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天前  情感口述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晚上,去田里收割秋收的人陆续回到村里,在田里遇到几句收割的话,便匆匆回家。一会儿,一缕缕青烟从拉拉屯的天空升起。

就在这时,村里的广播大喇叭响了起来,听起来像是一个沉默了多年的人,突然开口说话了,令人极其惊讶。更神奇的是播出内容:今晚7: 30召开全体村民会议。“见面”这个词好奇怪,让人立刻想到是谁在恶作剧。但明明是村主任徐茂凡的声音,而且连续播了三遍。这真是一次会面。

刚过七点,第一个来开会的人是老书记梁玉泉。76岁的梁玉泉6年前得了喉癌。手术后,她失声了。她的喉咙被一块像窗帘一样的白纱堵住了。当她呼气时,她微微颤抖。他走进村里的大会议室,眼睛在和他年龄一样大的木椅上抚摸着,想着他在这里开过很多次会,那时候是庄严而热闹的。后来就没有会议开了。甚至在三年一次的村委会选举中,也有一群人抱着票箱挨家挨户地走。这里沉寂了近40年,老书记有些感慨。这时,第二个来开会的人是Create,第三生产队的老队长。Create已经87岁了,下巴上留着一绺山羊胡,手里拿着一根拐杖。他战战兢兢地站在门口,眯着老花眼,笑眯眯地看着老书记。然后3322个村民陆续来到村里,大家有说有猜有笑。会议逐渐升温。七点半,村委会走进会议室。

“先生们,无论老少,请保持安静。现在我们开个会。”

村主任徐茂凡淹没在嗡嗡的声音中。

“接下来,请高书记讲话。”

村民们基本上都知道这个高是派来蹲区长的。他大约40岁,戴着一副眼镜,看起来很温柔。在扶贫期间,我经常挨家挨户,轻风细雨地说着话,特别爱听。

“老乡们,我就少说话了。今天会议的主题是关于我们村的贫困低收入家庭……”

就像下面正在放的电影,已经关掉了。突然,没有声音了。

“……以前的低收入家庭,除了严重的疾病,都是无效的。今天,我们由村民重新选举他们。”

下面有几个气管不太好,可以听到很重的出气声。

“我们要把握手中的权利,识别真正的困难户。方法是一人提出提名,然后全体村民投票。”

让我们开始窃窃私语。

老书记站了起来,他用手抽出喉咙,窗帘随着他喘气频率的加快而迅速抖动着。创造拄着拐杖走向他。“我说玉泉,你先坐那儿,我来。”这一对老搭档还在合作。

梁玉泉回到自己的座位上。

“各位领导,我来问一下,这是认真的还是走过场?”

“说真的,没有开玩笑。”高书记回答道。

“那我就提一个,刘玉学。刘玉学是拉拉屯的一等贫困户。当他的大儿子30岁时,他在水库里淹死了。他的大儿媳再婚离开了,留下了一个4岁的孩子。二儿子心情不好,二媳妇也不支持他。她留下了一个6岁的孩子。她的妻子患有严重的哮喘,她的喉咙就像一个风箱,从远处就能听到。他自己身体不好,靠打零工养活五个人。刘玉学到了吗?”他用苍老沙哑的声音对着下面喊道。

人们来回转动脖子,寻找刘玉学。

“在那里。”在一个人手指的方向,是《创造》提名的刘玉学,他像铅笔猴一样在背后畏缩。

“如果你同意刘玉学是一个困难的家庭,请举手。”高书记大声说道。

“哇!”会场的手臂刷刷的,像地里的高粱茬一样伸开。

“刘玉学,上来填表格。”

刘玉学没有动。一些好心人上前推拖他到前面。

刘玉学瘦弱的脸受到了惊吓。徐茂凡递给他一张表格。刘玉学没有回答,脸色憋得通红。他可怜巴巴地看着高的秘书说:“我……不填。他口吃了。

“为什么?”高书记问道。

“我填了……四次,说没有通过。”

村主任徐茂凡听到这话,脸色顿时变得不自然起来。

这时候,老书记走了过来。他拿起笔和表格,塞在刘玉学手里。喉咙处的窗帘在动。刘玉学往后推了推。老书记着急,就把表格放在前台,后面写了一行:“这次你的低保不能审批,我的低保金给你!”

刘玉学看着这句话,突然蹲在地上,把头低在大腿上,肩膀剧烈地摇晃着。

人们伸长脖子观看,一个心软的女人擦去眼泪。

刘玉学填完表格后,会议开始活跃起来。你提到一个,他也提到一个。其中一些被批准,一些被拒绝。笑声和掌声爆发了。

月亮的树梢上,家家户户静悄悄的,只有村部还灯火通明,笑语不断。会议结束了,但村民们仍沉浸在久违的会议气氛中。

  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435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