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周前 (07-10)  情感口述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南方的冬天没有北方的冬天冷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在南方的冬天,我感觉自己在冬眠。当我听说北方下雪时,我的心突然活跃起来。我回电话问我妈妈。我妈妈说下雪了,天气很好,但还是很冷。妈妈很久以前生了一个炉子,他和爸爸整天待在室内,说因为太冷不想开门。我不禁感到悲伤。在我的记忆中,北方的冬天热气腾腾。

我的家乡在陕西宝鸡的一个小村庄里。在我的记忆中,冬天似乎一直充满活力,因为天气寒冷,它并不安静。

西北风一吹,冬天就夹着秋天的尾巴来了,树叶哗啦啦地落了一地,然后在地上打滚,然后整个袁尚光秃秃的,除了柏树,很难看到绿色的植物。但这并不影响原有的生命力。首先,孩子们开始与风搏斗,用耙子和篮子清扫落叶。北风凛冽的时候,所有的落叶都随风飘向天空。他们扫来扫去,扫不到几片叶子。孩子们喘着粗气,北风嘲笑着笑话。孩子们很生气,动作比风还快。风还没来得及喘口气,落叶已经被几把耙子带到了篮子里。这时,孩子们赢了,笑着回家了。

落叶是冬天烧炕的好柴火。当我母亲把康烧到谷底时,雪出乎意料地来了。雪在我们的睡眠中降临。在睡梦中,父亲和母亲似乎在扫院子里的雪,有时还夹杂着交谈的声音,然后醒来。我们兄妹三人穿着棉袄,棉裤,棉鞋,棉帽,棉袖,出了校门去上学。棉衣是春天妈妈拆包洗的。它们在夏天晒干,似乎有阳光在里面。妈妈每年缝制六套棉衣。走出大门,踩在厚厚的积雪上,才知道真的下雪了。天还是黑的,雪的世界也不清晰。只有寒风吹口哨,我们缩着脖子向学校走去。在村里的主干道上,学生们三三两两很快就聚集成了一个小队伍,然后一路列队唱歌前进。响亮的歌声使沉睡的村庄似乎苏醒了。雪不厚的时候,学校操场像往常一样六点鸣笛。有节奏的汽笛声和奔跑的声音很快使村子变得炎热起来。学生们每天叫醒村庄。

黎明时分,家家户户的四合院里先是传来开门的声音,接着是铲雪的铁锹嘎嘎作响,接着是扫雪的声音此起彼伏,有时还夹杂着一些交谈声。过了一会儿,农民们无事可做,有的出去站在大门口看风景,有的去麦田铺雪看苗。抬头望去,整个世界都是白色的,树上挂着雪串,房子上堆着雪毯,麦田里盖着雪被,马路上印着雪窝。那时,我们的村庄是一个童话世界,学校里明亮的读书声仿佛给这个童话世界配上了一段美妙的音乐。

九点放学的时候,整个村子都弥漫着烟雾。炊烟袅袅升上天空,与在雪地里嬉戏的孩子、在麦田里看苗的农民一起点缀着纯白的世界。孩子们要么在雪地里玩耍,要么在结冰的防洪坝里滑冰;成年人之间聊八卦,或者互相喊问候,呼出的热气上下缠绕。村子里真的热气腾腾。

放学回家,院子里干干净净的,院子里的雪都是爸爸妈妈堆的。妈妈在厨房忙,锅里热气腾腾。父亲在院子里忙着,给牛添草料,铲牛粪。我们放下书包前,妈妈拿来一壶热水洗脸说:“洗脸吃饭”。然后自顾自地把菜端上桌。三兄弟姐妹的六只手在脸盆里随机擦了一些水在脸上,然后拉过毛巾擦了几下,毛巾掉了,迫不及待地爬上桌子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去。至于我爸我妈什么时候上桌吃饭,我们好像没注意到。吃完后,我们带着书包去了学校。

就这样,我在冬天年复一年以热气腾腾的方式和我一起长大。长大后很少在北方过冬,曾经热气腾腾的冬天似乎也没了。我渐渐明白,村子老了,老到只剩下老人,连几个孩子都不剩;父母年纪大了,大到只能围着火炉取暖,连棉袄都缝不上;就是因为离家太久,记不得那个热气腾腾的冬天。

也许这个冬天最终会成为历史的印记,但村庄永远是孩子们的家。当孩子们回家时,我相信不仅仅是冬天,而是每一个温暖的日子。

南方寒冷潮湿的冬天,我常常怀念北方热气腾腾的冬天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323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