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个月前 (07-05)  感人文章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第一次去康定,我参与了一首情歌。

《康定情歌》曲调悠扬,歌词朴实,爱情精彩,深深打动了我。从会唱歌的那一天起,我就萌生了去看跑马竞走山,去看山下行走的康定城,感受藏族的民俗风情,去看藏族青年的相亲。一首情歌,像一首浪漫的哈达,让我们的思绪飘向高原。

到了康定,迎接我们的第一件事不是那动人的歌声,而是那壮美声韵的流水。一到康定,耳边就传来一阵声音,强烈到盖过了嘈杂的人声。这是康定的水,贴近你的耳朵,让康定留下骄傲不羁的印记。

先听到声音再看到它的形状。在康定,水注定会有不一样的声音。让你的眼睛不得不关注它,迎合它。

这是一条叫柘多的河,名字来源于它附近的柘多山。说到河,人们常常用蜿蜒来形容,但在河中用这个词是绝对不合适的。柘多河没有软线,只有高原特有的韧性。它像没人看一样占据着小镇的中心,跳跃着欢快的锅村,在视野里直奔你而来。

直来,河水奔腾。河床里有无数的石头,棱角分明,以不同的姿势站在河中,像一个挺胸迎风雪的人。水,来自雪山的深处,大步向前,直冲云霄。两相碰撞,激起波澜,轰轰烈烈的生命绵延不断,奔腾不息。

就这样,我第一次遇到了康定水。在滨江旅舍,几千年的水声残酷地传到了你的耳膜,让你无法抗拒。但这短暂的相遇,只让我觉得康定水就像一首热腾腾的藏歌,不耐烦,充满野性的荷尔蒙,让人颤抖,但离它只是一个心跳,两者之间有些疏离。

总有重逢的时候。没想到,来到康定市,与康定水的交集更多了。才知道自己只瞥见了康定的水。作为一个过客,风尘仆仆的眼神来去匆匆,带着太多欲望的杂质,无法拉近与康定水的心跳。

康定水,远的欣赏不了。你必须接近它,你必须深入它。跳动的水没有其他水域常见的吴侬的呢喃,而是高原男人的歌声。水,一路滚下大大小小的石头,清澈明亮,晶莹剔透。当石头溅起时,会出现一丝透明的白色,然后迅速与下面的岩石苔藓融合,往下冲。

水流湍急,海浪翻滚,空气相当潮湿,一点点钻进你的鼻子。站在河边,我的衣服被薄雾笼罩。这时我想起了Xi西虹《康定听水》中的那句“,走过康定城”,让人惊叹诗人对康定水的好感,让人知道什么是情分的真谛。

你不能以康定水为荣。你必须俯下身,感受它的寒冷和凶猛。你得闭上眼睛仔细听。你会听到大自然声音的回响,如风啸、鸟鸣、马嘶、羊咩咩、牛咩、女孩唱歌、男人鞭打、祈祷旗随风起舞、寺庙低语诵经。闭上眼睛静静的想一想,你会看到一个五彩缤纷的画卷,有穿着考究的女孩,有彪悍的男人,有奔驰的马,有旋转的祈祷轮,有高高的寺庙,还有无数摇曳的格桑。这时的克多河是那么的多姿多彩。

康定水的声音不一样,心也不一样。箭若离弦,马若失控,虎若下山,凶如火,寒如冰,呼啸如风。有一股破墙出山,爆千里的气势。康定水,就这样,守住了它的内缘,欢迎你。

河水打河床,打人心。在康定,较低的气温往往让人觉得冬天快到了。而这里的人却若无其事,单纯而坚毅,常常面带微笑,让人有些失语。住久了你就知道他们的心如火,对故土的热爱让这个高原小镇配得上“打箭灶”的美称。这里是冰与火的主题。这里的人被雪、雨、风、霜锻造,变成利箭,穿透岁月的坚冰。这是一个冰与火的小镇,注定这里的人经过多年的锻造会有钢铁般的意志。

生活中总有某种东西在靠近,被岁月封存,在时间里跳跃,跟随走远的脚步。不知道多少年来,站在山壁上的神佛照亮了多少灵魂。不知有多少人的心和墙被无尽的河水冲刷过。我所知道的,就是我该不该填补一个长长的,深深的,还是浅浅的脚印,一边往前走一边积累纪念,无怨无悔的期待向往,安下心来,庆幸你来了。

一城一歌,康定的水,奔腾的人心,让康定情歌有了另一种节奏,简单,火热,奔腾,把地面砸成坑。虔诚的灵魂,澎湃的情感,保留岁月的胎记。

岁月如水,唱啊唱。痛苦不说,欢笑听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295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