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周前 (11-25)  感人文章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一年一度的思乡之情

文/廖先红

公婆家位于云开山腹地,吴韵山脚下,四面环山。一条清澈的小溪环绕着村庄,风景优美,民风淳朴。这是一个典型的小山村。每年除夕的第一天,我们都出发回家过年。城市的味道不同于山村。如果说城市过年是一本精准的期刊,那么山村过年更像是一本连环画,读起来有意义,有意义。

在过去的二十年里,我从未接触过这个小山村,我每年都尽最大努力回家过年。我老公固执地用真挚的爱感染着我和孩子,像水一样浸润着,为了让我们母子完全融入这个小山村,虽然我们不会说当地的方言。

除夕夜,公公婆婆早起杀鸡在煮肉准备给爷爷奶奶拜年。中午过后,我们一家像家家户户一样,带着熟鸡、香和鞭炮,到山那边同一个宗族修建的香堂里祭拜。在香堂里,依次放着陈夫祖身上的太公灵牌,一百多年。香火萦绕,庄严肃穆。二十多岁第一次和老公一起拜的时候,我年轻轻狂的时候还经常笑这是封建迷信活动。现在,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发生了变化:在独生子女政策和城市化的过程中,中国社会的宗族观念正在减弱。这种香堂是同一个氏族的后裔之间的精神纽带。在瞬息万变的时代,我认为,仍然需要传统的乡村生活,以及一种依靠血缘亲属和宗族的共存方式。

在外面,同一个氏族的兄弟们礼拜后互相问候,这似乎是另一个社交场所。祭祀用了大约一炷香,太公们也吃了年夜饭,放了一圈鞭炮,也代表了天地双方的关心。

正月初一。在山里,元旦的开放时间不是凌晨0点,每年的时间点都不一样,是按照天干地支来计算的。每年迎亲祝福前,公公婆婆都会早起,煮蜜饯,只等时辰到了,立马开门放鞭炮。一个又一个村庄,没有缝隙。鞭中有枪,枪后有鞭。一个接一个,一个村庄穿过另一个村庄,就像滚滚雷声吹过每个村庄。鞭炮停了以后,天还没有完全亮,院子里烧香祭祀,用糖饼当祭品,祭天、祭地、祭日、祭月。祭祀结束后,会邀请全家人一起吃甜食,祈求一年四季平安甜蜜。

山里的集市大概是山民世界最延伸的地方。每隔369天,就可以在“外面的世界”散散步。春节期间,无论三六九是什么,每天都是一场聚会。大年初一吃过早饭,我们一家人出门,爬上“形山路,去山那边的小市场赶集。岳父给了我足够的面子,把我给他们买的新衣服穿在我身上,大声喊道。在聚会上,你会看到三五人一组聚在一起谈论家庭事务,远山之外的叔叔阿姨们会在集市上互相拜年,没有礼物也没有包裹。旧时光的情分,积怨已久,融化在这频繁“新年快乐,恭喜发财”。村民们亲切地叫着广东爸爸的外号,互相寒暄,询问在哪里工作,表示祝贺和鼓励。好像我们在被村民审查,我们也在审查村民。

大年初二,和公婆一起回家过年,给老奶奶拜年,是一个重要的议程。只要我回家,就一定要去老奶奶家看看。老奶奶家在山冲北边。一大早,我们起床换衣服,翻过山包,走过山脊,翻过山,走过山脊。十里山路感觉不远。几年前,奶奶的腿脚还很灵活。每次我们回来,她都从北方赶到南方来看望我们。如今,老奶奶九十九岁了,是一位精神健康、头脑清醒的老太太。努力了一个世纪的老奶奶,每次见到我,都会用她干瘪的手抓住我的手,久久不肯放手,说着我听不太懂的方言。这时,广东爸爸会在他身边当翻译。虽然言语障碍不能很好的沟通,但并不影响外婆对我的爱。每次来拜年,奶奶都会跟我们说政府有多好。放假前,市领导也来慰问,送她米油棉被,还有她每个月能领到的高龄津贴…//K18/]。当她谈到这一点时,她看起来很满意,也很感激。说到在湖南岳阳工作,退休的70岁大儿子很少回来看望她,他立刻变得忧郁起来。看着奶奶那苍老如树皮的悲伤表情,这一刻,我突然体会到了“青山还在,夕阳几下”的意境。

在回来的路上,奶奶通常会给我们一些年货和一把蒜苗,祝我们在新的一年里生活愉快。

大年初三,是清贫送贫的日子。家家户户起床后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用扫帚快速扫完鞭炮碎屑,把一年没打理的灰尘扫干净。这一天,我们可以睡懒觉,起床后爬上屋后的山,看看整个山村,然后去公公工作的竹园。

正月初四,公公会带着家人四处逛逛,去山外看望姑姑和姑父。我理解岳父带我们去亲戚家的意图。其实我公婆很在意我们的身份。在陈家的儿女中,我和老公是唯一一对拿国家工资的夫妻。况且媳妇会说话会写字,公婆也没有在亲戚面前不宣传我的理解和孝心。他们用自己的方式,确立了我在这个家庭中不同的分量和地位。他们非常关注我。说白了,他们把我当文化人,处处维护尊重我。岳父看到我们的工作进展顺利,事业不断进步,更是欣喜不已。

学习和工作,我们越走越远。没有当地的土壤和水,人们会从当地的口音中退缩,甚至改变他们的外表。但是在异乡的一个小小的接触,就会重新点燃关于它的一切。过年是归期,年味是乡愁。只要风俗还在,流浪的心就有了去处。只要大门前的青山还在,村边的小溪还在流淌,我们就能轻松地记住这份乡愁,依然让它与我们一起前行。

怀旧无处不在

文本/宋殿儒

新年将至,儿子说明年不能再回去了。你最好带你的孙子们去广州过年。

一接到这样的消息,我们老两口对团圆的渴望突然熄灭了,心情非常沉重。儿子和儿媳常年在外打工挣钱,可家里一对儿女和十亩地都丢给了我们老两口。虽然在孙子孙女面前,我们老两口总会做出“不想要他们”的画面,每当我们避开孙子孙女的时候,总会拿起手指数着过年团圆的日子。

新产业的兴起,新生活的要求,让我们农民不敢只靠那几亩薄田生活。一个家庭一生分为五个部分,这是当今社会的特点,我们只能自然接受。但是,每年过年的乡愁是分不开的。

我女婿已经在外面努力工作好几年了。她每年都准备回来过年,但最终还是因为工作原因临时换了工作。我没办法。老两口不得不带着孙子孙女去外地团聚过年。

其实我们老两口并不是说出国过年不好,而是总觉得离开家过年生活会很不一样。比如我喜欢吃南方的红豆、绿豆、小米等杂粮?老婆最喜欢的家乡徽面,家乡的老山羊皮等。,南方会有吗?会有孙子们最喜欢的红心糖葫芦和扁豆粥吗?我家乡的这些东西在南方是长不出来的。我知道南方人的主食是米饭,但我家就是吃不惯。

所以,每当儿子要我们去外地过年,我们老两口都会很不情愿。

然而,现实摆在我们面前,我们不得不考虑孙子孙女想要见他们的父母。所以,即使不情愿,也要无奈地顺着儿子的方向走。

那年在广州过春节,心事重重的带了很多家乡菜。结果没想到,那个地方的大街小巷什么都有,甚至连来自全国东西南北的风味农产品都远比老家的完整。儿子知道父母和孩子喜欢吃什么,在我们到达之前,他已经准备好了一切。

那年广州春节,我们没有错过乡愁。相反,我们获得了知识,尝到了南方的味道。

后来,随着儿子儿媳工作的流动,我们一家人在春节期间去了北京、上海、拉萨等国内很多地方,既享受了乡愁,又享受了外面新奇美好的异域风情。

其实从这方面来说,也反映了中国开放流通和市场繁荣的一个方面。国家的繁荣会给每个家庭带来繁荣,经济发展和政治和谐是我们人民幸福和繁荣的基础。如今,我国每一片土地都物产丰饶,乡愁不再是单一的故乡。我们可以自豪地把家乡设置在祖国的每一个角落。

新年又到了,到处过年好。诚然,乡愁无处不在,幸福无处不在。

炊烟,乡愁浮心头

文字/易国华

对于长期生活在城市的农村陌生人来说,经历了几十年繁华喧闹的城市丛林,我并没有感受到多少幸福。当我安静的时候,我会永远怀念我童年的家乡。也许只有乡愁才能让我在喧嚣的城市里平静下来。

怀旧是一幅永远不会在生命记忆深处褪色的美丽画卷。但乡愁最具代表性的元素,当然是儿时家乡老屋顶上的炊烟。

总觉得炊烟是家乡固有的一种特殊符号,既有形、多彩、有品位,又有情、有意、有诗意。烟起,是对游子的呼唤。在烟雾的牵引下,流浪者不会迷路回家。

有人说,炊烟是房屋升起的云,是柴火灶火化的灵魂,是村庄的声音和气息。事实上,炊烟是这个村庄独特的景观。困倦的小猫斜靠在安静的老房子的灶台上,灶房前忙碌的女人点燃柴火,左手不停地往灶房里添柴火,右手“拍手,拍手”拉风箱。当邻居的烟慢慢升起时,村子上空有动态的画面。柴火和食物混合的烟雾闻起来,聚了又散,浓了又淡,散落在村庄上空,飘渺而灵动,就像是深呼吸后老房子的冷漠。村庄,因为炊烟的灵动和浪漫,更有生机和活力;略显沧桑的老房子静静地立在村里,也让村子变得更加安静祥和。

我在宁静的心情中画出一幅和谐的田园水墨画。不幸的是,我不再是画中人。

我家乡的炊烟很香。灶膛里燃烧的柴火,充满了野性的激情,使生铁锅里的绿豆粥浪涨,香气四溢。“吃早餐吧!”当女人大声吆喝时,全家人慢慢地、热情地吃着桌上的一碟腌咸菜,很快就喝上了一壶肚子鼓鼓的绿豆粥。“妈妈,你煮的粥真好吃!”晴雅子拍着胖乎乎的小肚子走过去。男人的嘴更醉了。“你煮的豆粥闻起来像死了一样!”男人张开嘴,对女人微笑。一个女人转过头,带着愤怒的微笑看着她的男人。“那是你嘴里的蜂蜜!”此时,缭绕的烟雾已无暇怀念人间的温暖,早已端着柴火的香,粗茶淡饭的香,消失在村庄的晨光天空。

家乡的炊烟很有情调。炊烟起夕阳,风追炊烟。夕阳映照下的炊烟如梦,如婀娜多姿的女子扭腰飘逸的裙摆。一个人拿着锄头从地里回来,夕阳在身后追着他的脚步,烟雾在前面向他招手。看着自己家里升起的烟,他会忘记自己的疲惫。家里的小黄狗远远地对着他吠叫,盯着男人手里的游戏,摇着尾巴欢迎男人进屋。

家乡的烟是诗意的。如果说清晨的缕缕青烟是一天中最早升起的暖意,那么晚霞中飘着的青烟就是一天中最美的风景。晚霞里的烟比晨光里的烟更实用,更温柔。/[K12/]羊舍里炊烟袅袅”,女人做一两个对自己有好处的家常菜,安慰整天工作的男人。灶台里的柴火虽然烧得狂野,但升腾的烟雾绵软缠绵,久久不能散去。那人喝了口烧酒,尝了口散不开的烟,喝了一天的疲惫。原来,我家乡的厨房烟真的很好吃,可以作为一种开胃菜!月亮悄悄地爬上树梢,炊烟在月光下躲进树林。也许它还会在树梢徘徊,偷听黄昏后人们的低语。

回到家乡,很难再找到“温暖而又偏僻的村庄,伊一市场的硝烟”那简单而又温暖的画面,顿时我就像一个找不到家的迷路小孩,内心是孤独的。我在熟悉又陌生的村子里走来走去,却没有看到炊烟升起。吃一桌阿姨用煤气炉做的家常菜,完全没有当年用柴火煮的好吃。和城里的菜味道没什么区别,可惜阿姨忙。在农村城市化进程越来越显著的同时,原有的乡土文化也在逐渐离开我们。

当我离开家乡时,我久久凝视着我梦幻般的家乡,期待着一缕青烟在我眼中升起。我知道,我在寻找我老房子屋顶上烟雾的记忆。老房子里冒出的烟,你还记得当年的我吗,看着你每次崛起,幻想着把你赶走?现在,你悄悄地走了,变得有点想家……

沉闷的乡愁

文字/生活就像水

时光飞逝,日月如梭,岁月不等人。五一刚过,就是五月初五的端午节。特别是今年的端午节与儿童节相连,更增添了我对家乡的向往。30日晚,女儿回长春度周末。三口之家在长春团聚的日子不多了。晚上吃了白菜炖土豆后,她兴致勃勃地去南湖公园散步。

晚上,南湖公园挤满了人。这些天空气质量很好。南湖的湖像蓝色一样绿。湖岸上的建筑到处都是火树和银花。灯笼高高挂着,高楼闪烁着霓虹灯。真的很美。这三个人谈论最多的是他们的家乡和他们在不同时期的童年。那时,他们必须在每年的六一儿童节去山野。无论是50后还是80后,我们最希望的是阳光明媚,最害怕的是下雨。一旦下雨,郊游就泡汤了。

那时,当我们访问山野时,富裕的家庭会为孩子们煮或煎一些鸡蛋,买一些汽水。给我们贫困家庭的孩子带几个空瓶子装的玉米饼和自来水,也是一种幸福。80后在山野旅游时,生活条件发生了变化。孩子们会带面包、火腿肠、零食和一大瓶可口可乐,随着年龄的变化,他们对童年的理解也会有所不同。但是童年总是快乐的。

走过南湖的树林,夏花盛开,仿佛回到了我的童年,我的家乡,在夕阳下拍下美丽的风景,看着那些年轻的父母带着孩子,都是无比的开心,想着我们的童年,幸福就要来了,再过两天就是端午节了。想起逝去的岁月和亲人,我突然感到隐隐的乡愁。

“家里的月光多亮啊!,华是故乡燕”,故乡离长春并不太远,仅仅300多里的路程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对这句话的欣赏越来越深。同样的蓝天,同样的月亮。只是换个环境。没有熟悉的街道和面孔。在这个陌生的城市,我突然觉得自己是一个与任何人都没有关系的路人。心里总有一种感觉,我不是长春人,只是一个在长春工作的人。

人就是这么奇怪,总是想改变,总是想飞走,总是梦想着有钱,健康,快乐,选择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,面对所有的新鲜事物,然而,对家乡的向往总是在不经意间在心里慢慢升起。发酵成了我心中最深的眷恋。面对日益炎热的夏风,看着千变万化的春城,松辽平原这座辽阔的城市曾经是我最向往的地方,但现在我经常怀念家乡温暖的阳光和宁静的群山。

感受着这个矿区淳朴的文化和人们的豪迈,突然怀念起在家乡生活的52年,那里的山,蓝天,连绵起伏的山丘,潺潺流淌的河流,滚滚黑金,袅袅炊烟,人们脸上最干净最朴素的笑容。走在空荡荡的街道上,我想念家乡街道上忙碌的人们,但他们有自己的休闲和舒适。文华街中段几乎全是街边小摊和烧烤,叫“ smoky ”街,吉安街南段全是歌厅,人们戏称/[/k1。在这两条街上的一个街边小摊和卡拉ok酒吧,我享受了一段贫穷但快乐的时光。我曾经拿着毛巾和当地的秧歌队混在一起跳秧歌,我还站在街上的卡拉ok电视机前唱了一首歌。

关于家乡的种种事情,甚至是从未被人记住的片段。也许是因为身处异乡,它突然活了过来,变成了一部华丽的电影,一遍又一遍地在脑海里放映,才发现自己对家乡有如此深厚的眷恋。想家的时候,月亮是唯一的风景,星星是唯一的语言,回忆是唯一的归途。很多东西,你不觉得我时隔多年还能看清楚吗?

东北这个季节,是三个夏天最忙的季节,农活最累人,所以对于“抗饥饿”来说,端午节后,农民基本都在做糯米饭,通常用粘玉米或者大黄米来做“粘老鼠”和/[/k12。这两种食物容易放,好吃又抗饿。如今农民的劳动强度大大降低,又用化肥和除草剂耕种,于是“粘鼠”“玻璃树叶”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。

小时候是个不安分的孩子,喜欢孤独。只要我想做某事,我就必须做。从五岁开始,我必须去我想去的地方看看。那时,我家很穷,没有钱。我伸开双腿走路。8、9岁的时候,来回走了100里,去县城看大城市。因为这次经历,我深深体会到“在家千日好,离家一日难”。

现在,我已经进入了六十年代,家乡的那些人、事、时代,永远在我们心中最温暖的地方。那些记忆是没有花的玫瑰,永远不会凋谢。虽然有时候会让人难过,但却能带给我们最深的温暖和力量。让我们继续前进。家乡是我生命中最亮的一颗星。

很多时候,我愿意把自己定义为一个流浪汉。也许正因为如此,我的家乡在我心中总是有着不一样的分量。其实我对家乡的印象比较淡。我经常在我走过的城市里寻找一些东西。当然,这种寻找与梦想无关,甚至在某种程度上,它不是执着的。也许,我所寻找的只是一种熟悉感。这种熟悉感常常给我带来我需要的平静和安宁。诚然,这种搜索有时会让我感到有些失望。不过,我喜欢这种感觉。就像回到家乡,听到当地的口音,我觉得亲切,离开,但我有更深的依恋。我想这种失落感和依恋感大概是藏在心里的另一种乡愁吧。

然而,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的乡愁,都是那种淡淡的,淡淡的,宁静中带着一点忧伤,漂泊中充满憧憬,像家乡烟囱冒出的烟一样自然,像家乡的河一样宁静。因为没有“看不见的痛”所以没有那么深刻。但是,这样的乡愁总有一些放纵的质感。所谓乡愁是闷热而缠绵的,一般是指这样一种感觉。

归根结底,这是很多人都不愿意放弃的想法。因此,如果一个年轻人离开家,头发白了,他必须回到家乡。所有中国人都有一个或强或弱的家园和家园情结。当我听到当地口音时,我忍不住哭了。当我抬头看到明月时,我低头想起了我的家乡。一枝一叶,一山一水,满月缺月都可以是乡愁的寄托。这样的乡愁写在每个人的心里。它不重。相反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它就像人们心中的一面镜子,折射出自己原本的形象,或者说就像一轮圆月,它在心中总是明亮而美好的。我想这就是我为什么“漂亮”想家的原因。

在我看来,乡愁真的很美。诚然,乡愁中也有痛苦、失望和悲伤。然而,当思乡之情在心里涌起时,我的心一定是纯净的,没有任何杂质,柔软而温暖。这种清晰和向往常常可以照亮心灵的任何角落,即使曾经黑暗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我不希望一个人一直用力量武装自己。有时候,一个人一定要有片刻的温柔和宁静,哪怕是脆弱的。想想家乡,想想家乡的山水,想想家乡的小路,想想家乡的参天大树,想想永远不会绽放的野花。把家乡放在心里,在心里永远为家乡留一个角落。这是多么令人愉快的事情。

关心是一种悲哀的美,关心是一种酸楚的幸福。没有任何理由。只是记忆中淡淡的悲伤。它也属于时间、空间和无生命的东西。这种乡愁是由于时间的流逝,过去的你再也不能拥有。

乡愁与烟绑在一起

正文/浪子杨林

不离开家乡,永远体会不到硝烟的乡愁,不离开家乡,永远体会不到难以割舍的乡愁。这种感觉早已种在每一个游子的心里,这种沉重的记忆,无论有多远,都不会被抹去。家乡的烟永远飘在记忆里,飘在每个人的心里,包裹在梦里,清新浓浓,又熟悉。每一次回忆都是温暖的,每一次回忆都是淡淡的惆怅。

小时候,我住在一个小山村里,每天光着脚在大草地上跟着鸡鸭鹅的合唱,跟着猪和羊一起跑。在广阔的草地上,随处可见放牧的马、牛和羊。牧民骑着马,牵着狗,威武如将军,对着牲畜大喊大叫。草甸中间是一条清澈的河流,蜿蜒无声,唱着不知名的歌,滋养着河两岸的水草和庄稼。抬头看,是蓝天白云在苍鹰周围盘旋;低下头,是庄稼,绿水,花草。

每天,面对着初升的太阳,伴随着炊烟冉冉升起,我赶着牲畜走在满是泥窝的土路上。路上散落着满是青草味的粪便,土克拉在路边翻滚。每到下雨天,就会泥泞不堪。如果把裤子卷起来,只光着脚在上面走,长大了会起老茧,不会觉得疼。就为了救妈妈辛苦的布鞋,我怎么舍得让它们沾满泥巴?即使在上学的路上,我也用手拿着它们。这些是所有孩子的习惯。今天一想起来,心就热,眼睛就模糊了,有什么东西挡住了我的视线。

那时,我才知道烟的美和意义。我只知道,每天早晚,一个小村庄里家家户户的烟囱冒着青烟,像一列行驶的火车,一起喘着粗气,挥之不去,与沟塘里的雾气相连,漂浮在山丘上。清晨,露珠闪着荧光,鸟儿啁啾,晨光如梦似幻,迷人如仙境。天空很远,只有当烟雾缭绕时,我们才能知道地球上的烟花是浓浓的,混合的。晚上上班的人,每当看到炊烟袅袅升起,都会伴着夕阳,开着马车、牛车、驴车,有说有笑,互相邀请邻居,下班回家。抽烟是家庭最好的呼唤。每一缕烟都是家人的温暖和期待。烟越浓,生活就会越甜蜜,越舒适。虽然都是简单的一顿饭,但一家人团聚的感觉还是难以割舍和忘记。

后来慢慢长大,离开了小山村。我离开的时候是一个早上。看着住了这么多年的村子,看着熟悉的风景,舍不得离开。那缕缕青烟,在霞光中闪耀,渐渐模糊了我的视线,但那一瞬间却印在了我的心里和脑海里。无论你走多远,无论你飞多高,你都不会忘记,那是你心灵休息的地方,那是家,因为那里有父母。即使我的母亲离开了我们,她也把自己种在一块石碑上,这块石碑将在她的孩子们的心中,在我们童年的土地上打开,永远不会枯萎。

生活在熙熙攘攘的城市里,每当听到邓丽君的歌曲《又见硝烟》时,我总会想起我的家乡和村庄,那些风景和人,那些工作的场景和硝烟袅袅的家乡。再次看到烟雾升起,让大家想起了茂密的森林、流淌的小溪、隆起的庄稼和风景如画的草原。熟悉的亲人,艾草味的小屋和村舍,热乎乎的可加热炕,妈妈油灯下的针线活,都会一个接一个地闪现在你眼前。只有这样我才能知道,这一切都是挥之不去的,是我们一生中最难忘的亲情影像。我们会和他们一起走在路上,走在远方。

当你听到熟悉的地方口音,在异国他乡看到熟悉的画面,就会想起遥远的夕阳,炊烟袅袅升起的缕缕青烟,在小村庄的房屋前,家人会东张西望,会有哭的冲动。我多么想做村口的老树,赏百花炮,闻稻香,看村里的梦。村外的全景,拔节的庄稼,盛开的蝴蝶,晚霞中的鸟鸣,草丛中的蚊虫撕咬,蛙鸣不断的夏夜,夜游牧民放牧的篝火,都是我们睁眼闭眼时熟悉的童年生活。夜风冷,枕着你的名字睡觉,村庄是心坎,这里的梦会甜蜜而踏实。

当我们在外面努力工作时,我们会感到沮丧和冷落。当我们跌倒了,不想再爬起来的时候,我们会想起家乡飘在风中的烟。无论春夏秋冬,风霜雨雪总是慢慢升起,没有人能阻挡生活的脚步,也没有人能影响生活的进程。今天漂泊不要紧,明天还会重新崛起,只要心还在原来的地方。炊烟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,拉着我们的脚步,拉着我们的眼睛,寻找回家的路。

不知道谁曾经说过,人生如炊烟,离开熟悉的地方,飘出去。如果你寻找蓝天,你会飞向天空,变成一朵白云。如果你寻找踏实,你会沉入泥土,扎根,结果。炊烟如绳,把游子的心拉回家。烟花不断,乡愁不断,从童年到老年,从黑发到白发。每一天,每一个月,每一年都离不开人间的烟火,离不开袅袅如雾的轻纱。城市的灯光暗淡,灯光明亮,夜窗迷失,很多人的眼睛和心灵迷失,方向和坚持也迷失,只有老园里氤氲的炊烟才能唤醒陶醉,找到最绚烂的暖阳。

炊烟是孩子们熟悉的画面,火热的生活是团圆和兴奋。烟囱冒出的烟是父母的守望和牵挂。聚在大炕上甜甜地吃着,笑着哭着,是一种安慰。炊烟是对一个已经离开家乡的人的一种向往和乡愁。他想念并一直向前看。炊烟的绳子,紧紧地系在乡愁上,离家有多远,多久不会消失被遗忘,从哪里来,又会回到哪里。树高千尺,落叶归根,总有一天会回到熟悉的地方,在这里扎根。

因此,每个流浪者都会盯着家的方向,这样他的心就会停止流浪。烟雾升起的地方,是灵魂最宁静的彼岸。随着年轮的重叠,被炊烟束缚的乡愁会慢慢绽放。一路上的香味和熟悉的味道飘散在我的心里,让每一个流浪的浪子都能找到回家的路。

炊烟袅袅,乡愁不断切割,依然是乡愁混沌。

待在青山绿水中,记得住在乡愁里

文/春秋山三口汤

“待在青山绿水中,记得想家”。我认为谁说了这句话并不重要。重要的是你能否保持青山绿水。如果守不住青山绿水,又怎么会记得乡愁?

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,很多事情都可以在短时间内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不用说,就连曾经天长地久的山川河流,也很容易变得面目全非。中国几千年的农业社会使人们对土地产生了天然的依赖和崇敬。一切都来自土壤,人们以食物为生。然而,随着工业化的进程,人们逐渐离开农村,进入城市。城市化的推进进一步促进了物质的发展,进一步使农村变得萧条和人烟稀少。人口的流动和财富的积累,当然有其内在的驱动力,作为个体几乎是不可抗拒的。在这个过程中,有没有乡愁?家乡和家乡绝对不一样。家乡是几代人才创造的精神栖息地,所谓100平米的房厅城市化,只能算是一个居住的地方。在不断的移民中,我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他们所谓的乡愁。

我爷爷生了九个儿子一个女儿,我叔叔们除了嫁了几里路的阿姨都在老家有房子。二叔调去徐州当兵,二妈后来去了徐州,但二叔办理了退休手续后,他们又回到了老家。但是我表哥已经在徐州定居了。当他老了,他能像他父亲一样回来吗?父亲在老家给我们兄弟三个都盖了房子,五上五下,加上两个土坯房,真是一大排房子。但是我们兄弟三个都在县城买了房子,过年难得在家住两晚。我的其他表兄弟大多数也会离开家乡,流浪到其他地方。我们这一代人,对家乡还是充满感情的。但即便如此,等我老了,我也没有信心能不能再回到家乡。我父亲还活着,每年都会去屋顶清理枯叶,以免堵塞屋顶的下水管道。再过几年,当父亲够不到屋顶时,下水道就会慢慢堵塞,然后水就会沿着墙往下滴。时间长了,山墙会倒,或者屋顶瓦片会碎,雨水会沿着缝隙慢慢侵蚀木头。时间长了,房子当然会倒。没有房子怎么回去?

不是没想过和两个哥哥一起回去修老房子,而是这些年来,春秋山一直在开采。我家门前的路上全是拉石头的大卡车。尘土飞扬,多年无人容身,积了一层厚厚的干灰。回家几天都不会清理。这也是我过年懒得在家住的原因。虽然对家乡还是有感情的,但是家乡离原来的青山绿水很远,适合居住。

春秋山,我又写了春秋山。这是一座美丽的山,但现在已经变成那样了。想起来了,觉得不舒服就挥不开。小时候的春秋山真的是满树满花,现在你再爬也很难了。首先,你很难找到上山的路,即使找到了,也很难走。第二,灰太多,可能要退一步才能走几步。那时候我们喜欢爬湖顶(意思是俯瞰巢湖),站在山顶上,可以把整个县城看得一清二楚,但是现在湖顶已经打开了,南方的几座山峰很快就要到达山顶了。要不是几个村民小组不谈林地价格,早就过顶了。真是“春秋山破”。“但是试图”是没有用的。

青山绿水,有多容易?春秋山之所以这样,是因为当地政府与此无关?我一直无法理解。我们县政府能容忍春秋山的破坏,春秋山是全县四大名山之首。你不怕在县志上声名狼藉吗?南方山那么多,哪里不能开采?为什么要开采春秋山?

写到这里,我真的觉得很难过。

在巨大的物质利益面前,一切都会失去恒常性,很容易被摧毁和抛弃。春秋山不是堆积起来的,而是开采出来的。当我们后悔的时候,春秋山就彻底没了。

青山绿水已不在,为什么还记得住在乡愁里?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3887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