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天前  情感口述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在农村,在旧村,你会经常遇到一些令人惊叹的老建筑。例如,一个土楼。

那天,我去了一个小村庄。村子原本藏在万安山的衣褶里,现在人都搬到高处去了,只剩下沟底腐朽的老房子,有些已经变成了田地。顺着弯弯曲曲的小路到沟里,有一座小石桥。桥旁边是一片绿叶的红薯田。抬头一看,我发现了绿色的尽头,静静地站在一座土楼里。

土楼有三层,以石头为底,青砖为柱,土坯为墙,青瓦为顶。建筑的顶部排列着动物的脊梁,仰望天空。

土楼很常见,但三层楼很少见。特别是,墙壁是由青砖砌成的正方形。在广场上,卡其色的材料排列整齐对称,保护墙壁免受风雨,将墙壁装饰成立体画。拱形门窗,砖刻着美丽的图案。远远望去的土楼,古朴美观,仿佛是一件做工精良的家纺袍,而袍中的老先生却是温柔而不凶狠。

临近,门前的杂草已经把路堵死了,似乎很久没有人来过这里了。斑驳的黑漆门上有一把锁,锁生锈了。穿过杂草,从门缝往里看。里面很黑,看不清楚。翻到土楼的背面,这也是一个由青砖和材料组成的美丽图案。有几个小孔,只有一个桶可以从孔中伸出。

谁建造了这座土楼?这座土楼最初是做什么用的?

也许这就是秀楼小姐。窗户前绣着高髻的年轻女子。崇高的愿景能驱散她一个人在角落里的孤独吗?

也许这是一个富裕家庭的宝库。在老农村,只有家里的老掌柜把一串钥匙挂在腰上,才能按时按量取到食物。吃饭时,任何敢在碗里留一粒米的孩子都会被狠狠地吐出来。

或者炮塔。当土匪突破村口时,全家人躲在这栋楼里,居高临下,从窗户或山墙的圆孔里,拿着土枪等待。

土楼墙壁上的一些材料已经脱落,屋顶上的一些瓦片也乱七八糟。它伴随着废弃的高低院墙,三棵躺着的老杏树,一个石槽,半砖堆,还有怀旧的旧时光。

在小石桥上,村民们扛着锄头走过。看到我们的好奇,他们热情地介绍了土楼的历史:150多年前,这个院落的主人是一位德高望重的私塾老师,十里八乡的年轻人来此求学。房子在家里住不下,庭院有限,所以我们和学生们一起建造了这座土楼。书的声音一直在响。几年前还是学校,村里很多老人都在这里上学。

不是刺绣楼,不是神器楼,不是枪械楼,而是图书楼。超出预期,是最美的使用。当时,当盖楼的想法被宣布时,赢得了学生们的热烈响应。大家雨天学习,晴天工作。

或者找块地和泥,做砖,或者在地里挑出一块块料,放在箩筐里,运回家,再砸成中等大小的石头;然后小心翼翼地在土坯墙上粘贴泥巴,用一块块材料绣好。当年来读书的那些少年们是一边工作一边念叨“立人美”还是“向往道,依德、依仁、依艺”?在河里洗手,会不会想到“在演绎中沐浴,在风中起舞,在歌唱中回家”?

图书大厦已经建成。一定是十里八巷最有名的建筑。同学们都在这里学习,抬头一看,他们就是窗外的南山人和田中人。站在高楼上,不怕云遮住眼睛。到时候,世界会在我心里翻滚,对吗?

这个村子里确实有很多有才华的人,包括书法家、工程师、教师和守卫边境的士兵。普通村民也敬老孝,与邻居和睦相处。我们要去拜访的村里的老人,尽管生活艰苦,却开了一家农具博物馆,免费向大家开放,就是为了收藏历史,教育后代。土楼虽然孤独,但它的文脉在这片土地上源远流长。

走过小石桥,我忍不住停下来。再回头看这家书店,我仿佛听到了远方传来的书声。而每一块青砖都是一份文件,每一块蓝瓦都是一页,每一格都是一首诗行……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3651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