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周前 (10-28)  感人文章 |   抢沙发  1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10月的乌鲁木齐,昙花盛开,白色的花瓣包裹着紫色的外衣,细长而有层次感。

昙花开了,就像雪一样,干净得像云,有巨大的花蕾,正在盛开。当你仔细观察时,你可以享受到花香。

昙花开放,有白色的花瓣,柔软的萤火虫和淡淡的精灵。在茂密的树叶遮挡下,它像夜空中的一朵云,像天使美丽的翅膀。

昙花盛开,一束细细长长的花蕊从花心伸出,散发出淡淡的清香,美得如梦幻一般迷人。

昙花,又名“月仙”,属石竹科,以枝叶繁殖,成活率100%。通常“漂亮但高贵”的花特别难养,而昙花是特例。

昙花昙花,以其平凡的外表,非常低调,不引人注目,它的花只在夜晚绽放。它孤独而安静的个性是如此细腻而深刻。

昙花,不仅有娇艳的玫瑰,还有奢华的牡丹花,还有池塘里美丽的荷花,完全打动了赏花的人。

昙花,丝丝花蕊,呈现花心,阵阵清香,扑面而来。历朝历代,文人墨客喜爱昙花,对其大加推崇。

管秀在《闲居齐梁四首》中写道:“夜雨,山草青青,古树生凉声。闲唱竹仙胜嚼金玉。蟋蟀叫声坏墙,以免悲伤和抽筋。人比昙花优越,远离大山,绿意盎然。”

张伟在《送僧》中写道:“男生学道,念经寻家。捧着贝都因人的叶子,想着大叶黄杨。靠近周贝,在绥远东路上获得信用。寻求一个干净的身体,并收到一件袈裟。钟山飞锡多,炉峰期重。心深海水大,愿恒河沙广。”

姚合在《花宝中的人民院》中写道:“九漠是最幽静的寺院,我师院幽深。霜盖屋,松竹杂成林。鸟儿在语境中沉默,客人来到机器前下沉。如果我知道我可以早点到这里,我就不会戴晁簪了。”

牟蓉在《游怀云寺》中写道:“白云深锁沃洲山,树冠翻越。松风闻鹤,昙花香遇僧。神秘感应该很难入睡,但这不是灰尘的问题。凡事善始善终还不晚,但佩慧还是来到了人间。”

史坦在《宋诗一百零四首》中写道:“关篆讴歌,木垂荫。八荒田,万国服你心。从古到今都是诸佛之母,短暂的时候感觉像花园的春天。”

韩元吉在《昙花阁两茶戏》中写道:“打听高真家,溥仪不做,煎茶。所以,你应该微笑着迎接我。500瓶里总有花。”

石在《十六首诗》中写道:“大千世界是我的家,含蓄地表明是否有算术。对于报人来说,天高云淡,美妙的昙花在不同的时代度过。”

在《记》中写道:“粪筐抬轿子抬回去,优壶昙花开晒。但愿老和尚眼光高,守得住平雷。”

施子仪在《七十六颂》中写道:“纠正法轮,轻拨转。日出时,云在山中绽放,如幽玉华。”

段曦在《游玉华》中写道:“分草溪种,树偏。不要太孤独,但要带走所有的芬芳和新鲜。蓝色的麝在风中蜷缩,冰肌带来了月亮。色空,禅相对漫无边际。”

袁枚在《昙花》中写道:“东西需要看的越少越好,诗只能翻到很晚,分明的犄角不容易打,优秀的昙花不容易开。”

乌鲁木齐的十月,昙花盛开,如此纯洁美丽,像一个温柔的少年,像一个神奇的仙女。

10月的乌鲁木齐,昙花盛开,它安静的花瓣覆盖着人们的心。开场过程如此短暂,却又如此神秘。

10月的乌鲁木齐,昙花悄然绽放,有着不一样的魅力和神韵。“粉唇深情”的眼神总会让全世界为之倾倒。

10月的乌鲁木齐,昙花在微风中绽放,展开花瓣,虽美在其中,却如精灵一般不凡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3117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