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周前 (01-15)  原创文章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小时候过年从糍粑香气中收获了很多快乐。过年前后,小伙伴们会聚在一起,在火边烤糍粑。每个人都会用自己的糍粑在火盆旁烧烤。烧焦但没有烧焦的汽巴有点热,我们用裙子包起来。这时,我们的朋友似乎有点不耐烦了。它们咬啊咬。

吃糍粑就是做糍粑。这项活动比任何其他中国新年活动都更令人兴奋,应该会吸引人们。我们的合作伙伴将嗅到汽巴的芬芳,追逐汽巴的业绩。我们爱糍粑不仅仅是因为它的香味,更是因为它最能展现一个男人的威望。

在好年景,家家户户都会留出很多糯米来做巴赞。人口多的家庭聚集在一起,打造巴赞的场面特别壮观。先说泡饭。都是泡在大缸里,泡了几十斤、几百斤的米。水逐渐由清变浑,半天就能舀出。新的洗衣篮在洗涤后安装并排水。远远望去,新筐里装满了晒得刺眼的白糯米。在村民眼里,那是满满的丰收喜悦!

白天,东家西家都带了糯米,集中在某户人家的大稻田里,摆上一个大锅一个大灶,架上蒸糯米。炉子里全是火,锅里全是热空气,甄发出阵阵清香。女人一遍又一遍地摸着大珍的桶,她们说,哪里热,哪里就熟。直到顶上,他们才会喊,准备上糯米饭!揭开盖子,用铁勺舀糯米,煮好的糯米就香了。如果你饿了,你一定在流口水。

端糯米饭的师傅用扫帚把糯米饭装满,拿给做巴赞的人,倒进“堆子”里。已经有十几个男工聚集在一起了。桶里不到半桶水。桶里有十几根木棍。棍子的上端有横档,下端又圆又光滑。当主人大喊大叫时,所有的男工都拿着棍子投入战斗。他们中的一些人在古装剧中被称为强大的士兵。这个巴赞很受关注。窝里的糯米蓬松。棍子用在上面,糯米慢慢塌陷,然后就可以在乡下使劲捅了。一般有八个人,也有十个或者十二个。反正是偶数,因为棍子一推,相邻的两个人不能同时发力,就像古诗里的诗一样。这份工作真的很考验团队精神。有些劳动者虽然强壮,但可能因为跟不上别人的步伐而没有被选为常规球员,或者他们可能会坐在场边等着换角色。

这个人的心在一起,做巴赞的时候特别热闹。来吧,我去一个好玩的地方,到了书房会发出声音,是翻身的标志“ ”。翻粑粑,需要团队骨干来做,或者两个或者一个,强大的作用是一个人翻粑粑,只看到他拿着棍子围着巢发挥力量,一个星期后,他撬起未成形的粑粑,高高地举在空中,然后转动棍子,面对它。砰的一声巨响,赢得了一阵赞叹。一般这种表演功夫都是年轻人做的,但也有逞强的中年劳动者。有时候会被英雄包起来。有时是比赛,这是比赛中最具观赏性的。一人转身看谁插了马丽,转身快,举得高,摔得大声。谁把它翻过来,谁就把它还给群主,群主从对面的窝里捡起完全捣碎的汽巴。这也需要很大的努力。与之前的巴赞转弯不同,巴赞传球“击球”的过程相对较长,部分较为稀疏,更难挑起巴赞。这就需要所有人一起抽棍子,而那些收集巴赞的人迅速靠边,插入棍子,把巴赞面团做成一个球,然后突然把它捡起来,并迅速把它举到小组的桌子上。大师不顾热棒,用双手抓住,让棒转动,然后开始在光滑的桌子上做球。抹了植物油的桌子不会粘在木桌上,只能乖乖地揉成一团。最后,主人把它扔在地板上的垫子上,圆形的肿块慢慢散开,变成了扁平的圆形肿块。

就在师傅搓巴赞的时候,其他“打手”闲着没事干,他们的棍子上或多或少都盖着巴赞。我们会借此机会咀嚼更粘的棍子,我们不必直接用嘴咀嚼它们。把它们握在我们手里,然后把它们拔下来。我们津津有味地吃着没有任何配料的巴赞。如果有人打到了合适的水果粑粑,我们会特别注意,这是必吃的。恰到好处的水果粑粑无非是橘子皮糖精之类的调料,会作为过年的零食干炒,美其名曰恰到好处的水果。每当这个时候,老板都是保密的,只有糯米师傅知道,但是我们的朋友都很奇怪。有时候闻到香气,有时候观察眼睛,翻过来就捡,但是打手总是故意不给我们棍子。没有办法,我们只能直接从对面窝里抢过来,从大人裤裆里偷个缝隙,然后他们剜个坨子就跑。大人故意大喊,偷正当水果!偷真正的水果!我们一边得意地笑着,一边把它送到嘴边,并在旁边伸出几只手让“第二次分发”……

现在,我还是喜欢吃糍粑,但这个糍粑已经不是年轻力壮的男人玩的了。长大后,我几乎再也没见过村民们聚在一起做饭。也许汽巴一直是我们期待过年的重要因素。这些年,过年的味道越来越淡。只有在这个时候,我们自然会想到我们家乡的村民聚在一起做糍粑的情景,那种浓浓的年味又回来了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4865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