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周前 (01-15)  感人文章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一:一只仓鼠。

生物。生物,我常常在想,这到底是什么“灵”,聪明?聪明吗?愚蠢还是害羞?总有一些令人兴奋的东西,一些隐藏在生命丛林中让生命充满活力的东西,比如夜晚流泻的萤火虫的绿光。

一只小仓鼠在不停地转动轮子。白色蓬松的头发,两只被黑漆尖出的小眼睛,粉红色的爪子,粉红色的小嘴巴,傻乎乎地围着车轮打转,不时停下来,嗅来嗅去,又开始打转……我孙子麦岛蹲下来看着,就买了回来,连同被铁丝涂成绿色的车轮一起。

我找到一个纸箱,里面装满了鞋子,戳了几个洞,然后装满了仓鼠。夫人在盒子里放了棉絮、饼干、白菜叶等。它四处嗅了嗅。很快,它用两只前爪抓着饼干砸了过来,麦岛蹲下来嘲笑仓鼠的吃法。晚上,人们总能听到纸箱里电缆的运动,人们就睡着了。早上,窗台上的盒子静静地晒着太阳,仓鼠不见了。于是,全家人开始忙碌起来,寻找那个小毛球。我和麦刀一起趴在地板上,歪着头,看床底下,看柜子底下,看沙发底下,老婆在翻衣柜。我们绝望了。我打开电脑,在百度上输入了一行字“。我的仓鼠丢了”…

晚上,在厨房,老婆忙着做晚饭,我在网上给她讲仓鼠的事。突然,小家伙从厨柜下面溜了出来,四处嗅了嗅。然后,他抬起两只前爪,抓住妻子的裤腿,抬起头,用黑色的眼睛盯着我们“吱吱”。它似乎在告诉我们什么……

晚上,纸箱里又传来一声巨响。

黎明时分,阳光射进窗户,照在纸箱上,里面静悄悄的。当我打开纸箱时,一个白色的球在黄色绒布下的一堆纸屑中蠕动。仓鼠抬起头,眯着眼睛,懒洋洋地对着我打了个哈欠,然后拉着他的头努力工作,嗅着粉红色的鼻子,眼睛仍然闭着。麦说:“看,它在笑!”不是笑,是面无表情,不会有表情,不需要表情。

一种生物,虽然它只是一只仓鼠。

二:三只鸡。

我知道我不能让它活着。麦道要,他哭了,我们回去买了三只鸡。

用一个纸箱子,垫上棉絮,放在暖气片旁边,把小米泡软了给鸡吃,把水熬下去给鸡喝,房子的一个角落就会生出生机,三只鸡,黄色的丸子,突然尖叫起来,寻找食物。米粒很兴奋,蹲着,看着,不时用手摸着,不时往纸箱里撒小米,小鸡们高兴地啄着,“叽叽”呻吟着,嘎嘎地啄着纸箱。我对麦岛大吼,说它会杀鸡。

麦问我:“为什么?”我跟麦道说鸡太小了,不知道饥饿的真相。

我知道天冷,我支持不住。或者,看着它枯萎,它锋利的翅膀耷拉下来,它不吃,不动,它几乎要掉下来,它突然停下来,突然停下来,突然,突然,突然,突然,突然,突然,突然,突然,突然,突然,突然,突然,突然,突然,突然,突然,突然,突然,突然,突然,突然,突然,突然,突然,突然,突然,突然,突然,突然,突然,突然,突然,突然,突然第二天起床的时候,难免会看到纸箱角落里有一个僵硬的黄色小球,细腿挺直,羽毛没有生命的鲜艳色彩。还是死了,一天一个。

今天早上,最后一个死了,纸箱被扔掉了。房间里繁忙的角落突然变得空荡荡的,安静而昏暗。……一切都回到了几天前的样子。很快,每个人都忘记了那个角落里的纸箱和里面尖叫的三只黄丝绒的生活。前天,前天,中午,大量的阳光透过窗户,三只鸡还在拍打着小翅膀,一只接一只地跳到纸箱上,滚到地板上,歪着圆头在灯光下抓鸡群……

记者:稻田说“我想把它放到鱼缸里……”

赖斯很痛苦。一条美丽的小孔雀鱼死在了他的手里。

家里有一个装热带鱼的大鱼缸。麦先生拖着餐椅,放在鱼缸旁边。他爬起来,站起来,看着鱼游泳,和鱼说话。那天,麦岛的妈妈发现麦岛手里拿着一条鱼。

麦手里拿着一条小鱼,但它是身上有银点的孔雀鱼。我们称之为“点点”,小店“点点”属于我父亲的公司,装在一个小瓶子里。他们把它放在办公室,说它是吉祥的。那天,麦道去了,把它带回来,放在鱼缸里。它很小,很漂亮,橙红色,拖着裙尾,游泳很优雅。这时,妈妈大叫一声,打断了麦岛的手,鱼死了。麦哭了……他蹲在厨房看着扔在簸箕里的“点”哭着说:“我要把它放回鱼缸里…/[ ”

我们没有注意到,但是麦岛去了阳台。麦道默默地走到阳台,独自坐着,低着头,擦着眼泪。我去了,麦道抱住我,又哭了。他哽咽着说:“我想放鱼缸里……”我俯下身对麦刀说:“米饭。爷爷知道你不是故意的。你不小心,不是你的错。你在鱼缸里玩水,有一点跳出来卡在鱼缸边上,对吧?稍微捡起来。你想把它放回水里,对吗?不是吗?爷爷知道,麦岛想把小鱼放进鱼缸。”

麦受了委屈,哭得更厉害了:“爷爷……我不小心。我不是故意的。我想把它放进鱼缸……。

我把小麦和大米紧紧地抱在怀里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4838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