2482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