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周前 (07-10)  百家故事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一提到胡椒,我就又爱又恨。

爱心,因为辣椒市场近年来不断上涨,是村民脱贫致富的重要支撑。在家乡只有50多人的小山村,花椒年收入50多万元,人均收入8000-10000元。除去投资,人均纯收入可达6000-8000元。每年7月到9月,整个村子都沉浸在疲劳和兴奋的气氛中。毫不夸张地说,花椒是家乡致富奔小康的希望。

讨厌,因为辣椒真的不是一个容易的行业,疲劳和痛苦伴随着整个收获季节。每年对椒农来说,修剪、除草、施肥、病虫害防治、采收基本都是春夏秋冬。尤其是采摘辣椒,每天凌晨4点,勤劳的主妇们就着火做饭。快速吃过早餐后,一家人在5点钟到达了田地。一般都是12点以后回家,匆匆吃点午饭,到了两三点再下去的时间。天黑前我不会收工。每天下地干活需要十二三个小时,持续两三个月。

父母年纪越来越大,都70多岁了。我们兄弟俩都在外面工作,他们帮不了多少忙。况且我妈的手对辣椒过敏,每天都要贴胶布,戴手套,涂没用或没用的消炎药。尽管如此,我的手还是认不出来。可以说,除了前几天,疼痛一直伴随着整个辣椒采摘季节。我母亲患头痛已经50多年了。她看过无数的医生、正规医院、民间偏方,依然无法摆脱对止痛药的依赖。前几年我妈又得了脑梗,一年要住院三到四次,打吊袋30到40天。她平时基本不参加农业生产,因为除了头疼,另一个老朋友“ ”——也晕了。但是在每年的辣椒采摘季节,妈妈几乎一天都不会错过。也许,这就是精神的力量。

父亲是一个真正的男人。75岁时,我管理着20多亩坡地,把一切都收拾得妥妥当当,从来不让我们操心。据我所知,除了他年轻时牙疼,他几乎不吃药。他坚持春夏秋冬每天工作,这似乎是他最大的乐趣。辣椒地里的修剪、除草、施肥和防虫都是我父亲一个人的工作。记得有一年,妈妈打电话说爸爸感冒好几天了,不肯吃药。因为爸爸好几年没吃药了,平时也没什么毛病,妈妈突然慌了。我打电话给我叔叔,他是村医:“ Bo,准备感冒药的输液瓶,拿到我家直接挂在我身上,我就回来。”我回到家的时候,父亲已经被半逼着挂上了输液袋。这是他70多年来第一次丢了4瓶。我父亲一次都没小便。他脱水到什么程度,我忍不住哭了。

周末没有重要活动的时候,我会回去帮忙。休假后,我的手指会掉一层皮。我一天的工作量只有我父母的工作量。但是,坚持了两三个月的父母,吃了这么多苦,一想起来鼻子就酸。

我们有四个兄弟姐妹,我最小,今年40岁。我们都结婚成家了。用农村人的话来说,我们虽然不富裕不贵,但是还过得去,父母可以脱离农业生产,享受幸福生活。但他们不会拖累孩子,总是说:“我们还是可以搬家的,别管你了,你花钱的地方多了,地里的收入增加不了两斤多。”

每年辣椒卖了都要付钱,说是家里操心。我妈每次去县医院,总是自己拿钱,不希望我们给她花钱。

春节期间,一家人好几次都团圆了。我建议我们的两个兄弟在外面,他们不再能够生产农业。我们在家里给了两个姐姐一点辣椒,这样我们的父母就可以自由了。如果他们想做一件事,如果他们不想做,他们就不必做,但他们总是无情地拒绝它。

在我的家乡,仍然有很多老人的父母竞争如此激烈。他们用不再年轻的双手,坚守着世代相传的土地,背对着天空面对黄土,减轻儿孙负担,积累财富,用辛勤的收获表达着朴素的追求和梦想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326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