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个月前 (11-05)  情感口述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钱伟成一开着他的黑色路虎到了育新街的公交车站,珍妮丝已经在车站附近等着了。

这次珍妮丝租的房子离原来的出租屋并不太远,所以珍妮丝还是在育新街公交站坐公交车上下班。

钱伟成下了车,向吴招手。

贾尼斯看了看手机,约定的时间快到了,他看到一辆霸气的黑色路虎快速停在公交车站。

珍妮丝很好奇——为什么这么霸道?但是公交站牌,你站在人家的位置,公交以后停在哪里。贾妮斯笑着摇摇头,走到路虎前,看到上下车的路虎人向她招手。

吴倩一上车,路虎就从汽车站飞驰而去。

“我是谁?我怎么能这么嚣张?我实际上占据了巴士的位置。”吴倩一上车就说。

“我不怕你看不到。此外,我们很快就要离开了,这不会影响汽车站。”

“去哪里?但是我没有太多时间。”

“说出一个地方。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我们去河边吧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

这座滨江城市在经过长江的中心地带后,经历了多次修复和翻新。有滨江公园、滨江游乐园、滨江风景长廊、滨江步道等。目前,滨江已经成为人们锻炼身体、玩耍放松的好去处,也是情侣们相亲相爱的好去处。

钱伟成找到一条相对安静的河边小道,把车停在停车场,和贾妮丝一起下车。

河边小道绿树成荫,弯弯曲曲的小道绵延很久。步道分为水泥路和碎石路,路边隔一定距离有花池、石椅和橘子。

这里很安静。偶尔可以看到老人在绿树成荫的树下锻炼,偶尔还会在小道上遇到跑者。

钱伟成和贾妮丝正走在小路上。

“有话直说。”贾尼斯没走几步就开始说话了。

“嗯,”钱伟成笑了笑,没说话,但还是在小路上慢慢走着。

多好的地方啊!抬头望着宽阔的江面,顿时驱散了心中的压抑。过去的游轮和货轮在河上缓缓前行,给人以奋斗的力量和力量。

在贾尼斯的陪伴下,钱伟成顿时有了一种冲动,浑身是血。他想成就一番事业或大力做点什么。英雄情结或对男子气概表达的渴望从未如此强烈。现在他觉得自己有无穷无尽的有用能量。他想保护珍妮丝,他想让珍妮丝过上更好的生活。

钱伟成突然快步走上前去,好像要飞起来一样。

“你在说什么?”贾妮斯看了一眼钱伟成。

自信是从钱伟成的眼神里传递出来的,坚毅也刻在他的脸上。阳光明媚,充满男子气概。

贾尼斯立刻有了一种安全感,这种安全感是以前从未有过的,即使在他父亲还活着的时候。

“我想保护你,让你过上更好的生活。”钱伟成停下脚步,盯着贾妮斯。

“你在说什么?”珍妮丝低下了头。她不敢直视钱伟成的眼睛。

“ Janice,相信我,我一定让你过上更好的生活。”

“什么呀,钱先生,你怎么忘了?你应该保护霍桑语。你应该让霍桑的语言代替我过更好的生活。”

“ Hoth?说到这里,我不怕你的笑话。霍桑甩了我!”钱伟成轻轻一笑。

“这怎么可能?霍太爱你了。” Janice知道,但他还是要说。

“她爱我?她爱我出国留学吗?即使你在国外学习,你也应该让我知道。我打不通电话。你见过这样的爱情吗?”钱伟成兴奋地说道。

“我不理解你。”

“我那么爱她,可她…她就是这样。”钱伟成的眼睛都红了。

贾尼斯静静地听着。

“我甚至不知道去哪里找她。她太粗鲁了!”钱伟成停下脚步,把脸扭到一边。过了一会儿,他用手揉了揉脸,然后抬起头来。“不要谈论她。”

贾妮丝见钱伟成停下了脚步,也不再往前走。

“来吧,我们继续。”钱伟成又松口了。

“钱先生,你…” Janice没动。

“我没事。”钱伟成瞪着眼睛笑了。

“钱总…” Janice犹豫了。

“你说。”钱伟成停了下来。

“以后最好不要联系,这样不好。”

“什么?你为什么不再联系我?我真的那么讨厌吗?”钱伟成看着贾妮斯,一种无助感立刻出现在他的眼中。

“不,你…” Janice赶紧解释,“我不恨你,只是觉得这样不好。”

“怎么了?我只是想和你谈谈,不是吗?”

“我是说,不可能是这样的。”

“哦,你是说约会?”

吴倩点点头。

“怎么能一直聊到见面?你害怕这个吗?”

“你可以打电话。”珍妮丝早就想好了。只要我们不见面,我们可以互相打电话。当我们找到工作时,我们可以立即辞掉现在的工作。那我们就不用担心钱伟成找她了。

“我在电话里能说什么?遇到你我不能畅所欲言。”

“这样不好。我会被别人议论。请替我想想。”

“别人怎么会说话?这和他们有什么关系?”

“钱先生,你是谁…?何况你只是…”

“我是谁?我怎么了?”

“你是…高富帅,你刚刚…和女朋友分手了。”吴倩本不想说,但她别无选择。

“哦,我明白了。”钱伟成笑了,“ Janice,你觉得我帅吗?”

吴倩点点头。

“嗯?珍妮丝,你说我很帅。有帅哥在身边不好吗?”

“我不敢!你是富二代。”

“富二代只是比你家强一点。”

“更好?你开玩笑吧。”

“算了,不说家庭条件了。我以为你说我刚和女朋友分手。我们该谈谈了。哈哈…”钱伟成笑道:

“钱伟成,你开玩笑吧?谁会和你说话?”

“谁在跟你开玩笑?如果我们谈了,我以后有理由保护你。”

“你还在胡说八道。我马上就走。”贾尼斯一转身,就要离开河边小道。

“好的,好的。”钱伟成急忙拉住贾妮斯的胳膊,“我不是在开玩笑吗?”

“以后不要开这种玩笑了。”

“好了,不开玩笑了。”钱伟成笑着摇摇头。“我好像是个大恶魔。听着,这让你害怕。”

珍妮丝·斯诺笑了……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3487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