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小时前  心情日志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记得今天是12月21日,因为昨天和朋友在上海开了一个很棒的派对,所以送走最后一波朋友后一直到半夜才睡。结果,我直到早上很晚才起床。吃完早午餐,我匆匆赶到虹桥高铁站。

还是12号线,换乘10号线。10号线人很多。如果我像以前一样自负,我不打算挤这趟火车。上车后,我走到车厢中间。我不记得我来过多少站。两三个人同时下车,我就毫不客气地坐了下来。如果我平时宁愿站着也不跟别人争座位,谁叫我坐公交车去终点站呢?

无意间环顾四周,我拿出手机,悠闲地打开了中国象棋。我只是走了几步,可能是因为忘了关声音。随着一声清脆的“将军”声,一位坐在我左手边的老人应声回头。“你在线吗?”我抬头看着眼前的老人。他布满皱纹的脸和稀疏的头发告诉我,他已经七十岁了。但是当我透过厚厚的老花镜看着他的时候,我的心里充满了崇敬。我断定他是一个学者,因为学者有学者总是有的气质。“你是海军吗?”老人疑惑地看着我,期待我的回答。

我很好奇,我的脸有点发烧。原来今天早上出门选了一套空军训练服和一个瑞士军刀背包。我纯粹是个人爱好,向往军旅生涯。“不,我向往军人的生活和作风。”我如实回答了老人,告诉他我下载的中国象棋可以在网上单独玩。出于对他的信任,他确实是个好人。我告诉他,我是技术员,经常跑来跑去,下棋解闷以打发无聊的时间。

后来老人告诉我,他姓梁,是大学老师。他过去教物理,但现在他教英语。因为他去了上海图书馆,我去了虹桥火车站。他主动和我交换联系方式,下了车。

不知道是天意还是巧合。如今,这才是与梁的真实关系。通常,我要么在网上订票,要么在网点订票。今天没买票就跟着人流去了安检口。安检后,是候车大厅。幸运的是,候车大厅有售票窗口。第一次在候车大厅买票。估计跟我一样的病例也不少,窗口排起了长队。当我前面有三四个人的时候,我抬头一看,窗外的售票员也姓梁,这让我想起了地铁前的梁老师。我心想:为什么我今天会和梁有这样的缘分?

买2点高铁票的时候已经1点半了,连高铁都开始卖站票了。记得几年前坐武广高铁的时候,公交车上没看到站着人。

真的,今天有这么多奇迹。

我“优雅地”挤进高铁12号车厢,走到车厢尽头的路口。因为没有座位,我不得不找一个相对空旷的地方,这样不会妨碍别人走路。火车开动后不久,乘务员从11号列车一路赶来。我有意识地把身份证和车票拿在手里,给她省了几秒钟。当她从我身边走过时,我发现一个人的穿着是多么重要。因为我的裙子和大身材?

你为什么连票都不看?你想我还是过会儿再检查?当我满脑子想的时候,我听到了她的谈话“你买了下一趟火车的票吗?”空姐拿着机票斜对面看着我大哥。“是的,我下午三点的票也是高铁,还有座位!我赶时间,所以上了你的车。”我好奇地看着大哥,他和我一样高,比我瘦一点,也很帅。空姐去12号车厢继续检票。

我好奇地问“你是南方人”。其实我一直在关注他和乘务员的对话,听出了一些方言。

“是的,我是湖南人,你呢?”也许这就是从不拐弯抹角的湖南人的特点吧。

我向他伸出右手,他不相信地回答了我的握手。“你也是湖南人吗?”

我把还在左手里的票递给他。我也是湖南人。他俯下头看了看。他看得出他很开心。他赶紧给我看了他的身份证,是安化县仙溪一个县的。我们谈了很多关于职业、爱好等。就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,说不完话。我只恨火车开得太快,但还是想去余杭高铁。我们一起下了车,留下了对方的电话,然后我赶往翁梅地铁站。

那天晚上,我收到了家乡的邀请,要去他家做客,但因为工作原因,我推迟了。第二天他又给我打电话,因为我告诉他我在杭州地铁站上班,他在高铁站附近。我无法拒绝他的盛情邀请,所以我和表哥一起开车。

他住的地方大面积拆迁,导航失灵,一路荒凉,还丢了好多次,连礼物都没买,又晚了一个多小时才赶到他家。

几杯酒是必不可少的。他自制的酒是好酒,我很喜欢它的味道和魅力。看到了,我赞不绝口,最后给了我一瓶。喝了三轮之后,我觉得很尴尬。乡亲们热情招待我,拿出所有好吃的宝贝让我品尝。我真的很尴尬,把我的迷你手机给了他。好在小手机被大家喜爱,不然我也不能送人。至少我还交换了礼物。

那天晚上之后,他给我打了很多次电话,问候和祝福。想到我一次都没给他打电话,我很惭愧。祝他工作顺利,生活愉快,有机会和他喝三杯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431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