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周前 (07-06)  情感口述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我拖着行李箱到了站牌,这时一辆公交车到了,一对年轻的恋人在我之前上了车。

这时车厢里人比较少,每个站都有人上下车。不一会儿,他们有幸收拾了两个空座位,姑娘赶紧高高兴兴地坐下。我站在他们旁边,听说那个人叫金,那个女孩叫岳。在下一站,许多人上了公共汽车,有一对老年夫妇。

虽然岳看起来很累,但她还是拉着金站了起来。她说,“爷爷奶奶,坐下。”

“嗯,好的,谢谢,谢谢。”两位老人非常感激的说道。

岳很开心,嘴角挂着浅浅的微笑。不过,毕竟两位老人年纪大了,公交车也启动了。他们和座位之间的短距离比年轻人慢得多。这时,一个打电话的女人第一个坐到了金的座位上。

老人只能站在那里,但他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岳秀梅一帮人,脸上都有些愤怒之色。她好心给老人让座,但没想到被女人抢了。这个女人太无能了。所以她打算和它争论。然而,这位女士从冥想中下来后就一直在打电话,表现得像个忙人,说话很快,看起来是个有点小权威的人。

“嘿,大姐姐!”

看到她无意挂断电话,她忍不住大喊一声。

女子不满地看着岳,淡淡地问:“为什么?”

“这个座位是给老年人坐的。你能让他坐下吗?”可见岳压下了心中的怒火,尽可能的表示友好。

谁知道那个女人居然哼了一声,“是吗?为什么我没看到你让?我忙着跑来跑去找客户,我累了,好吗?”

乔岳突然感到一阵愤怒,对女人说:“你为什么不讲道理?这个座位是我们的。现在我们站出来为老年人提供方便。你很年轻,站一会儿能干什么?”

女人也生气了,冷冷的说:“我为什么无理取闹?这个座位是你的吗?当然,坐在这里的人暂时属于谁。现在我坐在这里。你怎么说话?”

车上的乘客看到这个女人如此野蛮,却没有人说话,只有冷漠的眼神。

老人微微摇头,对岳说:“小姐姐,没关系,我身体很好,就站一会儿吧!”

看到这样一位慈祥的老人因为颤抖而艰难地站在那里,我的心微微有些酸。刚想说服那女人,岳对她说:“我请你站起来给你爷爷让座。”

女人哼了一声不屑:“我不会让你对我怎么样的。”

看到一个女人的傲慢,她非常生气,没有打自己。她冷冷的说:“你怎么这么无能?”

“我没有素质。为什么我没有素质?”女人的眼神也是冷冷的。

“连孩子都知道给爷爷奶奶让座。你这么大了,为什么还不如一个孩子?”岳语气调侃道。

女人冷笑了两声,低声说:“大家都在公交车上花钱,那我为什么要给别人让路?如果你这么善良,为什么不直接叫他们打车呢?你在这里装什么样的人?”

“嘿,我还看到这个座位是给老年人的。”我忍不住抱不平。老人看了我一眼,嘴角微微一弯。“没什么!”轻轻向我挥手示意我不要冲动。

老太太再也受不了了,忍不住说了一句:“嘿,你怎么说话这么狠?如果你不让座,你就不会让座。你怎么能那样说话?”

“我怎么说的?她和我吵架了,我不能和他焦虑。”女人的脸越来越嚣张。

站着的爷爷皱着眉头,对岳说:“小姐姐,别和她争了。这样的人不值得!”

女人脸色一变,扬起眉毛说,“什么意思,老头?我怎么了?”

祖父面露威严,道:“你素质低,怎么了?”

“哟,你还在这里倚老卖老?你不坐下就不舒服吗?想着用嘴伤害我,对吧?”女人越说越过分。“告诉你,我今天不会放弃这个座位。我知道你能对我做什么。你还是可以把我送进监狱。”

“你……”爷爷似乎失去了冷静。

“ pa!”就在这时,一声清脆的声音突然引起了人们的注意。岳不喜欢这个女人的傲慢,直接扇了她一巴掌。

女人疑惑地看着岳。她捂住脸厉声尖叫:“你敢打我?你怎么敢打我?”

“我打你怎么办?像你这样的女人应该受到教训。”岳特也生气地说。这个女人对岳毫不客气。现在她对老人家如此无礼,简直太嚣张了。

这时,女子也不甘示弱,还举手打岳的脸。我不禁叹了口气。然而,预料中的一巴掌并没有打在她的脸上。只见金子一只手抓在女人手腕上,女人憋得满脸通红,但显然她的力气根本挡不住金子。

“放开我!”女子沉声道。

“是的!”

金笑了,然后用力一拉。把那个女人从座位上拉起来很容易。仿佛女人的身体完全失去了控制,她突然站了起来。金对着爷爷笑了笑:“师傅,请坐。”

金手轻轻地放在老人的背上,老人脸上露出一丝惊讶的光芒,身体不由自主地朝着座位坐下。

金回头看了她一眼,笑了:“就像你说的,这个位子谁坐谁暂时属于它。现在,它不属于你了?”

女人气得被金拽起来,却想不出什么反驳的话。牙齿微微颤抖:“对,你欺负我的人多,对吧?知道我是谁吗?”

“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。”

金,这个女人听起来太让人想吐血了。

女子脸色一变,沉声道:“你知不知道,公安局副局长可是我舅舅。”

女人这句话说出来,全车一片哗然,没想到这个女人,竟然是副局长的侄女。

“大叔呢?”

岳似乎很害怕,表情有些紧张。金姆轻轻地握住她的手。

这时,女人开始拿起电话打电话,但语气没有那么傲慢。只是有人欺负她,然后发出几声呼噜声,然后骄傲地看着他们说:“你们敢跟我去派出所吗?”

乘客在哭。在这里乘公共汽车更好吗?给副局长打了一个电话。恐怕金悦有两个人会受到教育。

这时,沉默了一会儿的爷爷突然问:“哪个副局长是你叔叔?”

“你也值得知道?”女人甚至骄傲地说。

“哦,我打电话问问。”爷爷缓缓说道。

爷爷微微摇头,似乎对这个低素质的女人很失望。他笑着看着金悦问道:“好了,小姐姐小男孩,你有手机吗?你能帮我打个电话吗?”

金把手机递过去说:“师傅,自己拿。”

这一刻,爷爷自嘲。“年代久远,跟不上时代。我不能用你的触摸屏手机。请帮我拨电话。”

女人轻蔑地笑了笑,仿佛在说一个连智能手机都不会用的老家伙能有多大能耐。

爷爷念出一个号码,金姆接通了。爷爷把手机放在耳朵里。

很快,这个电话打到了某个地方。“小草,有件事我想告诉你。”

在公共汽车上,一个长相普通的老人说话缓慢而随意。

这时,老人把电话递给女人说,“你叔叔有话跟你说。”

女人微微皱眉,同时心里闪过一丝颤栗。

女人没那么傻,现在她懂了。她的身体开始颤抖,她的脸几乎像纸一样白。

而只是傲慢就完全不同了。

他们也对这个突然的转折点感到惊讶。他们从来没有想到那个女人的叔叔是副局长。但老人似乎更好。太神奇了!

女人的牙齿控制不住地打颤,声音颤抖:“好吧,对不起,对不起。都是我的错,都是我的错!你会原谅我吗?”

岳也是一脸惊讶。她从未想过事情会发展成这样。

老人依旧平凡,仿佛已经退休,安享晚年,但谁也不敢再小觑他。甚至有些刚才没有让座的人也暗暗后悔。爷爷说:“你不用向我道歉,你应该向他们俩道歉。这两个孩子都是好人!”

爷爷指着金和岳,眼神里流露出欣赏。

这个女人非常羞愧,她迫不及待地想找个地方消失。她满脸羞愧,不停点头道歉:“对不起,我错了,都是我的错,都是我的错。”

岳撇了撇嘴,只是,在这个女人低沉的眼神中,有一丝仇恨闪过。很快,下一站到了之后,女子狼狈的下了车,似乎一场闹剧就此结束。

老人又和金悦说话,问他们的名字。很快小情侣和老两口下了车。

在这一点上,我不想说太多赞美或贬低的评论,因为每个人的眼睛都是锐利的。

看着他们在窗外越走越远,我的心感动了。在这个多灾多难的世界里,我们是如此的巧合,以至于我们一起度过了短暂的旅程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305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