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个月前 (08-02)  心情日志 |   抢沙发  1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字从竹简、锦帛、宣纸中立起,开始直立行走。从握笔到写字,再到指尖敲击。

就像一个适当拿砖的瓦工,我曾经把左边的字移到右边;将上面的单词移到底部;把不遵守规则又想转移到下一行排队的词移动一下,把已经废弃的词收回来分类……

我们的写作小技巧是父母遗传的,老师教的,书本学的,从生活中体会到的。

就像有些人努力工作,有些卖文字,有些卖色调……,有些卖文字。它是谋生的工具。每天都有一群字争相放“羊”。有一段时间,很大程度上是别人西装上的白手帕和灿烂笑容的亮门牙。

搬来搬去的话,意味着我们只是平庸的工匠。

如果有一天,那些靠搬砖出卖体力的兄弟,会得到“字”的报酬。我想,那些背负角色的人,会失去他们所留下的那一点点优越感。

文字死了,没有一丝生机。在移动的过程中,我们尽量将人物安排得美观,并在上面涂上油脂,使之尽可能明亮,但很难做到饱满生动。

单词是用来做什么的?是用来保存一个人灵魂的体温。言语比一个人的声音更持久。很多时候,一个人死了,如果他的话还在,我们还是可以通过时空、阴阳和他说话。

善待文字的最好方法是把它们刻在石头上,石头将以太阳、月亮和星星结束。这不是对古人的刻意机械模仿,而是对文字的一种崇敬。它让我们至少学会表达自己的感情,或者至少在感情很深的时候唱唱自己。

热爱文字的人把文字像种子一样种在胸中。当水蒸气流动时,地热温度适宜的土壤开始生长,而蚕丝则生长,伸展出网状的辐射根,萌发出绿色的芽。

我见过让人感到抱歉的话。那是苏州木渎古镇的尹红山房。它是一个浓缩的方寸微雕,上面刻着无数精彩的篇章。不幸的是,它被用来作弊。它揭示了中国古代封建科研制度的参与者,他们渴望成为第一,出人头地,害怕自己心中懦弱的眼睛。

我也见过岩石上巨大的文字,矗立在天地之间。那是作为一个生命的小个体,一个人心灵的淋漓表达。

世界上最美的文字,是写给恋人的;最愤怒的话质疑敌对的人;最细致的话,留给挑毛病挑刺的人;最狡猾的话给不信任的人……最幼稚的话在老师的黑板上。最浪漫的文字,写在沙滩上;最能体现一个人劳动力价值(价格)的字,在领工资的工资条上签字;最激动人心的话保存在明星是粉丝的签名本里……

“ ”的本义是生孩子。“ word ”结构,上面有房子,下面有孩子兴趣,组合起来就知道了,也就是你在家生孩子。一篇会呼吸的文章要由儿孙的话语组成,形成一个和谐顺畅的家庭。

1000多年前,唐代书法家张怀瓘说:“一般来说,都是文人墨客。如果分为义,那么作家的祖父就是作家的后代。考察它的物体形状,得到它的文理,所以叫日本人;母亲和儿子是一起出生的,母亲和婴儿很多,所以他们的名字叫做单词。”

我有时候会想,这个世界上一定有很多人背负着角色。很多人,日日夜夜,把文字搬来搬去,最后把自己搬成一台机器,甚至一堆文字。我们要做的就是让文字尽可能多的摄入钙,让它长骨。在搬家的过程中,用文字为自己搭建一个茅草房,让思想在里面保持温暖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486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