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周前 (01-15)  原创文章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黑江,一条温柔的河,一条充满母性的温柔的河。她骨子里充满了母爱和宽容。她永远不会兴风作浪,也不会肆意暴怒。不知道她在滇西高原的深山里酝酿了多久,吸了多少泉水小溪河流才变得如此妖娆芬芳。不知她爬了多少山沟,跋涉了多少波折,才汇成一条浩浩荡荡的河流。

面对远方,人们常说起步总是美好的。江蕙,从美丽圣洁的丽江玉龙雪山出发,跨越300多公里的高山峻岭,最终投入澜沧江的怀抱,成为澜沧江的孪生兄妹和永恒的爱人。如果说澜沧江是一条满是男性的河流,那么黑水河无疑是一条流淌着温暖的女性河流。在她有限的履历中,时而温柔温婉,低吟浅唱,时而激流回旋,碧波荡漾。虽然一路曲折坎坷,但我们始终勇往直前,不投入汹涌澎湃的澜沧江,决不放松!

黑水江作为大地溢出的乳汁,默默无闻地流淌着,几千年来一直依附在海峡两岸的土地上。在漫长的旅途中,她与性格迥异的澜沧江一起,以自己的方式面对沿途的高山、巨石和险峻的浅滩。无论是快刀斩乱麻的气质,还是滴水穿石的坚韧,都是那么的精彩和熨帖,为沿途的山川增添了独特的个性,每一处都为道路两旁的区域形成了“陡峭的悬崖、高耸的山峰、谷底的深水、清澈的蓝色”的自然景观。模模糊糊的过去,几千年来,都是和风细雨的美好时光,滋润着万物如酥。有时候,会有暴风雨和雷鸣般的碰撞。

珍珠街地区缺水。“拉罗巴”世代生活在黑水河两岸的彝族家庭,是看着黑水河、玩着黑水河长大的,后来几代人都依依不舍地告别了黑水河。多少人希望有一天黑水河能给缺水的彝族家庭成员带来好处,灌溉庄稼,滋润植被,让缺水贫瘠的土地茁壮成长,庄稼茁壮成长。我出生在黑水河畔,从小玩着沙滩上的沙石,玩着四季起伏的河流,从记事起就知道她温柔的气质。在我的记忆中,黑水江的四季是如此的充满生机。

春天的黑水河充满了新鲜的生命气息。水里的鱼虾虫,水上生活的水鸟,沙滩岸边的芦苇树,还有出没在芦苇丛林中的各种鸟类,都争先恐后地露出了脸。一条河的泉水像玉带一样轻盈柔软,静静地蜿蜒而去。与澜沧江不同,在我们看到庐山的真实面貌之前,就听到了海浪和雷声。在丝绸之河上,偶尔会有鱼虾出来透透气,吐出一串泡泡,露出一个微笑,然后消失在蓝色的水中。河上经常有白色的水鸟或鸭子在飞翔。虽然它们不是成群的,但大多数都是成双成对地玩耍,捕食鱼虾。有时它们顺流而下,有时它们逆流而上,给宁静的河流增添了一种舞蹈的姿态。

长江沿岸的沙滩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芦苇层,嫩嫩的新苗上蒙上了一层淡黄色的光泽,使密密麻麻密不透风的芦苇变黄变脆绿。去年的老芦苇还没死,今年的新苗又红了。每当一阵春风风吹过,芦苇苗特有的味道带着泥土的清香浸润着整个河谷。

在河滩和沙坝边的山脚下,大部分都种着一束束香蕉树,一年四季开花结果。树上长满了未成熟的香蕉。风一吹,一串香蕉就会顽皮地左右摇摆,吓得它的妈妈以为自己撑不住了,掉下来,但她总是很惊讶。这一排排挂满果实的香蕉树,为黑辉江平增添了一缕摇曳的墨绿色和经久不衰的果香。成群的草种雀在芦苇丛中无忧无虑地漫步,落在沉甸甸的大蕉上。它们啁啾的声音似乎在告诉人们春天来了。

春天,黑水江婀娜多姿,像一个安静的女孩,温柔娴静。清澈的泉水就像碧玉制成的镜子。阴天里,静静的河水像一块无暇的翡翠,闪着美丽的光泽。如果有微弱的微风吹过,河水会立即被层层薄薄的涟漪覆盖,在明亮的阳光下,这些涟漪会像河流上一层闪亮的碎银和一条皱巴巴的深绿色丝带。岸边稀疏的柳树吐出了绿色的叶儿,随意地将柔软的树枝放在水面上,随风随意地摇曳。偶尔远远地,我看到一只竹筏从河对岸缓缓渡河,孤独的竹筏漂浮在一条河的碧水之上。蓝天下,在阳光的温暖中,看看两岸巍峨的青山,山顶变幻莫测的云朵,还有漂浮在河中央的竹筏。这是多么美妙的景色,多么愉快的心情!

秋天的黑水河很平静,但河面变得很宽,大部分河段都有100米宽。河水如此清澈,两米以下可以看到五颜六色的鹅卵石,浅水湾也可以看到鱼。在宽阔的江面上,依然可以看到一对对水鸟觅食或追逐嬉戏。河岸上有大大小小的海滩,到处都是河水泛滥留下的鹅卵石和柔软的细沙。河两岸的沙滩挤得江都发不出声音,仿佛会被鹅卵石和细沙围困。春季种植的作物,如玉米、南瓜、豆类、向日葵等,大部分已经成熟采集,只留下一片片采后痕迹。秋天,河谷静谧空灵,一切成熟后看起来都很稳定。

江蕙河就这样静静地流淌着,年复一年,不知流淌了多少个数万年,见证着两岸生命的无尽轮回,和人间的悲欢离合。朱杰地区缺水,尤其是长江沿岸的村庄。一年四季,村子里都是靠天气吃饭,天气好的时候也勉强能维持生计。大旱之年,别说种地,连人畜饮水都令人担忧。几里外的山涧可能没有水,缺水的严重程度几乎赶上了西北甘陕地区的农村。看着清江零陵蜿蜒的水,海峡两岸的彝族家庭成员“拉”只能无奈地摇头叹息。我没办法。一条清澈的河水不再日夜流淌在低洼处,而是白白流走。村庄和田地都在河两岸的高坡上,没有办法用水。缺水的人总是希望有一天他们不再担心饮用水。他们希望自己的家变得富水、物产丰富,人们能够过上幸福的生活。

千百年来,黑江蕙默默地看着两岸无数人的困境:因为干旱缺水,一代又一代“拉罗巴”生活得无望而麻木。面对人们因缺水而绝望的生活,她有一个梦想,希望有一天能造福两岸人民,解除干旱缺水带来的绝望,让他们都过上滋润富足的生活。这一天,她终于等到了。国家在澜沧江和黑水河交汇处的下游修建了小湾水电站。小湾水电站的建设给澜沧江、黑水河两岸人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。

随着小湾库区的建成,流淌了几千年的黑水河形成了平湖出高峡的景观。随着库区面积的扩大,该地区的空气湿度也增加了。海峡两岸原本脆弱的植被逐渐恢复,草也变得更加茂盛,山也变绿了。库区水位上涨后,政府修建了灌溉站,将水位一级一级地抽到山顶的池塘和水池,然后源源不断地分发给每家每户。清澈的河水滋润着田野、庄稼和彝族的家庭生活。“拉罗巴”彝族缺水的几代人,把望江的叹息送进了历史。

水是生命之源。有了水,所有生物都变得生机勃勃。原来,几年几十年不生长的树,因为有水的滋养,每年都是一样的。然而,几年后,它们变得又绿又茂盛。地球富含水。庄稼有了足够的水分,就可以自由生长了,山中野草疯长。甚至“雷祥田”在过去的几百年里也逐渐成为了一片可以用水的稻田。上帝的幸福是“拉罗巴”易家独掌命运的时代已经过去。

如今,黑水河两岸已成为绿色生态产业的理想之地。丘陵、山谷和山坡上到处都是核桃、澳洲坚果和柑橘园。春天去秋来,蜜蜂在跳舞,不知疲倦地表演着生命的美丽和芬芳,成群结队地创造一个绿色的世界。给彝族家庭带来了富裕健康的生活,让世代贫困的彝族乡进入绿色产业发展时代。随着物质生活的富足,邻里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亲切和谐,一个崇尚文明进步、欣欣向荣的新彝乡悄然屹立在世人面前。当你走进向异,你走进一个充满水果香味的温暖地方。江蕙,终于实现了她最初的梦想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4828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