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个月前 (10-21)  原创文章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万霞湖原名万家峡水库,是甘肃东南部最大的水库,也是甘肃著名的高山水库之一。2008年,经水利部水利风景区评审委员会批准,晋升为“国家水利风景区”。2016年对景区进行改造,建成胡鑫岛、月湖广场等一系列景区,使文化旅游景观再次升级。

在日落湖畔旅行,如果不驱车上盘山的柏油路,走过晚家峡大峡谷,真的是一种冒险的享受。

深秋的一个早晨,下着毛毛雨。应文友的邀请,我陪同几位外省的朋友远道而来。如约而至,驶出县城,经过王家磨,经过白水桥,经过查莫、观音村,来到通往暮湖景区的峡坡岔口。微雨如千根游丝,飘飘欲仙,无声却深情,十分动人。停下来向前看,看不远的前方。在雾霾般的雨雾中,隐现一片苍白的山影,高如云端,如巍峨的屏障,气势庄严,是一个梦幻而有福的地方。我们的精神焕然一新。这时,我旁边的老人小声说:“雨中旅行,不要贪玩,不要错过旅行的美好时光,不要走得太快!”.我们一句话也没说,但还是忍不住铆足了劲。我们沿着一条小道向上游走,很快就到了万霞村。在山脚下建了一个水电站,然后又建了一个水泥厂,这是西河县前些年的主要经济支撑点之一。

踏入峡谷入口,自上而下似乎是一座完全裂开的石山,就像关云长解读曹操的华容道,中间有一条缝隙,缝隙中有一条小道。两边有悬崖耸立,峰顶直冲云霄。从脚到顶,它被深色的岩石覆盖着。有的地方很突出,好像随时会塌,令人毛骨悚然。有些地方,还有不规则的凹陷,像洞穴一样。悬崖上下,风吹雨打已久,大小不一的裂缝里,到处都是树枝弯曲、杂草丛生的野杂树。充满绿色,我真的发自内心的佩服他们顽强的生命力。在这里,我面前的所有风景都被雨和云弄脏了,这是格外危险的,也更迷人。

曾经在峡谷口修建了一个采石场,使得东部谢家堡子下的悬崖消失了一半。然而,正是这些青杏般的岩石,时常让我想起从地面上冒出来的高楼大厦,在空中飞翔的大大小小的桥梁,以及通往山外的柏油路。悬崖峭壁跟上了时代无声的奉献,但也给自然景观留下了无法弥补的缺憾。据随行的当地人老谢说,他们小的时候,很少有人敢一个人深入峡谷,峡谷很深很吓人,经常有野兽出没。此外,山谷的水咆哮着汹涌而来,难以通过。东崖有石棺、月亮石、仙人洞,西崖有蛤蟆嘴、月亮石,谷底有杨二郎马蹄印、仙姑马咸滩等无数传说中的古景点。老谢回忆说,在进入峡谷不远的地方,两边悬崖高处突兀的岩石几乎连在一起,胆大的人可以在两座山之间跳跃,带着岩石穿越深邃的大峡谷。我的祖先称此为“天桥”,但后来由于炸修河道和长期采石,伴随而来的是石棺、东崖月亮石和鼩鼱。如今的马蹄印和麻线滩大多深埋在瓦砾中,只有西崖的月亮石隐约可见。月亮石镶嵌在冯凭城堡下的悬崖上,群星高照。它有筛子大小,是白色的。它被巨大的深色平面岩石包围着。一点空隙都没有,但却是一个整体。月光石平时不发光,下午4点左右才圆。据说有老人说这块石头是香山菩萨留下的梳妆镜,也有老人说是王母娘娘的神仙宝石。不管是哪一种,它都有消灭邪镇妖的光环,从来没有人敢有任何亵渎。

早晨的阴霾消失了,雨水渐渐消失了,头顶感觉晴朗,但依然阴沉。苍鹰在山谷中盘旋,一只名叫“黄柏子”的大鸟被冻在虚空中,似乎在虔诚地祭拜城堡下的仙迹。路过的小燕,在潮湿的空气中回荡着她那绵绵不绝的鸣叫声,在活泼的鸟儿中夹杂着忧伤的旋律,伴随着高崖上几只喜鹊的嘹亮歌声,让人感到有些不安。老谢边指着边说着话。被介绍到这个令人愉快的地方,非常高兴,仿佛自己成了一名胜利的将军!当我被介绍到后悔的地方时,我的心情很低落,这让我们组深有感触!

走走停停,走走停停,不知不觉,你已经到了峡谷的腹地。高峡窄,险处妙,遥望脚下,波涛汹涌;仰望天空,有一行阴天,让人感觉“云与天相连”。我们一边走,一边暗暗惊叹这大自然的杰作。突然老谢问:“你知道这个大峡谷的来历吗?”30多年来,我一直在收集和研究当地的民俗文化,几乎走遍了西部和西部的山川河流。我知道很多关于风景的传说,尤其是晚家峡。我已经多次收集了很多资料,但我迫不及待地想要有新的发现。老谢家有农家乐,无数人都在读。他能说会道,饶有兴趣地说:“据说早年间,山是连在一起的。山脚下有九个海眼,上游被水淹没。人们称它们为西海。海里藏着一个邪恶的怪物,它兴风作浪,作恶多端,导致周围的人和动物停止行走。有一年,杨二郎路过此处,填平了海眼,除掉了恶怪,剖开了山,使海水外泄。久而久之,被水冲刷后,峡谷越来越深。……”湖区另一位老伙计被感染,拒绝沉默。然后他说:“有人说峡谷是大禹开的。还有人说,他们挖出了祖父;又说……”神话、传说,我默默地用录音记了下来。有些我听过很多遍,有些我没听过。这是我意想不到的收获。真心感谢两位长老,心里说,我出谷后一定要去老谢的农舍,借此机会挖出一些“宝物”。

我们继续吧。经过蛤蟆的口后,突然悬崖就在眼前。“石头打不开”;突然间,“又是不同的一天”。“Hua La……”猛然抬头,在陡峭的左山腰上,一条宽大的水幕漏了出来,顺着海浪落下,十分壮观。海浪溅在岩石上,溅在人们脚下,吵吵闹闹,就像成千上万的人在峡谷里尖叫着砸碎大块的玉石和翡翠。如果阳光普照,就会像五颜六色的珍珠,美极了!我心里知道,真巧,正好赶上溢洪道泄流。

“在右边的悬崖上,曾经有一个水磨……”。老谢指着工地,没完没了地介绍,仿佛回到了童年。

沿着陡峭的石阶攀爬,几经波折,终于走出峡谷,到达水库大坝的顶部。同行业的几个老人虽然有年轻人撑腰,但已经累得气喘吁吁,腰酸腿疼。环顾四周,我的眼睛突然变得清澈;天高湖阔;风景和风景,文化景观,都与夕阳和一个湖相遇,仿佛置身于另一个世界。回头看,虽不超过一公里,却有“西控巴渝,东压荆楚之山”之势。峡奇,峡险,峡静,峡美,又美:它来自于天造地设,来自于历史人文,甚至来自于今天的建设者。“让真仙在其中畅游,应该是自我迷失。”不过峡谷景区还是有所欠缺,相信以后会更加美丽!

晚期家族峡谷,这只是日落湖景区的冰山一角。前方还有更多更好的景点,等着我们一个个去参观!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2760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