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周前 (12-07)  未分类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1988年,大学毕业后,我被分配到广州工作。

离开家的那一天,怀着一颗惊喜、激动、激动的心,我把母亲的忠告和那个叫做乡愁的十字架一起装进了我的薄袋,告别了我出生长大的土地,告别了我那关怀备至的母亲,让无情的车轮把我送到了中国南方的热土,就这样开始了我流浪的生涯。

从那以后,我成了这个城市的新移民。为了这份工作,我经常不得不做一些我不想做的事情,甚至说一些我讨厌说的话。我需要不断面对各种各样的人,比如老板、下属、客户、官员……各种检查、培训、论坛、会议,领导坐在里面,下属坐在两边,端庄、端庄、有气势。总觉得有一种厚重的殷琦,总是透露着各种商业策划和猎奇的气息。诈骗,你是为了我而战,不是为了钱或者权力,你脸上的笑容是虚伪的,阴险的或者奸诈的。为了生存,我必须压抑自己的小情绪,时刻想着:熬过去了!

我也试图扎根城市,但我感受到脚下土地的坚硬。我试着融入城市里熙熙攘攘的人群,试着和他们步调一致,踩着自己的脚印走。回头一看,发现“城里的水泥路太难踩了”。

我曾经天真地希望自己能像“一个城市居民”一样,穿着鲜艳的衣服在城市里走来走去。然而,我又错了!虽然我被“镇民”同化了30多年,但我的穿着依然是“镇民”,以黑白为主色调,简约端庄的风格为最佳。怕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说我老婆嫁了个“乡巴佬”我曾经对自己的衣服做了一些大胆的改变和创新。瞥见“一个城市居民”穿着高领毛衣,有点夸张。我还买了一个红色的,中间有图案。看起来年轻多了,也更时尚了。但是出门还是穿黑白的,看不到季节的变化。那些时髦的衣服还躺在衣柜里嘲笑着春风。

我不能像城里的本地人那样给妻子送花。我从不错过情人节。老婆就是老婆,盖章,怎么能篡改商标,冒充情人?拉着老婆过情人节,就是去别人的地里摘西瓜。虽然他偷了一次是为了开心,但他太害羞了,害怕被人看见。钱山在楼下卖玫瑰的摊子离我很远。所以,每到情人节,作为“乡下人”的妻子,她都有一种没落贵族的悲哀,独自看着街上的玫瑰滚动…。

但是我的家乡就像一棵树,长在我的心里。风吹雨打不倒,离家越久越旺。我已经离开这个国家三十多年了,但是我每天晚上几乎所有的梦都在这个国家。梦里,老牛在蓑衣的指挥下,拖着犁耙,挖着肥沃的土壤,后面是八哥啄食沉睡的虫饵;在梦里,庄稼人在田埂上挖了一个洞,装上运水车,两三个农村人爬上去,把水开进农田……然后,我发现自己下意识地被困在那些古老、荒凉、遥远、慷慨、简单、善良的记忆里。同样,在家乡母亲的心里,也有一片异乡,像一条苦水河,无时无刻不在母亲的心里流淌,随着我一次次推迟归期,越来越苦。

当我情绪低落的时候,我经常问自己,在城市好还是在农村好?发自内心,我真的觉得国家更好。无论城市的霓虹灯有多美,城市的道路有多宽……我还是无法爱上这个地方。因为田野让我安心,村里的每一棵草每一棵树都认识我。

我认识一个人,他说他回到家乡后,去田野里散步,觉得一切都很新鲜。他也很惊讶自己已经离开农村很多年了,总觉得自己从未离开过。我跟他说了这样一句话:村里的草和树都认识你。

我也是。去年三月,我回老家躺下。我被野花浓烈或微弱的气味陶醉,或被野花苦涩或辛辣的气味眩晕。对于我这样久别的人来说,——短暂的乡村生活,是一种身体的搁置与驻足,是心灵的回归,是灵魂的触动。我的母亲,即使她的太阳穴结了霜,步履蹒跚,仍然精力充沛地给我做我最喜欢的水煮鱼或甜酒。当我看到妈妈戴着老花镜,把女儿买的带孔的内衣缝起来跟上时尚的时候,我会被她的动作感动得流泪。小时候,多少个这样的夜晚,妈妈拿着灯给我缝衣服的场景悄悄浮现在我的脑海里。妈妈老了,她对我的爱永远不会老!

那天下午,我和妈妈聊了聊我的苦恼。我告诉妈妈,虽然我住在城里,但我一直像农民一样生活,保持着和农民一样的性格和特点。远远望去,我知道自己是来自乡村的一道风景。我的地方风味,一种与生俱来的风味,永远不会消失。它深深地储存在我的血肉里,使我的口音有一种浓浓的乡土气息。母亲想了一会儿,说:九满,你生在农村,长在农村。你生命的枝叶已经烙上了乡村的印记。困扰你的是你不知道如何定位自己。你要知道农村是你的“根”城市是你的“梦”。既然你经常把梦想拖进农村,你就不用担心把根扎进城市。如果你意志坚定,选择坚定,寻找方向,那么痛苦从何而来?听了妈妈的话,我立刻明白了一切。

那天,我在一个熟悉的村庄,沿着以前的小路漫步。我像一只归山的鸟,让久别的故乡的微风梳理我疲惫的翅膀。我觉得我的身体从未如此放松和干净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4207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