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天前  心情日志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翁角有一块面积约为全村的地块,是弯道中最大的地块,形似月牙。左边有一棵杉树,它是直的。站在上层山脊上几十米,估计一个人的身高只有两尺圆。这棵树至少有一百年了。按理说,从大集团时代开始就备受青睐的老木,这四十年应该有一个大大的拥抱。在我十几岁的记忆中,我和父亲一起去看这棵树。父亲用双手量了一下张开的手指,说有一个两尺七的圆。远远看去,30多年后也没长多少。当时我父亲说,如果老树能用,他至少有七十岁了。父亲于2014年3月23日凌晨4点44分停止呼吸。四年前,他生病了,几乎不能搬到翁角弯,他又量了一次,叹了口气,他可能等不到老树长出来可以用了。为此,我在隆昌乡因德山大乔给他买了一棵近三尺五大的大杉树,解决了两个棺材的木料。他一有时间观察,似乎就感叹说自己磨了一辈子,临死的时候也没见过满意的“家乡”。我们问他需要做什么。我父亲说在转弯处:“他什么也没看见。他担心他的母亲一百年后没有一口像样的棺材,他的外国家人来了会丢脸!”我们知道我父亲太嫉妒棺材了,所以我告诉我哥哥不要给他们真正的杉树,真正的和大的。于是我带头带着生病的父亲去看一看。选好最后两块后,找了一辆车拖回了老家。然后选择农历八月十五合成“家乡”举行灵柩祭祀仪式。棺材里,父亲正在努力睡觉,他连连点头表示满意,所以脸上经常挂着笑容说,这在村里,不管是品质还是外表,都要算最好的。

现在我不禁想起了父亲面对这棵带棺材的老枞树。在他父亲去世之前,他知道自己的时代即将到来,所以他想在他母亲、我的两个兄弟和家里的长辈面前,公平地分享他认为是遗产的一部分。父亲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,我就跟他说不用担心,家里的事我也不会跟哥哥争。只有两个兄弟,年龄相差20岁。不管是什么,最好讨论一下。请不要担心我们将来会有不愉快的财产纠纷。我父亲说他相信我。毕竟我有工作,哪方面都比哥哥强,放人吧,更别说兄弟了。但父亲拒绝了,强迫我或多或少地表达要点,并给了他一颗心。我没办法。我对父亲说,以后,我要把翁窖里的老木树压弯。父亲没有再提起这件事。我去树下看了看,树很结实,这几十年应该长了不少。我量过了。大约3英尺5英寸。相比之下,它大约有8英寸长,生长速度太慢。记得38年前,这棵树下的土还没那么厚,树根上还托着一块大石头。可以看出,它为寻找油气的根源付出了巨大的努力。父亲很同情,所以每年都挑牛粪在树根周围挖,还会养殖污泥。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树似乎生长在茂密的土地上。十年前,父亲生病后,他的病一年比一年严重。从那以后,他再也不能问关于这棵树生长的问题了。至于妈妈,说到这棵树,她说她从来没有看过这棵老树。母亲说,二十年前,她看到二姨进了火葬场。当时她想,人活着的时候,没必要想太多。并表示在未来,火葬可能是整个国家最重要的事情,甚至骨灰也是最少被埋葬的,散落在家乡的河山上,以最多种类的树木作为标志。母亲对一百年的事情看得很淡,说我们那时做什么都好。现在,无论我们给妈妈买什么,我们都会征求她的意见,只要她认为可以,她就不会拒绝。给她一些钱,她会高兴地拿在手里,愿意花。临终前,父亲身上还带着几千块钱。还是左说右劝,他会把钱分别给我和弟弟。现在说到这棵老树,我妈说,别提那棵树了,就是那个曾经对她关闭的“家乡”她最不可能用的树。到时候,按照国家政策的要求,该做什么就做什么。不过我妈也说,最好在村里建个公墓,就近火化下葬。我告诉妈妈,没有必要考虑未来,过好自己的生活很重要。妈妈说叔叔阿姨是老家牛场大坡最好的。我说我的弟弟妹妹很开心,为他们高兴。作为孩子,当他们出生时,他们会遵循父母的意愿,然后他们将不得不做他们想做的事情。母亲说她在信仰基督教之前一直没有释怀。信仰后,他们经常参加礼拜活动。每周六周日,老师们都会到家乡来,聚集他们的宗教人士来授课、听课,津津有味地讲圣经故事,教健美操。对于爱去的娃娃,不仅给他们食物,还告诉他们一些简单的道理。并说百年之后,她会按照基督教礼仪的要求举行一个简单的葬礼,不做道场,只念经,少花钱。墓碑上应该有十字记号,与一般的碑文不同。妈妈说,放开你的心,该吃药就吃药,该运动就运动,该上课就听课,这周有时间就去教堂。紧张的日程安排使这几天很容易混在一起。然而,老母亲改变不了的是对孩子的关心。她总是关注我们的家庭,我们的日子,我们的健康和我们小时候的心情。与年老多病的父亲不同,母亲活着的时候总是想着自己的事情。她关心荣辱得失,不掉以轻心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529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