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个月前 (11-04)  原创文章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我伏在那人肩上,他耳朵里的皮肤细腻白皙,闻起来像喷鼻水。

他在空中跳跃,云朵充满了他。无论走到哪里,他那五颜六色的颜色都渐渐变了,仿佛失去了活力。

他飞得很高,我可以摘星星。

“啊!”我在欢呼,“兄弟!你真能干!你跳得真高!比三哥跳得高!明年,我哥哥将再次去参加运动会。你能帮我妹妹赢得一条新毛巾吗?”

三哥擅长运动。他自己做了双节棍。每天在院子里练武。

三哥买了拳谱,天天翻看。其中一些人被附身了。

妈妈让他拿着柴火煮锅。他拿起一根黑色燃烧的棍子,挑起了火焰。他的嘴里充满了笑声。他的母亲盯着他,但他也没有看到。然后,我听到砰的一声和“唰”的声音,我妈妈哭了出来。

“老三!”妈妈给我起了个坏名字,“我三天没打了,就去屋里揭瓦了!你把锅砸了!”

我妈赶着去做一片面,赶紧把锅里的面团灌满,我爸赶着去生火。火焰唰的一声跳了起来,黑烟散了。

“修好了吗?”爸爸问。

“就这样吧。”妈妈说,“你越穷,就越是拿着棍子溜走!只有我们家这锅值钱,被老的砸成破锅了!”

妈妈生气了,看着她的三哥。

“每天带妹妹去玩泥巴!”妈妈嗔怪我。“玩的有什么不好?我只是为了补锅而玩!”

“孩子的嘴有毒。”爸爸说,“你想玩什么就玩什么。”

三哥在炕上磨蹭,然后跑了。

妈妈脾气很好,从来不会为了什么事责备我们。我三哥砸锅,我妈也没罚他。

我坐在院子里,浑身是泥。

我太喜欢这泥了。

大涧河沿岸红色水泥丰富。奇怪的是,离河只有十米的地方会带出红色的水泥,剩下的只会变成黑泥或者黄泥。

红粘土颜色鲜艳,粘性强,越打越强。捏小人、锅碗瓢盆、小动物是极其罕见的。

黄泥黑泥粗糙松散,什么都捏不出来。但是他们有一个优势,那就是可以捏陶罐比赛“砸罐”!

三哥最喜欢炒锅的游戏。他捏了一大碗陶罐,边长边细,锅底被三哥的口水擦得锃亮。

“想吃吗?”他问头来来。

“吃!”光头赖赖笑嘻嘻。

三哥答应了一句好话。他站起来,伸了个懒腰,举起了陶罐。

我拍手,开心地看着。从这里,我可以看到陶罐的底部。

“快看!”三哥说他在砍,手里的陶罐“啪啪”砸在青石板上摔得七零八落。

“赔偿!”三哥说。

头来假装无奈,从屁股后面掏出一大块泥递给三哥。

然后,他拿出一个陶罐,我们都笑了。

他的陶罐又厚又笨,底子很厚。这个陶罐绝对坚不可摧。

“谁吃我的锅?他问道。

“我!”我扑到现场去砍价。

“不要为赔偿锅哭!”

“别哭了!”我大方地说,“你破不了锅,要全给我!你不能作弊!”

“不要作弊!”头来来说他站得很高,头上顶着一根柳枝。绿叶披散,让他有钱又帅气。

他把陶罐砸了,陶罐“噗”变成了蛋糕。然后像变魔术一样,他从后面抽出一根木棍,“全部穿过”几次,把煎饼戳进一个破锅里。

“买单!”他说,“老姐姐,说话算数!”

“这个算吗?”

“当然!”他严肃地说,“大家只规定破锅赔锅!我没说你不能用棍子打破它!”

他跳下来,拿起我面前的一大块红色水泥,向他的三哥打招呼。两个大坏蛋一前一后跑了。

这块红水泥是二哥花了一个下午从河堤上拿出来的。我妈和二姐帮我掰了好几天,好让我可以这么打磨!

爸爸把红粘土藏在蔬菜地窖里,并把它藏了很多天。

这红色的水泥彻底煮熟了,成了我的全部家当!

三哥和头来来,他们商量要刻多少把手枪。我以为他们雕刻了木制手枪。没想到,他们撞上了这片红色的水泥地!

我把他们赶出去,他们跑了。

从那时起,我从肩膀往外看。村子像蚂蚁一样小,地上的绿色已经干涸塌陷。

大涧河浩浩荡荡,水流湍急,一条支流汇入一个池塘。

荷花奇迹般地摇曳着,这个荷塘五彩缤纷,冲破了周围腐朽的环境。

荷塘里,起了无数个水泡。每一个水疱都轻盈地飞着,当你仔细看的时候,无数的宝宝在水疱里睡着了。

“那是谁?兄弟?”

“就是你。”男人说,“他们都是你!老姐姐!”

“我不在吗?”

“你在吗?”这个人又笑了。“老姐姐,你根本不在这里!”

水泡漂浮着,伸展着,缩短着,里面的宝宝哭着笑着,翻滚着,翻着。

我伸长脖子,宝宝们都胖了,手里拿着几朵莲花和花洒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3457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