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个月前 (11-01)  百家故事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那时候,每年“三个夏天”“三秋”都忙于农业。我们的中学生总是去农村。刚开始,他们早出晚归到附近的生产队去捡麦穗、捆米。后来,他们拿着被套,坐船去了遥远的农村。第三年,第一次让我们“第三强盗”也去农村,去很远的天马公社寺头大队。离青浦县比离松江天马镇近,水路也比较方便。一大早,天还没亮,制作组就来通知我们,说有六七个学生去青浦帮忙拉纤维,付早稻钱。挑“型号”大一点的学生,他先被选中。当时不知道路有多远,回来要多久。人比活得多,两个小时就到了青浦,可以享受小团体的自由和快乐。接下来,山谷被放入一个装有山地巴士的棚屋,几个农民肩上扛着跳板称体重,这是一项技术活。但是每个人都开始饿了。工作完成后,临时船夫说,我去结账,四处看看,吃点早餐,一小时后起航。分开行动后,最无力的事情发生在学生身上。他们很饿,似乎很难坚持下去。周围的摊位有一股浓浓的香味,但是他们没有带钱。原来,劳工的衣服上有很多洞,他们不会带任何钱。因为贫穷,他们没有买零食的习惯。只有一个学生从袋子的角落里挖出了2美分。他们买了一碗淡豆腐糊,大家喝了一杯。2分钱只能买一碗淡豆腐浆。没有一个人主动向不熟悉船的农民借钱,当时的农民也不一定富裕。所以他们期待着早点返航。

他饿着肚子回来了,饿得肚子痛,吃不下东西。后来他去了北大荒。几十年来,他一直认为这是他印象最深刻的饥饿。

他是个孤儿。在三年的困难时期,他的父母转行卖掉了房子,把他送上了去松江叔叔家的火车。不久,他的父母饿死了,他一直跟着叔叔。因为他比我们大两岁,我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老吴。“文革后期”我们的成绩还没分配,于是很多人去学长组报名,积极要求参加北大荒保卫边疆。老吴通常和我关系很好。那天,他特意来我家,动员我去北大荒。他说他决心离开,并希望我的好朋友能和他一起去。我们可以一起做点什么来防止苏修入侵,增加北大荒的大豆产量。说我的心又软又热,我口头同意了。但是第二天我犹豫了,说妈妈不同意。

这种差异是一辈子的。

后来他总跟我说松江,他总会回来看看。他在那里做得很好。他已经做了。正因如此,知青回城时,他正在编干部,回不来了。他爱上了一个比他小几岁的上海女孩。他想尽一切办法让女孩先回上海,但女孩回到上海后就失去了消息。他独自一人在那里的事实总是让我感到内疚。多年后,他终于告诉我,他的女儿大学毕业了,他想让她在松江工作,这样他退休后就可以在松江安度晚年。我答应联系并全力处理。呆在我家没问题。如果我不住在家里,周末可以过来改善一下伙食。无独有偶,松江有招聘团队在东北招聘教师,女儿的条件都满足了。没想到,他女儿早已把档案放在珠海,珠海不肯退出。这使他失去了晚年定居松江的唯一条件。

女儿工作后不久,他说要马上来上海见朋友。很快一些学生说他已经在上海了。我想几十年后我们终于可以见面了。从那以后他就没去过松江,所以我想,在上海和你的同志们见面一定有个结局。后来听说他已经到了上海,但是没有声音。后来我发现他已经回东北了。我有点不开心。忙的话总该来松江吧,想了这么多?让我们和老同学见面聚一聚,看看松江的变化。我怎么有点粗心?然而,没想到的是,不久后他就因病去世了,这让我感到突然和遗憾。原来他准备先去上海看病。几次检查后,发现他肝癌晚期,立即改变了所有计划,回去安排自己的事情。两个月后,他就去世了。可悲的是,在条件和环境允许他回到松江后,他再也没有回到松江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3780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