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周前 (11-25)  情感口述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无尽的雨落在天地之间,随时间飘散。

淡淡的炊烟从地上升起,野外的一切都是湿漉漉的,湿漉漉的房屋、湿漉漉的树木、湿漉漉的街道,湿漉漉的车辆溅满了明亮的水珠。是“天街上雨水清脆,草色近却无”的早春。天地空,桃树、石榴树等许多树木整个冬天都枯黄了。在这个初春的雨季,似乎眼泪在等待花蕾和绿叶的到来。菜地也是湿漉漉的,绿油油的白菜在寒风中优雅地摇摆,干净得像庆祝节日的孩子。

在这样潮湿的雨田里,也有一些不湿的东西,那就是这些鸟儿在菜地里跳来跳去。鸟的羽毛还是和晴天的一样。他们看不到被雨淋湿的样子。它们低头觅食,啄几口,然后悠闲地在菜地里跳来跳去。一会儿它们飞到旁边的桃树上,一会儿它们落在我家的墙上。这些鸟三五成群,一个是麻雀,一个是喜鹊,一个是八哥。我最喜欢灰色的斑鸠。我总是想接近他们,我真的很想抓一个在手里。我想摸摸它柔软的羽毛,看看它小小的睁着的眼睛,但每次我不靠近它们,它们马上就飞走了。他们一如既往的优雅、自信、从容。他们如何巧妙地避雨?他们在生活中比人更聪明吗?

一个人走在尘埃里,多么渴望有一场细雨,雨季会让喧嚣的世界暂时安静,尘埃会暂时落下。在这无尽的雨季里,开门去野外散步,有着独特的意境。想起古人的“绿竹帽,绿蓑衣,斜风细雨。”古人描述的意境,随着时间的渐行渐远,我们再也看不到了,只能看着路上的车辆,不断鸣叫的车辆似乎从未停歇过。他们就像无家可归的流浪者,他们总是不停地奔跑。

下雨天,我撑着伞,慢慢穿过雨雾,细细的雨丝顺着伞的坡流下。这样,在雨中行走可以走进一个不同于晴天的世界,也可以走进一个别人看不到的世界。每个人都会淋雨,对吗?烟雨雾,明晃晃的雨,雨中湿漉漉的植物,远方升起的炊烟。随着雨季的到来,在雨中漂泊的时光又会回到我们身边。

很多年前,我在新仓烟店粮库工作。每逢下雨天,粮库都会天晴。我一个人撑着伞沿着长河坝走了十几里路去看儿子。当时儿子在妈妈家,雨天是儿子的假期。雨中的长河坝,雨中汹涌的江水,大坝上无数次被我践踏的小草,长河两岸遥远的群山,粉墙蓝瓦的村舍,都如水墨画般呈现在我眼前。后来儿子带着,渐渐长大了。多少个像这样的雨季,我的儿子从来没有被任何人接走,但他勇敢地骑着自行车去上学。那些淋雨的经历会不会偶尔跳出他的记忆?虽然他现在开车上下班,不再被风雨打,但有形无形的雨还是会不期而至。

当命运的风暴倾泻而下,我们往往无法避免。被打击的激动、喜悦和悲伤会在生活中留下长久的痕迹,但风暴总是短暂的,所有的风暴都会慢慢平息,成为无尽的雨季。细雨,一年又一年,总是静静地落在我们触摸不到的地方。

在雨夜,会有淡淡的忧伤之美。漆黑的夜晚,当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窗下,听着雨水滴落的声音,他似乎能闻到雨水清新的气息,湿润而寂静,还有电闪雷鸣。雨落在窗外的树叶上,树叶在低语,风在吹,风雨在黑暗中低语,植物在尽情地交谈,说着自己的语言。在这样的夜晚,我们可以静静地回到自己的心里,让一个雨季慢慢结束,让一切在雨中慢慢成长,而我们只是坐以待毙,慢慢变老。

  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3883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