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周前 (11-26)  百家故事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夏天的热度一天比一天热。

晚上一场暴风雨过后,乡下的茅草屋几乎被掀翻。正当喝茶的人觉得新雨来得及时时,一个不速之客闯进了窗棂。仔细一看,啊,原来是一只蝉。

这是一只成年蝉,大约有食指一半大。看到周围的人群,他似乎有点心慌,但显然他的翅膀和体力不足以支撑他回到窗外的大树上。好人干脆把它按住,放在茶几上。

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直视它。当我看它的时候,它正盯着我看。在我的印象中,我从来没有活过一只蝉。我看到的是古诗“寒蝉,长汀的蝉”或者是一尊夏后落地的尸体。它们的翅膀像琥珀一样,透明而薄,表明夏天的热量消散,秋天的到来。

这是一只还活着的蝉。虽然它的体力比较弱,但是可以看出它还是很好奇怎么会来到这个陌生的领域。它慢慢移动,绕着茶几转圈。绕过茶渍——这可能是它想象中的“湖”,绕过玉章—这可能是它概念中的“石山/。

“它——死了!”我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喊道。我无法想象一个生命在我眼前死去,如此之快,如此之沉默。

“不,还没死。应该会持续几天。”看到我的悲伤,朋友安慰我。也许是为了分散我的注意力,他提出给我讲一个蝉的故事。

在北美,有一种蝉,它必须在黑暗的田野里冬眠十七年才能看到白天的光。在冲出泥土和黑暗的一瞬间,它爬上了树,紧紧地抓住树皮,开始蜕皮和羽毛。当背部开始出现黑色裂纹时,蜕皮过程开始。仅仅一个小时,蝉的翅膀就能展开,变得坚硬。但在这一小时内,如果受到干扰,蝉将终身残废,无法飞翔。成功蜕皮后,蝉立即寻找最喜欢的蝉交配。雄蝉交配后死亡,雌蝉产卵后死亡。而他们留下的后代也将经历十七年的黑暗。

“你能想象吗?十七年来,没有蝉。”至此,故事戛然而止,饮茶人若有所思,对眼前的蝉充满敬意。

谁能想象十七年对他们来说是漫长的等待。但这种等待充满了期待和幻想。也许,在沉默的年代,他们只能靠猜测外界来打发这漫长的时间。时机成熟时,它们会钻出泥土,爬上树,庄严地蜕皮,并愉快地求爱。虽然过程只有几个小时,但对他们来说,却是一生等待后的片刻愉悦,足以抵消在地下等待十七年的孤独。

那天以后,我把这个故事讲给每一个抓知了的顽童听。有人抱怨蝉的鸣叫扰乱了女士们打扫卫生的梦想,我就不打扰地给她们讲这个故事。因为这是一个关于蝉的故事,也是一个关于生死与等待的故事。

一些海胆听了这个故事,顺从地把蝉放在树上。于是我对他们说:“只有更深的沉默,才能应对生活的疮疤。”他们听了一会儿,没明白意思,笑着跑了。天地之间除了蝉还有另一种嬉闹声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3902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