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周前 (01-15)  感人文章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在老槐树下,一位老人,在朦胧的月光下,有着长长的、摇摇晃晃的身影。

风关不住,月亮挡不住村民的嘴。老槐树和老人也成了人们聊天的风景,但是没有人知道老人在想什么,也没有人去想它,因为人们知道老人像房子一样无精打采地坐着。站着,成为一片如槐树般凄凉的风景。只有走着走着,动着才有一种活力。

他饱经沧桑,目光沿着蜿蜒无尽的山路延伸……

在那个充满希望的春天开始时,没有月光照耀,空气中有一个黑暗的夜晚。我儿子触动了他所爱的人的感情。在其他城市,他离开了家乡……也许还是在鸟不会飞的高度,比我们村的山还高,背上亮晶晶的,从铸桩开始。

儿子,你习惯了吗?少喝酒,神仙乱喝。更何况,你比山还高的工作是我最深的痛。他不想再想了,有点害怕。他曾经听说过农民工的苦难,这是隐藏在他内心的悲伤。[/K18/]…没事的。当初和老婆一起来拜佛的儿子,可怜的身体和护身符,被温暖的光转化成了坚韧的肌理。菩萨保佑,儿子平安!孙子安全了!我妻子在那边很安全!

当他想到他的孙子们时,他认为他的两个孩子最害怕夜晚。以前靠父母哄睡的孩子,现在不知怎么的,都怪自己没来槐树下。为什么他们总是来?

蹒跚的脚步和拐杖落地的声音构成了村子里永恒的钟声,偶尔还会有咳嗽声。回到家,他那钢铁般布满灰尘的手从裤兜里掏出一串黑黄相间的钥匙,凭直觉找到了一把,打开了生锈的锁。这种动作在每个繁忙农场的黄昏时刻总是那么相似!他害怕他的孙子们看不见他,跑来跑去,但他一次也没跑。

看看被子。孙子孙女都很好。他们都睡着了,懂事了。他们今天负责猪食。我老了。我真的老了吗?……

当时前面的山形玉米变成了后面的山形玉米壳,两百斤水泥顺势放在肩膀上……现在呢?

累了,他拿着烟杆坐在这个空房间里。看着眼前的木梯,我回想起背抱着孩子上楼睡觉的场景。当时前面有个“爸爸”后面还有个“爸爸”娇娇叽叽喳喳,好开心!如今,冷月里的寂寞之夜,只伴着我身后长长的寂寞影子!

屋外,蟋蟀声声泪俱下,仿佛在表明这个深夜的村庄里,只有它们是唯一的活物!夜晚,更加安静,难道是为了让睡着的人不再起床?再也不起床,不再受白天的辛劳和困苦!在昏暗的灯光下,没有必要谈论附着老茧的手,露出深沟的脸,弯曲短小的身体和气喘的身体。单纯的说说那双呆滞有力的眼睛,就足够小明岁月的淡然了!

另一方面,我儿子过得很艰难。在一个无梦的夜晚,他也承受着无尽的孤独,一周打一次电话,熟悉亲切的号码,急切地诉说着一腔的苍凉。也是全村难得的慰藉。

老槐树高高耸立,为他奏响了关爱留守老人……

整个村庄的脚步,随之而来的是逐渐变暖……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4836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