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个月前 (08-07)  心情日志 |   抢沙发  1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我妈退休前是上班的出纳,擅长记账。我家有很多书。比如生活费账,每年的服装费用账,甚至多少斤肉,多少调料,晾晒后一斤值多少钱,都在小本上记录得清清楚楚。甚至我们一起出去旅游的时候,我妈每天拿着纸笔记账,说她自信,不会乱花钱。

步入中年,我对萧瑟的世界和人情的温暖和温暖有了深刻的理解。才发现送还人的感情是很讲究的,很多家庭都有自己的爱情书,能清楚的记得收到多少礼物,送出多少,送还人的感情是有相对参考号的。想起来了,我家没有私书。

我们问我妈为什么不记得这个人情,她说,我们家这几年没做过什么大事,不需要记得礼物,我们给别人的礼物,一点点信物,不要指望他们还,不记得,该糊涂的地方就该糊涂。

想起来,我妈一辈子都很受欢迎,亲朋好友,邻居,熟人,只要有什么事,我妈都会知道,总是带着礼物,而且给的比别人多。父母收入不高,子女中无商无官。妈妈不吝啬礼物,按照自己的意愿送礼物。她不看别人的地位,不管别人对她有没有用,只在乎友情。

一位阿姨对妈妈说,白看后人,白看人,这是送礼的套路。我妈说:“人伦,一个情字,一颗心,不要那么势利,那么粗心。”说到送别人的感情,我妈总能说点什么。这些理由都是她从岁月的硝烟中抢救出来的宝藏,我们不得不认同。

一个老工人去世了,她家不住宿舍,孩子们也不认识。很多同事都没去,我妈却想去灵堂,说老女工给很多同事织毛衣技术好,帮妈妈织了一件菱形毛衣,她忘不了。

一个老科长病重,大家都给了他一百,他妈妈却坚持要给他两百。她说那年回到老家,带了很多东西,科长帮她扛到河边,放在船上。几十年来,她记得很清楚。一个比较年轻的同事接了她媳妇,已经调离了单位。她说她还是会寄的。因为他在物资紧缺的时候给我们家买了一台缝纫机。

我喜欢送人,我妈妈是个活泼的人,这是理所当然的。很多同事来问我妈会不会过七十大寿,意思是报答她的恩情,真心祝福她长命百岁。母亲婉言谢绝,说我们家不爱做事。她的每一个生日,我们的孩子都在一起吃饭,从来不邀请别人,甚至不是近亲。

去年春节去了乡下舅舅家,在正月的阳光下聊起了外婆。舅舅从里屋翻出这个带塑料盖的笔记本,纸变黄了,是20多年前外婆去世的人类记录。我舅舅说我妈单位有个同事给我的,然后她凑了一两块钱买了祭祀账号。妈妈说她记得有20多个同事,所以她读了他们的名字。我拿着笔记本检查了一下。褪色的钢笔字,她记得的名字和她读过的名字真的不差。

原来妈妈心里有一本看不见的人情书,只记得她的收入,不记得她的开销。她的笔是如此清晰,历经岁月的风雨,她依然历历在目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566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