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周前 (11-26)  心情日志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贵池的竹溪村,高喊着这种古老精神的名字,空气中弥漫着竹简的味道。为什么叫格格呢?像一条小溪,一尘不染?不知道。在村口,有一片高大的风水林,像一群白首银须的老人站在那里。在石板路脚下,它越来越深。当你停下来冥想时,树叶在微风中沙沙作响,早春的阳光虚假地打在你的脸上,让人感觉像灰尘……

远处,几缕蓝色的烟雾袅袅升起,看起来空旷而原始。随后锣鼓喧天,音乐飘动,鞭炮齐鸣,一群群人举着各种颜色的旗帜,戴着口罩,鱼贯而出。他们或红如关公,或张飞,或凶黑颜,或玉面书生,或银须老者…来到村里一棵古树下,开始祭神。烧香、背字、礼拜、戴面具、体面地跳了几段,引来阵阵掌声……宁静的山村沸腾了。

仪式结束后,队伍返回了村子。兴奋还没结束的时候,问问村民,还有哪些活动?村民告诉他们,祠堂里有傩戏表演。我们决定留下来等着看传说中的傩戏。

下午,站在温暖的阳光下,我在村子里闲逛,抬头望去,四周是群山和拱门,远处的山峰有点陡峭。我一问,就知道是九华山,果子非同凡响。在村子里,我遇到了一个当地的金,他懂得修理音乐,擅长刺绣,有着宏伟的家谱和美丽的刺绣,这让我非常惊讶。……金是人,据说是匈奴的后裔,我们被这气味惊到了。同行提醒,你看,小金的鼻子看起来和我们的不一样,鼻角精致细腻,好像有外星人的样子……

日落时分,祠堂的锣鼓突然响起。当我们到达时,发现它已经被一群摄影师占据了最好的位置,拿着长枪和短枪,准备战斗……这是傩戏。其实是一群村民自发组织、表演民间祭祀,还带点自娱自乐。他带领的一个村民五大三粗。我穿上戏服,在现场竖起警戒线,锣鼓声越打越猛,预示着演出即将开始……围观的群众也是一片热烈的情绪,前呼后拥,让我感觉像是回到了儿时在农村的家乡看剧。

先是两个一高一矮的村民走了出来,打扮成一个老人一个戴着口罩的年轻人,踩着鼓点,弯下腰,砍手,弯下腰,砍手……不断的回荡和重复着一个简单的动作,不知道是什么意思?然后,所有的人都坐着或站着,都穿着衣服,戴着口罩。在他们身后,一位老人戴着老花镜,唱着这首老歌。前面的表演者不时点头,不知道主题是什么……

表演者都是中年男子或四十岁以上的老人。我问身边的小金,你们年轻人会唱歌吗?小金摇摇头,说可以学,我又问,你愿意学吗?小金又摇摇头说:“现在学这个的年轻人是谁?”都在忙着健身挣钱!听完这话,我沉默了一会儿,为这个古老的文化没有传承下来而感到惋惜。幸运的是,当地政府组织了一支专门的队伍,对中国本土的傩戏进行挖掘和整理,并将其搬上了现代戏剧的舞台。在北京的一个节日里,我看到池州剧团,用现代的声音和灯光,生动地表演了这部古老的戏剧……

有些东西离开了故土,仿佛找不到根,失去了生命力。当我看着眼前淳朴的村民,用自己朴素的思想在脑海里演绎傩戏时,虽然不太懂用方言唱歌,但一招一式都觉得别扭生涩,却又感觉到了另一种紧张和喧嚣。我突然觉得原来傩戏好像是这样的。它应该在农村的祠堂里举行,也应该由村民自愿进行。就像余虞丘在贵池看傩戏一样,他觉得村民们辛苦了一年,到了年尾,就要抬头和上帝说话,扭动身体,给自己找点乐子,让上帝乐一乐。他们不得不严厉对待这种讨厌的幽灵瘟疫。于是戴上面具,煽动起人、神、巫、鬼,在混沌中高歌大叫。根本分不清这是对天堂的祈祷还是对天堂的强迫:鬼,去你的!上帝,这取决于你!余虞丘讲得很生动。

在现场表演的高潮部分,以领队为首的大汉舞着这么大的神伞,像孙悟空玩金箍棒一样,引来阵阵欢呼,闪光灯不停地燃烧……人声鼎沸,像是在顶起一座小祠堂。

由于天黑了,我们有点累了,不得不赶紧回家,所以我们离开了祠堂。据说傩戏表演从日落开始,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日出,俗称“二红头”。我不知道今晚的表演是不是这样,但是我们没有机会见证。在浓浓的夜色中,身后的锣鼓声渐行渐远,感觉不仅仅是这些…/[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3895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