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周前 (01-14)  心情日志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江南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。虽然这个综合体伴随着轻快的歌声、舞蹈和细雨,但留下的是精彩和难忘。回想起当初陷入病根的原因,不禁想起了一个人。他叫丁根芬,是我在常熟中学的同学。2001年五一节,我和他一起去了白猫的农村。当土路延伸成一大片油菜花田时,我被大片油菜花田深深震撼了。很难想象这是我心中第一个挥之不去的江南意象。未来,我遇见了周庄,一座流水的小桥,一大批盛开的油菜花,这就是我心中的整个江南。

我心中的江南自然不同于诗人笔下的江南,更不用说古代人了。江南最初的形象大概是从杨光的“孤村周围的流水”开始的,然后“日出时,河水变得比火还红,春天河水变得像蓝色一样绿。怎么才能叫人不怀念江南呢?”应该是白居易的异化,而“一座流水的小桥”则是马致远的最终框架。自从江南意象被文人赋予格律诗的魅力后,就越来越统一,像孪生姐妹一样传播,不分彼此。

江南不愧为人才辈出的地方。这是很久以前的场景,就像黄梅田让人对酒感到厌烦一样。戴望舒是第一个忍不住的。一首《雨巷》赋予了江南另一种格局,另一种气象。像丁香花这样的女孩在/[K12/]一座小桥流水”这些久违的意象,如清水、芙蓉,明艳而盲目。与形象等符号相比,人毕竟是鲜活的,更何况是一个女孩,更何况是一个拿着油纸伞像丁香一样的女孩。

自1927年以来,已经过去了80多年。不管丁香姑娘保养得多好,眼睛下面的皱纹和下垂的眼袋都是不可避免的。而且,丁香的忧郁与当今女性的自信气质格格不入。他们是怀旧而不是喜欢丁香女孩和油纸伞。

在这个节骨眼上,是物种进化的时候了,于是出现了一个新的形象,一个琥珀女人BLACKPINK。我的诗《遇见江南琥珀般的女子》发到了微信圈,自然生了不少评论。浙江安吉的玉鸟贸易公司(马云峰)说:“朗诵是以诗为基础的,现在以诗和画的配音为代表,比戴望舒更煽情,更容易入心。”上海律师朱毫不掩饰地喊道:“江南琥珀女人,男人的期待。”Tina的话有些自信:“什么情况?人们争先恐后地诱导漂亮女人坐到合适的位置。”

琥珀女人是谁?这首诗描述了脸和心。

美丽可爱的脸蛋,给人丰富的想象空间:梅绮刘海/灿烂的笑容/或一对漫/如花的酒窝。

心中纯洁的阳光,听从好的建议:一个荷花盛开/纯洁脱俗/她应该是的女人,一个雨落无愁/风起无犹豫/雨中彩虹/带着忧伤的云/阳光的女人。

虽然纸上突然出现了琥珀般的女子形象,但我在诗中加入了“诗班路”和“薰衣草”这几个字,试图增加时代的延伸和意义。“石板路”强化了事件发生在江南的地域属性;“薰衣草”指出了“琥珀女性”所属的时代。他们面对开放的世界,融入时代。

诗歌的意境如果表达到此为止,会给人一种朴素的感觉。即使有“一个有着云与阳光彩虹的女人”的触摸,依然无法进入读者的内心,亵渎当代江南女性审美境界的嫌疑也将难以避免。没有办法,我只能用“特立独行”作为为当代江南女性量身定制的解决方案。

结束不是结束。每一个用心阅读过这首诗的读者,都不能不发自内心地发问:为什么用这一亿年形成的/面对这个隐藏的谜团,我束手无策。只能怪江南的女人,叫她们练成精。

这样,看似完美,却有人看透了其中的奥妙。微信文心的香姑娘。com不失时机地说实话:“不要写诗,也不要写小说。”我不得不听好话和真话,但我的心怦怦直跳。我很想写一部小说。这是一部名字令人难忘的长篇小说。叫我找不到北方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4798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