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个月前 (06-03)  情感口述 |   抢沙发  1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“老刘,再给我做一双。”一个三十多岁的衣冠楚楚的男人走进一家玉器店。脚步沉重,语气中的每一个字都是悲伤。正在干活的老刘头头头都没抬就知道谁来了。他不记得自己老了的时候为这个人做过多少次了。

“小伙子,怎么了?又碎了?”一向健谈的刘终于忍不住发问了。他保持这个头衔很多年了。

那人无奈地挠了挠头,挤出一丝苦笑,然后从兜里掏出一包东西,用白色的绣花手帕包着。打开它,晶莹的碎玉粉,但两条红线却紧紧握着,纠缠在一起。

老刘叹了口气,说:“一周后来领吧,希望这是最后一次。”那人又苦笑了一下,然后小心翼翼的把碎玉包好,小心翼翼的放进口袋。

想当玉的人姓金明峰。当他的父母想出这个名字时,他们希望他长大后成为一个优雅的人。果然,长大后的他,身材匀称,帅气自然,可惜的是,他的爱情坎坷,并不引人入胜。

金风中学的时候刚刚恋爱,刚好在书里读到秦观的鹊桥仙。一句话:“金风遇到她就无数次获奖。”他觉得这是为他写的,刻在他心里。他想找到尤鲁,和她成为神仙伴侣。为了对得起仙玉露,他从来不敢荒废学业。

二十岁的时候,他突然有了一个想法。他想把金风玉露刻在玉上,用红丝线做成两个“形玉坠。于是我找到了老刘的玉器店。对于做了几十年玉的老刘来说,做一副镶嵌字的玉只是小菜一碟。

“金风”,“尤鲁”玉质,晶莹剔透。金风把它们挂在脖子上,放不下来。这时,金风得到了他的第一份工作。是时候去寻找那不朽的玉露了,他想。

然而一年过去了,两年过去了,五年过去了…十年过去了,事业一帆风顺,一帆风顺,但感情一直很迷茫。“玉露”来了又去,一次又一次。刻有“玉露”的玉坠,一次又一次幸福地从金风的脖子上摘下,一次又一次悲伤地折断。金风就像一个斗士,输的越多,越战输的越多。

两年前,在一次篝火晚会上,金风遇到了一位白衣女子,被自然和人震撼了。他觉得她是他的仙女,他找了她这么多年。两个人看着一万年,几个月后,走进了婚姻的殿堂。

但是,世界上,神仙眷侣总是吃烟花,世界上,也有一些是非关系。一年多以后,白衣女子和金风大吵了一架,砸碎了金风这个生命的玉坠,离开了。这个金风已经不像以前的拳手了。他慌了,犹豫了,开始怀疑自己这么多年的坚持。最后他像以前一样用绣花手绢小心翼翼地把碎玉坠“金风玉露”包好,去了玉器店。无奈老刘又给他做了一对。

几年后,老刘正低头切玉,听见有人进来说,“老刘,再帮我个忙!”

刘一愣,这声音好熟悉,不是好几年没来了吗?当他抬起头的时候,金风已经从口袋里拿出了绣花手帕。老刘心里突然咯噔一下说,“又坏了?”

金风开放微笑,完好无损。然后恭敬地说:“谢谢你的美言。我不能再忍受让他们崩溃了。”

这时,一个白衣女子在门口走了进来,打扮得像个仙女。金风指着她说,“我老婆喜欢玉镯。我想让你给她做一双特别的。”老刘看了看手帕上的玉,又看了看白衣女子,终于踏实了。

刘是玉器工人,是我的亲戚。他给我讲了那个人的故事后,我暗暗享受着大团圆的结局。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,漫不经心地说:“爱情如玉,需要打磨。”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深灰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shen-hui.com/68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