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周前 (11-25)  心情日志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南京江宁谷有一个著名的井村——皮帕井村。村里有三十三口井,每只眼睛背后都有一个沧桑的故事。在这三十三眼井中,我偶然遇到了顾腾井,对这个诗意的井名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世界上大多数事情都讲究一个巧合,无论是人与人之间还是人与万物之间……村里有三十三口井。这个数字可能是由于意外,这似乎意味着不可避免的因素。在中国古代,自然数被认为是一种神秘的东西,其中隐含着秘密。所谓人生自有定数。根据“扎尼卡亚&米多”的说法,三十三是佛教中的天数;田萨宾记载:狄氏前生是莫加的婆罗门。他和32个朋友朋友都是在他死后出生在七里田的。三十三有练福特的意思。不要说太多。既然偶然遇到顾腾井,也许冥冥之中是天意,不为人知。

顾腾井,因井旁的一个顾腾而得名。当脚步声莫名其妙地把我带到顾腾井的时候,已经是隆冬时节了,藤也不是原来的顾腾,也不能说是“新腾”,也就是“新腾”在寒冷的冬天经过切割、倍增后简单雕琢而成的,早已模糊了新旧之间的界限,呈现出新的样子。

井真的是一口老井,黑洞洞的石头井口,还有井口周围石头的痕迹。那是井绳和井口与漫长岁月的对话。他们怎么说?也许风知道,苔藓知道,秦朝的星月知道。当我触摸被井绳打磨的沟渠时,我感觉我也能听到他们的低语和时间的故事。

当我探身入井时,井水依然是青蓝的,像一面镜子,映照着天空和我。此时此刻,对于这口老井来说,我无疑是井底之蛙。这口井经历了多年的风霜,经历了世间的许多变故,一直安稳地坐在大地上,像一个开悟的和尚,能让人一下子内敛而平静。估计已经很久没有人在井里抽水了,井壁上长满了蕨类植物,但是井并不满足。

还好没在意她身边的顾腾。我忍不住关心。可以说,它与井相得益彰。仿古仿木藤架与顾腾巧妙结合。很自然,藤似乎理解了人们的意思。它似乎明白了自己与井的关系,从井里伸出来却不迷失自己。

离谷腾不远,一丛绿竹和几株粗壮的绿芭蕉正好生长在一个太湖石的边缘,更衬托出谷腾和老井的味道。

坐在玄关的桌边,拿起热气腾腾的茶,看着以古井为主题的庭院。人莫名沾染了古气,仿佛身处天堂,“不知道还有汉人,无论魏晋”。

望着等待多年的老井,在老井之上的顾腾,不禁想象起春夏秋三季顾腾的神色,以及顾腾映衬下的井的风采。春天,东风用彩笔画藤,由浅入深,水彩画一般,用几笔淡淡的笔触,意在神韵;阳光肆无忌惮,井完全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。好在老井没有拘束感,坐在危险中,下一个阳光肆意。但月光抚着我,透过细碎的藤叶落在井口,老井仿佛羞涩迷人,十分怡人。

夏天,谷腾的藤蔓像水墨画中苍劲有力的骨纹,花叶浓艳,泼墨淡淡。此时,太阳不可能再任意搅动井了。藤叶如烟,藤花似雾,太阳被烟拒之门外,井在安全地看着谷腾。她似乎对太阳有点同情心,身上的光点斑斑点点。她更喜欢夜晚,星星和月亮在花和树叶之间,月光的柔和与井水的甜蜜和柔和相协调。人们不喜欢坐在星星月亮的顾腾下的井边,邀请一两个知己,一起喝茶聊天,这真是一件美妙的事情。

到了秋天,藤花已经脱落,叶子也开始变黄,恰逢秋雨连绵。井似乎是乡愁的象征。我无缘无故想起马致远的诗,“枯死的藤蔓老树乌鸦小桥流水…”

顾腾嗯,顾腾和老景是关于每个人心中的一个梦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3879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