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周前 (11-25)  原创文章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中秋节,我回到了我的家乡。我妈妈准备了各种美味的食物,我们聊不了几句。突然,她转身回到里屋,拿出一个很大的方便袋,对我说:“我只知道说话,但还有一件好东西。”

包里有大大的石榴,是可爱的红色,有的裂开了,像个咧嘴大笑着的老太太。

妈妈说:“你不喜欢石榴,请现在就吃。石榴是今年生产的。你叔叔家有树,你玉珠阿姨家有很多。他们知道你喜欢这个,很早就寄出去了。”

当我看到这些石榴时,我想起石榴已经成熟了。

吃着石榴,我回忆:

小时候和孩子打架后哭过。我妈抱住我说,“能给你拿个石榴吗?”

我一说这话就不哭了。

我妈带我去玉珠阿姨家,在院子里喊。玉竹阿姨出来说:“我孩子哭了,要一个石榴。”

玉珠阿姨说:“这么大的孩子还哭,扔,扔,扔!”反正她一转身,就从石榴树上给我摘了一个大石榴,手轻轻一拧就摘下来了。

手里拿着石榴,我笑,脸上却有泪。其实刚才我在和玉珠阿姨家的孩子打架。

我记得,村里有好几棵石榴树,都让我馋了。过了一会儿,我太贪心了,缠着妈妈要她给我一个石榴。我太忙了,什么工作都做不了。她带我去一户有石榴树的人家,说,“我孩子又贪吃了。让你奶奶给你摘一个石榴。”

老奶奶用手指摸着我的额头说:“好大,还这么贪吃。”两人正笑着,石榴到了我手里。

我还偷了丰收叔叔家的石榴。收获大叔的墙短,根本挡不住人。周末,我们几个孩子偷偷溜进他家,偷了他十几个石榴,包在衣服里,在柴火里大吃一顿。有时候我的牙齿会因为石榴酸掉下来,晚上吃不下东西。

那一次,我们去收割大叔家偷石榴,没想到他家还有人。只是抱起某人,甚至在矮墙上滚来滚去,撒腿就跑。

但是我扭伤了脚踝,收获大叔从家里追出来,一看到就追上了我,吓了我一跳。但是当收获来到我面前时,他说:“你还好吗,儿子?”

我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但是收获叔叔给我带了一些石榴,说:“那些石榴还没熟。它们成熟了。以后不要去碰壁了。如果你摔倒了会有多糟。”

到了秋天,石榴树上长满了石榴,使得树枝低垂。石榴是可爱的红色。那些没人拿去市场卖的石榴,基本都是送给亲戚邻居的,包括那些偷他石榴的孩子。

后来长大了,不再偷石榴了。我在外面上学,周末回家,妈妈经常拿出一些石榴说,谁送的?当我再次回家时,我妈妈可以拿出石榴,但那是另一个。而那些给我石榴的阿姨们,在我小时候,并没有偷她们的石榴,而是和她们的孩子打了一架。

虽然家里没有石榴树,但是每年石榴成熟到牙齿发酸的时候,我都能吃很多石榴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那些邻居还是会想起我,知道我小时候很爱石榴。

当石榴成熟的时候,这些石榴承载着我童年的记忆,记录着我们小区的和谐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3860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